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公主谋之祸乱江山 > 74入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何为双生咒?双生咒乃是一种远古的术法,中咒的两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凡有一方亡故,另一方也活不了多久。

    燕蒹葭之所以知晓这咒,其实是从弥尘那儿得出的。

    扶苏那夜告诉她弥尘是他的同门师弟,燕蒹葭次日便偷偷寻上了弥尘。果不其然,弥尘和扶苏的确是不对付,故而她轻而易举便从弥尘口中得知,这双生咒一事。

    可燕蒹葭原本以为,扶苏至少还会犹豫一番,没想到那厮会如此轻易的点头,简直简单到令燕蒹葭深觉怀疑。

    难不成是这两人合计,想要坑害她?

    由不得燕蒹葭多想,她和扶苏便结下了双生咒。不过,扶苏这人也是贼精明的一个,他三言两语骗到了楚青临的血,于是双生咒成了三生咒,他们三人的命运便暂时绑在了一起。

    对此,燕蒹葭有些不明所以,便问扶苏:“国师为何要对楚将军下手?难不成是怀疑他……”

    扶苏面不改色的答:“多一个人护着我与公主,多一分周全。”

    嗯,燕蒹葭默默寻思,这扶苏还真是……鬼精鬼精的,他将周遭的人几乎能算计的都算计了,若是她遇着不幸,恐怕楚青临最是无辜。

    毕竟,他大抵连自己是怎么死的也想不明白。

    一时间,她有些可怜楚青临。

    扶苏要她做的,其实很是简单,无非就是吃喝玩乐,效仿着城中那些中招的纨绔子弟,借此引出食梦兽。

    据扶苏所说,那几个穷秀才虽说不如纨绔那么惯常出入烟花之地,但人性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准,往往越是表面正经的男子,越是私底下花天酒地。那几个穷秀才寻常时候也赚些银子,但依旧是家徒四壁,可见那些银子,花到了某些不为人知的地儿。

    于是,第二日,燕蒹葭去了幽州最大的青楼,她隐匿着自己的身份,一个人在里头花天酒地。而扶苏也藏在暗中,生怕事变。

    到了夜里,她召了一群乐坊歌姬,大摇大摆的踏上了夜游船。

    幽州是个声乐不断,满城歌舞的地儿,但凡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喜欢如此玩乐,故而燕蒹葭的行为丝毫没有让人觉得奇怪。

    反而是扶苏,他原本就与燕蒹葭不是一路人,早先虽是听闻了她的名声,但亲眼所见之下,还是不禁感叹,纨绔子弟的享乐生活,委实让人难以企及。

    接连三日,燕蒹葭醉生梦死,笑意阑珊,若非扶苏一早知道她是个姑娘家,恐怕就要认为眼前的少年怕是要被这一众女子榨干了身子。

    三日之后,扶苏已然不能再正眼直视燕蒹葭了。于是,那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他和燕蒹葭皆是坐在院落里头。

    燕蒹葭对扶苏的反应见怪不怪,反而一把搭上扶苏的肩头,笑眯眯的劝慰:“国师日理万机,忧国忧民,不妨与本公主一同,醉倒在这温柔乡里头?”

    “公主为何不寻男子作陪?”扶苏却道:“这眼下都是女子,未免……”

    “国师原来喜欢男子?”燕蒹葭瞠目结舌,随即便拍了拍扶苏的肩膀:“国师既是属意男子,那么明日我便召几个男歌姬来。”

    幽州歌姬盛行,男女皆有,比起都城都要民风开放,委实是个人间天堂。

    “不必了。”扶苏摆手,难得有几分义正言辞:“我对男子并没有旁的想法,公主莫要想歪了。”

