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万古神尊 > 第35章 魂宗疑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穿越了狭长的通道,苏辰来到了一扇石门之前。

    盗尸匠所指,显然就是这个地方。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黑雾根源?还是更加可怕的东西?

    苏辰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多想的时候,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一声怒喝,诛邪入手。

    躁动的灵力席卷四方,苏辰后退半步,猛然开口:“开阳!”

    眸中星辰幻灭,刹那间万千光芒凝成最为恐怖的一点,随着长剑刺出,可怕的力量刹那间狠狠的击中石门。

    轰!

    隆隆巨响震耳,溢出的缕缕黑雾更加浓稠,甚至有驱散空气的意思,一股窒息感油然而来。

    定睛看去,眼前石门出现了一道细小的缝隙。

    叮当!

    长剑立马刺入缝隙之中,苏辰猛的用力。

    “开!”

    厉喝声中,那石门发出一声悲鸣,接着轰然破碎!

    黑雾,立马狂涌而出!

    呼啸的风声无比刺耳,可怕的冰冷气息甚至要冻结苏辰的身体,但他却猛的发现指尖一阵温润。

    心念一动,一块破布入手,这东西一出现,周围黑雾立马绕着他行走。

    苏辰满脸惊讶,这是之前包裹镇魔印的破布,因为担忧上面的气息引人察觉,并没有乱扔,没想到这东西对抗黑雾竟有奇效!

    仔细想来,镇魔印被这东西包裹,也根本没有丝毫气息外泄。

    难不成这破布也是一宗重宝!

    摇了摇头,苏辰收回思绪,现在最重要的是石门之后的东西。

    早在刚刚他就已经发现,这里距离苏家陵园越来越近。

    若真的有人在这里对先祖不利,他必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纵然追逐到天涯海角,也必定将之斩杀!

    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先弄清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

    借着破布的阻挡,苏辰走进了石门之中。

    眼前,黑雾不断,甚至已经剥夺了视线!

    纵然有着破布的遮挡,苏辰依旧能够感受到席卷而来的可怕寒意!

    此时此刻,空气中的阻力越发的恐怖,窒息感也越发的浓郁,每前行一步都需要苏辰动用巨量的灵力。

    体内四海神舟在疯狂运转,那可怕的力量甚至已经有入体的意思。

    苏辰已经确定,这里便是黑雾的最终源头。

    可这到底是谁弄出来的!

    步步前行,苏辰的气息越发的微弱,可他完全没有放弃。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若就此离开,便是前功尽弃!

    似是上苍都为苏辰的毅力感动,就在他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他见到了一座古棺。

    那已经打开了盖子的古棺之中,正躺着一个浑身漆黑的人。

    双眸紧闭,面容狰狞,如神似魔!

    苏辰心中一惊,这纯黑色的尸体,给了他一种无比阴沉压抑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他在棺中发现了一块破碎的玉佩。

    拼凑起来后发现玉佩古朴无华,经历时间的洗礼过后,玉中所

    孕力量早已经消磨干净,只能隐约可见一个字。

    魂。

    这是?

    苏辰猛的想到了一个传说。

    一个在修士的世界中,令所有人闻风丧胆的传说。

    魂宗!

    那是一个早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的宗门,这一宗门之中人人行踪诡秘且实力滔天,魂宗的出现是一个谜,而魂宗的消失同样是个谜。

    千年前,魂宗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而后有好事者前往魂宗总部,可却一去不返,从此再无踪迹。

    甚至有背景惊天的人前往那个地方,也惊不起丝毫风浪。

    魂宗的圣殿历经千年不倒,却早已经成为生命禁区。

    这样一个早已经消亡多年的势力的令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在苏辰正疑惑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周围的寒意更加浓郁。

    下意识低头的瞬间,苏辰头皮发麻。

    那纯黑色的尸体,竟然睁开了眼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苏辰才看清那人的身边竟然有一把古琴。

    猛的,苏辰反应了过来。

    这是昨天操纵尸群夺取镇魔印的修魔者!

    “嗷吼!”

    修魔者忽然一声剧烈的尖叫,接近着费力起身,一只手猛的向着苏辰抓了过去。

    这一刻,苏辰忽然发现修魔者的脊柱之上竟连接着巨大的铁索。

    如此场面让他一阵惊讶。

    这和苏家地牢中的那个老人的情况如出一辙!

    来不及多想,苏辰连忙后退,可躁动的黑雾却忽然凝实,刹那间封锁了他的退路。

    根本没等反应,修魔者的手已经抓住了苏辰。

    巨大的力量席卷之下苏辰猛的跌入古棺之中。

    “桀桀。”

    修魔者发出了刺耳的笑声,森白的牙齿向着苏辰的脖子靠近。

    它的力量无比巨大,苏辰根本无法挣脱!

    感受到那浓郁的死亡之气,苏辰甚至看见了地狱的大门在向着他缓缓敞开。

    不!

    决不能在这里倒下!

