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万古神尊 > 第228章 战王,战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冥城之中的变故俨然再一次成为了神城修士茶余饭后的谈资。

    纵然相关人员极力封锁,但难免有消息泄露。

    而苏辰这个名字,也真正为神城修士所知。

    独占鳌头,历经九重考验成为死镇新主,并且一人独对六君王,直接灭掉了君王之子!更为重要的是,在血君王第二次派人进入死镇的时候,竟发现苏辰等人已经全数离开了。

    这无疑证明,纵然历经了阴兵踏境,可苏辰依旧顽强的活了下来!这等战绩,已经足以让太多人望而生畏,甚至已经有人将苏辰将腾龙皇子夏维等天骄放到了同一个层次。

    无疑,这一次六君王的输了,可苏辰却赢了,他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传说。

    “恐怕这个从苏家走出的少年,将成为神城永无法磨灭的耻辱。”

    “这一次,血君王怕是要动真怒了。”

    自死镇变故过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三日,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苏辰和血君王之间的关系,他们在猜测,在死镇之中吃了这么大的亏,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死于非命的血君王,究竟会怎么对付这个从苏家走出的少年。

    更让众人在意的是,威名赫赫的战王会不会因此而出现。

    而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血君王府上空已经阴云笼罩。

    丧子之痛让血君王怒极,更为重要的是苏辰竟然还活了下来!纵然如今不知所踪,可这依旧让他久久无法释怀!“苏辰,我必杀你!”

    君王府上,传来无比震怒的声音。

    整个君王府一片肃穆,红谷一脉之人,眼中都露出了浓稠的杀机。

    “找!哪怕翻遍了整个神城,也必须将苏辰给我找出来,我必杀他以祭奠吾儿在天之灵!”

    那高大的王座上,血君王笼罩在浓稠的血雾之中,所发出的声音令人心悸。

    但就在这时,一人匆匆冲了进来。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血雾涌动,沉重的威压压得侍卫们差一点喷血而亡。

    冲来的人脸色凝重,连忙开口:“君王,有人硬闯君王府。”

    “什么?”

    血君王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讶。

    事实上不仅仅血君王,府中守卫也满脸的震惊。

    君王府,城主府,天宫乃是神城明面上三大最为可怕的势力,根本不敢有任何人来招惹。

    可今天,竟有人硬闯!君王府的巨大门扉已经破碎,而站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老人,一身青衣,白发如雪,手持一把亮银色的长枪。

    “你是何人,胆敢硬闯君王府,活腻了吗?”

    “君王?

    当年见到老子的时候,他虹昊不过是一个初入凝丹的小修士,如今都这么狂了,连老子的后人都敢动?

    当我苏家没人了吗!”

    嗡!话落的瞬间,银枪震颤的声音传递,仅仅是这等声音便让一些修士狂喷鲜血。

    有年龄稍长一些的修士直接瞪大了眼睛。

    如此霸道的作风加之如此狂傲的语气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苏家战王,苏定江!那个天生废体,却以武入道,压得整个东部地域的所有君王级强者喘不过气的可怖存在!“战王!”

    哪怕是来自红谷这等绝地,但当这四个字出口的瞬间,还是有无数人瞪大了眼睛。

    两个字,重万钧。

    苏定江之所以令人恐惧,不仅仅是因为他君王级的实力,更是因为他的经历。

    和苏定江相比,其他战王更像是高高在上的仙人,真正的实力从不为外人所知。

    但战王不同,他的赫赫威名,可是由无数生命和鲜血堆砌出来的!尤其百年前,战王徒步进入红谷,徒手撕裂了当年的红谷谷主!当日,那个已经成为君王长达六百年的谷主的鲜血直接染红了整个谷底,正因此,才有了红谷的称谓。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红谷有一则铁律,凡红谷一脉传人,永世不得踏入燕都城。

    那一战,苏定江是真的将红谷的人打怕了。

    如今再一次见到战王,他们已经慌张的无以复加。

    “叫虹昊滚出来!”

    战王霸道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回忆,他们哪敢有丝毫迟疑,立马疯狂转身,但没等动作厚重的血雾顿时包裹了君王府。

    血君王那冰冷的声音也适时响起。

    “苏家战王,当真觉得你举世无敌了不成?”

    血君王立身血雾之中,如同山岳一般的威压爆发。

    但战王却根本没有丝毫迟疑,一个纵身竟直接冲入血雾之中,一把抓住了血君王的脖子用力一甩竟直接将血君王甩了出去。

    砰!君王之体无比坚硬,落地的瞬间砸塌了无数建筑。

    战王身化流光,在血君王根本未曾起身的刹那已经出现在他的的面前,一脚便将血君王踩在了脚下。

    血君王只感觉自己的身上仿佛压了亿万山岳一般,那等力量已经根本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你,怎么可能?”

    血君王满脸的震惊,战王的强大让他直接慌了。

    “臭小子,我警告你,以后再敢对我的血脉动手,老子活扒了你的皮!”

    砰!战王再度一脚,直接踩碎了血君王的胸膛,接着转身大踏步向着门口走去!所有人都愣住了,战王的强势已经彻彻底底的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独闯君王府,并且将血君王打的连个屁都不敢放,这普天之下,能做到这种程度的,恐怕也只有苏家战王这一位了。

    整个城主府,弥漫着浓郁到了极点的恐惧。

    他们所有的慌张,都来源于那一袭青衣白发乱舞,已经消失在了风尘之中的老人的身上。

    今日的一切,注定成为君王府所有人心中不可磨灭的梦魇。

    血君王脸色无比阴沉,良久才以灵力修复自身,差点咬碎了牙齿才吐出一句话。

    “放弃对苏辰的追杀。”

    这一则消息传出的瞬间,整个神城议论不停。

    所有人都在猜测血君王究竟在惧怕什么,唯有如同落轩辕这等同级别的存在才稍稍的感知到了一些状况。

    他们知道,曾经那段被那来自银枪的恐惧支配的时光,要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