    说着,扶苏很快转身离去。

    头一次,燕蒹葭觉得,扶苏和楚青临还真是有几分相似,大概两人都是属于良家妇男一类的罢。

    不过谁又说她逛窑子是不正经呢?好歹她逛得是满是姑娘家的窑子,左拥右抱的也是貌美女子。

    ……

    ……

    第四日的时候,扶苏不再随着燕蒹葭外出,但这一点燕蒹葭并不知道,她以为扶苏隐匿在暗处,和之前的几日一般,到了夜幕降临才会出现。

    到底还是燕蒹葭太稚嫩,不知人心险恶。到了夜幕降临,扶苏的确出现了,但燕蒹葭并不知道,扶苏不是护着她一路,而是在她面前做做样子。

    他知道,但凡他跟随左右,食梦兽都不会出现,所以前三天,不过是迷惑燕蒹葭罢了。在这之后,才是真正将她置入危险。

    于是,第五日,燕蒹葭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但一切,为时已晚。

    那天日晒三竿她才从外头回来,因着夜里头听了一宿的戏,燕蒹葭回到城主府的时候,已然精疲力竭,有些发虚。

    不过,她踏入城主府时,不见扶苏等候,反而瞧着楚青临站在她的院落外头,树影斑驳,倒映在他的俊颜上,远远望去,倒是秀致挺拔,宛若青松。

    “楚将军这是在等本公主?”燕蒹葭立在他的面前,淡淡问道。

    楚青临闻言,回头看她,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眼底划过诧色:“公主昨夜去哪儿了?怎的脸色如此不好。”

    原本楚青临也不是那等子爱管闲事的人,但燕蒹葭今日的脸色的确极差,她本就生的白皙如雪,眼下两块淤青简直就像是昨夜被谁打了。

    燕蒹葭闻言,不以为然:“昨夜听了一宿的戏,实在疲乏。”

    说着,她走上前几步,继续道:“将军寻我何事?”

    “前几日燕京来信,”楚青临正色道:“蚌壁预言的事情,如今传遍都城一带,陛下命我等速速回京,不得耽搁。”

    蚌壁灭国的预言,正如扶苏等人预料的那般,即便幽州不传开,帝都也少不得要闹得人尽皆知。果不其然,短短几日,这件事便像插了翅膀的鸟儿一样,北上一带,街知巷闻。

    “哦?动静大吗?”燕蒹葭挑眉,语气之间皆是风轻云淡。

    虽说百姓有时愚钝,但燕国自她父皇即位之后,便很是国泰民安,燕王是个怎样的帝王,百姓心中有数。不过空穴来风的灭国预言罢了,一时间也不至于人心惶惶。

    “不大。”楚青临摇头:“但陛下催促尽早回京,恐怕幽州狐妖的事情,公主不便再插手。”

    诏令抵达幽州,并不是为了蚌壁一事,而是为了帝王宠爱有加的公主。

    幽州狐妖的事情,楚青临不太清楚,这几日他的注意力皆是在蚌壁的事情上,倒是不知此事进展了几分。

    “晓得了。”燕蒹葭摆了摆手,道:“此事国师可是知道?”

    “国师昨夜离了城主府,听他徒弟说,该是去了五原山。”楚青临道:“也不知国师为何这两日频频上五原山。”

    “频频?”燕蒹葭心中咯噔一声,瞳孔微微缩了缩。

    不对劲,这件事完全不对劲,扶苏这厮……

    楚青临颔首,虽说对燕蒹葭的反应有些不解,但还是回答道:“昨日一早国师在公主离去之后,便也离去了,公主回来之前,本将军见着国师,与他聊了两句,他说他去了五原山,查一查狐妖的事情……!”

    他话还没说完,那头燕蒹葭忽而眼珠子一翻,整个人朝着他的方向倒了下来。

    “公主!”西遇低呼。

    楚青临眼疾手快,比西遇还快便一把将她抱住。

    宽厚的掌心落在她的骨骼之上,楚青临有些惊讶,看起来嚣张至极的小姑娘,竟是如此瘦弱,不堪一握。

    “公主!”西遇面色大变,他凑上前来,不待楚青临恍神,便已然一把将燕蒹葭拉扯过去,打横着抱了起来:“快,快宣太医,不,找大夫!”

    说着,西遇急匆匆的将已然昏迷的燕蒹葭,抱进了屋内。

    伺候公主这五年,虽说公主是体弱,但他从未见过公主径直昏迷的情况,更何况,比起从前在都城的夜夜笙歌,昨夜公主根本没有怎么脱力!