    十二年的沉寂,他承受了太多的屈辱,如今有了为自己,为父亲正名的机会,他决不能放弃!

    “诛邪!”

    看着越发靠近的修魔者,苏辰忽然一声怒吼。

    漆黑色的长剑立马出现。

    “开阳!”

    一阶战技使出,可怕的力量轰然向着修魔者冲去。

    驱邪之力暴动,对于邪物拥有着绝对优势的力量,直接轰击在了修魔者的身上,恐怖的力量让修魔者一声惨叫。

    轰隆!

    震耳的巨响声音中,古棺破碎,连接着铁链的修魔者也直接飞了出去。

    可让苏辰意外的是,空气中的黑雾更加的浓郁。

    “桀桀。”

    修魔者的笑声再度传来,远处阴暗中,它已经站了起来。

    脸上,竟带着欣喜。

    苏辰一愣,忽然发现这破碎的古棺之上竟有破布包相同的阵法。

    这古棺,是为封印修魔者动作的!

    该死!

    暗骂一声,苏辰二话不说向着出口的方向跑去。

    面对修

    魔者,他根本没有存活下来的能力。

    面前的这个修魔者显然已经重伤,而魔修的其中一项能力便是吞噬生魂借此修复几身。

    这魔修显然是这么打算的。

    所以留在这里,他死路一条。

    可没等苏辰冲到门口,凝实的黑雾已经封锁了出口,修魔者的笑声无比刺耳,那可怕的力量躁动之下双方的距离越发的接近。

    苏辰眼中满是凝重。

    体内灵力所剩无几,继续战斗下去,他甚至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但现在,他别无选择!

    长剑一震,体内灵力爆发,千钧之力同样席卷。

    这一刻,苏辰拿出了自己的全部战斗力!

    轰然一剑猛的向着修魔者刺了过去。

    叮当!

    眼看着剑锋就要贯穿修魔者的一刻,它忽然抬手,长剑和手掌接触的刹那竟传来了金铁交鸣之声!

    同时,诛邪破碎!

    这魔修的力量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他,以至于连诛邪都无法承受这等力量!

    等待着苏辰的,只有死路一条。

    “新鲜的生魂。”

    修魔者森白的牙齿露出,怪笑声让苏辰心中难安。

    忽然,修魔者动了。

    只一瞬间,已经冲到了苏辰的面前,手掌猛的伸出。

    “诛邪!”

    长剑再度凝结横于胸前,可根本拦不住修魔者的攻击,一声脆响过后便是鲜血洒落,苏辰喷血疯狂倒退,肚子上已经多了一道狰狞的伤痕。

    “呼呼。”

    苏辰剧烈的喘息着,鲜血的流逝带走了他的力量!

    砰!

    思索间,修魔者再度出现在苏辰面前,黑色的拳头狠狠的撞击在苏辰的身上,可怕的力量甚至要捏碎苏辰的骨头。

    这修魔者到目前为止虽然没有展现出任何战技,但仅凭肉体的力量已经完全碾压苏辰。

    他们,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面对这等存在,苏辰根本无法反抗!

    可,真的就这么放弃吗?

    砰!

    一拳再度轰击在苏辰的头上,浓郁的眩晕感席卷而来,苏辰重重倒地,他看到修魔者正狞笑着向着他走来,下一刻便要彻底吞噬他的灵魂。

    这,已经是必死的结局!

    “飘摇无际,光耀四野,置之死地而后生,方为摇光……”

    缥缈的声音忽然从脑海之中传来,同时之前老人传他的那些记忆忽然开始变化,那已经深刻脑海之中的古卷在缓缓展开。

    两个灿金色的古字在识海上空渐渐凝实!

    苏辰猛的睁开了眼睛。

    这时候,修魔者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手中已经开始凝结法印,下一刻,苏辰的生魂就要被剥离。

    长剑,忽然在苏辰手中凝结。

    一股缥缈无尽的气息在整个洞穴内升腾。

    道道仙光从苏辰的身上爆发!

    那一袭白衣,展现出了一种万法归尘的绝世姿态!

    苏辰缓缓开口。

    “开阳。”

    轰!

    虚空震颤,破碎的星辰重新凝实,化作如山似海的剑意,绵绵不绝

    ,渺渺无穷。

    轰!

    黑色的魔影直接被剑意击飞,落地的一刻未等起身第二重剑意已经狠狠的落在了它的身上。

    摇光剑意,如海浪不绝,于破碎之中寻找新生。

    灵力不绝,剑意不绝!

    轰隆隆!

    洞穴内,爆发出惊天浪涛,可怕的力量涌动之下,连接着魔影脊柱的锁链直接碎裂,魔影也闭上了眼睛。

    黑雾,在这一刻尽数消失。

    扑通!

    与此同时,苏辰也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同为一阶战技,摇光剑意所用灵力,远超开阳剑法。

    模糊中,苏辰似乎听到了一阵声音。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