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妖徒之旅 > 第140章 神秘的护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打发走送信的妖鸽,约定两日内,前去浅翠城与莺娘见面会谈。

    莫珂没有把会见的时间说定,留有一些余地,对于莺娘,他现在心有防备。

    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他这点微末之技面对擅长速度的羽族大妖,硬抗肯定不成,只能凭着灵活多撑几息,主要还是护送他的随从必须得力。

    从书架找到浅翠城的堪舆图,莫珂熟悉一番路途及城内的街道走向,又看了一阵书,见沙漏显示时间快到,莫珂走楼梯下到一层。

    大厅中间有一队妖卫静静等候,身上所有标记都取掉了,为首的是两名大妖。

    其中一位莫珂认识,是白枫城的貘妖巴特,与他打过交道的城卫队长。

    另一位身上裹着黑袍,严严实实的,连手指头都没有露出来,头上戴连颈斗篷,身形显得非常魁梧,高约七尺余,背着一大一小两柄黑鞘剑,站在那里沉寂如山。

    见到莫珂下楼,巴特跑上前来,扯着嘴角笑了笑,而后收敛笑容,很严肃地用右手叩胸行礼,喝道:“巴特奉命前来护送莫祭徒。”

    莫珂笑着点头:“辛苦你们了。出发吧。”

    看一眼仍然杵在原地如山的黑袍大妖,莫珂有些奇怪,是派给他的护卫吗?

    “是。莫祭徒,请!”

    巴特侧身站到莫珂左侧,一挥手,十名形状各异的妖卫们分作两组,一前一后,把莫珂护在中间,往西门出口走,那黑袍大妖默不作声随在最后。

    一行下到山脚,白枫林的石板道上停着一辆半新不旧的马车,拉车的是两匹血脉境愚马,莫珂呵呵一笑,树祖考虑得挺周到的,他不用抛头露面。

    只没见到木关,让他有些疑虑,稍稍打量一番,登上马车,坐进车厢。

    巴特跳到车把式的位置坐了,对着愚马一声吆喝:“走!”

    马车飞驰往东南奔去。

    各妖修左右护着马车,保持相同速度前进,缀在最后的仍然是黑袍大妖。

    枫山附近数里的林子和高空,在这一刻,所有不管是窥探还是途径的妖禽,全都被一只只虚幻的四爪给拦截抓获,无一漏网。

    在他们之前约两刻钟,木关领着一队去掉标记的城卫,护送着一辆豪华马车,往正南的道路而去,是树祖安排的疑兵。

    过了白州边界百余里的山道上,木关率队的马车,遭遇四名蒙面大妖袭击。

    木关拼命掩护冲杀,击伤两名蒙面大妖,最终,大半城卫被击杀,马车连同马车内的妖修被威力巨大的妖术轰成碎片,有半截羊角,以及残破皮毛抛到远处山石,证明着乘客的身份。

    四名蒙面大妖以奇快的速度扬长而去,并不与疯狂的老狐狸拼命死斗。

    木关嚎叫着追杀良久,直到不见踪影,才拄拐返回出事地点,收集伤妖,收殓死去的妖修残破躯体,一行残兵败将黯然原路返回。

    莫珂乘坐的马车绕了一圈,一路顺利,赶在天色将黑之前,从浅翠城东门入城。

    浅翠城是沙州境内有名的几座大城之一,气候温暖如春,街道两边花树开放得姹紫嫣红,与白枫城的枯寒相比,仿佛是两个世界。

    巴特在城内找了一家大客栈,直接租赁一座大院子安顿下来,马车走侧门开进院子,驱走伙计,闷在车内大半天的莫珂才得以下车,舒展筋骨,进膳,洗涮。

    其他护卫妖修在巴特的安排下,分两组布置警戒、暗哨、巡视等任务。

    黑袍大妖则呆坐在院中的石凳上,就这样沉寂无声。

    对于莫珂的问话也没予理会,莫珂听巴特传音说是树祖安排的,便不去问了。

    巴特与莫珂打声招呼,说他去外面走走,探探消息,趁着夜色走出院子,直到半个时辰才返回。

    敲开莫珂住着的偏房,巴特走进去低声汇报:“莫祭徒,接到两则消息。其一,莺娘所住的修来酒楼,经查是羽族产业,就在今天,有四位羽族大妖住了进去。其二,木关队长率队保护的一辆马车,走在我们之前两刻钟,于沙州境内,遭遇四名蒙面大妖袭击,据接到的消息说,损失惨重,被迫回转枫山。”

    莫珂呀了一声,问道:“木队长可有受伤?”

    “受了一些伤,不甚严重。”

    莫珂点点头,树祖为了确保他路上安全,煞费苦心,把木老一行当诱饵,引开了羽族那些疯狂家伙的注意,而到了浅翠城,该如何行动,则只能是莫珂自己拿主意,树祖鞭长莫及,他老人家是离不开枫山的。

    又问了修来酒楼具体在什么街道位置,附近有什么茶舍,等等。

    “你下去吧,辛苦了一天,早些歇息,明天,还得打起精神应对。”

    “是,莫祭徒有事招呼一声,我住在左边隔壁。”

    莫珂把巴特送出去,铺一张白纸在地,蹄尖沾墨,简单勾画出浅翠城街道草图,标记修来酒楼所在街道的大体位置,在房间内走动反复思索推演。

    思来想去,莫珂发现,即使他把莺娘约出来会谈,也避不开其内部的耳目。

    莺娘所代表的中立派,说白了就是一群想两头捞好处的墙头草。

    与那些想投靠人族的家伙之间绝对的不清不楚,否则,她为什么不去白枫城会谈?偏偏要选在羽族经营的酒楼?还是沙州境内。

    莫珂不得不怀疑,木老车队遇袭,与其脱不开干系。

    但是他现在不得不与莺娘谈,没办法,妖族两线作战,非常的吃力,需要有一支成规模的高来高往的队伍,不管是绕到人族背后发动偷袭,还是到人族地盘捣乱,以及给予空中支援,都非羽族莫属。

    他必须要想办法争取羽族中立派的支持,即便是多给些好处,也在所不惜。

    树祖告诉他海州形势不妙,就是传递这个意思。

    莫珂心中恨得骂娘,当年妖族的大佬们做出驱逐羽族决定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动动脑子想过有这一天?真特么混蛋啊,害得他现在为了高层们当年的狗屁决策,而奔波置身危险境地。

    在心中牢骚咒骂一番,莫珂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目前只能寄希望于树祖给他安排的神秘黑袍大妖是个厉害角色,就如同树祖布置的疑兵之计一样,不要让他在关键时候失望。

    他必须得与黑袍大妖好生谈谈,了解一下对方有什么本事。

    耍嘴皮子谈判的花活,他可以包圆场,但是面对暗中最少四个大妖的偷袭、和实打实的厮杀,他无能为力,必须得依靠随从护卫效死拼命。

    他想问问,一直装酷扮石像一样的家伙,到底能对付几个大妖?

    让他这个谈判代表心中有个底,行不行啊,性命攸关的大事呢,岂可儿戏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