    ……

    ……

    燕蒹葭徒然昏迷的事情,一时间闹得整个城主府人尽皆知,城主袁照很快便赶了过来,随行的还有他请来的名医。

    只是,大夫把了脉,诊治过后,竟是摇了摇头,面色凝重。

    “大夫这是何意?”西遇耐不住性子,眼底顿时浮现杀意。

    老大夫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被袁照扶住:“李大夫,公主这是怎么了?为何李大夫面露难色?”

    苍老的声音,宛若钟声,余音绕梁,让人心安。

    西遇深吸一口气,紧紧盯着李大夫。

    “公主这病,老夫治不了。”李大夫叹息道:“城中早先有几个公子哥也是这般症状,昏睡了大几个月了,目前还没有谁清醒过来,都是靠药材吊着命啊!”

    昏睡?

    一侧的楚青临眉梢微微蹙起,想起城中狐妖肆虐的事情,再看面色惨白如薄纸的燕蒹葭,一时间也明白过来了。

    “那公主怎么办?”西遇眼尾划过戾气,倒是没了寻常那股子‘婆妈’样子。

    楚青临想,这才是一个帝隐该有的锋芒罢,只可惜燕蒹葭这般……许是醒不过来了。

    他正思忖着,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

    众人回头,就见弥尘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笑容和煦:“公主被食梦兽所害,也许国师有法子。”

    “食梦兽?”楚青临和袁照双双提出疑问。

    “这城中公子哥昏迷之事,并非什么狐妖作祟。”弥尘道:“是食梦兽害人……”

    他缓缓说着,将食梦兽的事情,全数托盘。

    只是临到末了,西遇才忍不住出声,道:“国师分明保证过公主不会有任何危险,为何今日公主会被食梦兽所害?”

    “国师谋算过人,他借公主的肉体锁住食梦兽,只有这样才能轻巧的将食梦兽捉住。”弥尘摇头,一脸悲悯自责:“可惜这件事,我到今日才参悟透。若是我早两日知晓,可能公主也不必如此遭罪。”

    扶苏其实一开始,便打算用燕蒹葭的肉身锁住食梦兽。食梦兽极难捕捉,若是想要将其拿捏在手,就必须要一个容器将其承载。而无疑,燕蒹葭就是扶苏算计的那个容器。

    他前几日给了燕蒹葭一张定魂符,那时他告诉她,这张符能在危难时救她一命,燕蒹葭寻思着扶苏既是与她定下了双生咒,那便没有胆子加害自己。所以,那时她想也没有想便相信了扶苏。

    只是,那符不是护住燕蒹葭的,而是将食梦兽拖入燕蒹葭的梦中,令其难以逃脱。届时,他只要入燕蒹葭的梦,抓住食梦兽便是轻而易举的。

    “扶苏真是……欺人太甚!”西遇拳头握紧,显然动了杀意。

    这一回,他对扶苏也全然没了尊敬之意了。

    “其实你不必担忧,”弥尘宽慰道:“国师与公主结下了双生咒,咒术是我施展的,不会出错。”

    言下之意就是,扶苏怎么也不会让燕蒹葭出事。可弥尘方才那一出挑拨离间,明摆着是为扶苏树敌了。

    ……

    ……

    傍晚时分,扶苏回到城主府,他得知燕蒹葭昏迷的事情,丝毫不觉惊讶,和弥尘所言一般,这件事从头到尾,是扶苏给燕蒹葭下了套子。

    西遇沉了心思,倒是没有意气用事,只问扶苏,如何才能让燕蒹葭苏醒。

    扶苏从容回道:“待我入公主的梦中,捕获食梦兽,公主自然会苏醒。”

    这一点,也和弥尘所说的,没有半点偏差。

    西遇心下有几分记恨,帝隐二十年的生涯,他从小便嗜血杀人,不知何为情义。当年他的主子燕王遇险的时候,他尚且不为所动,可如今燕蒹葭这般……他实在于心不忍。

    若是让燕蒹葭见着,许是要嘲笑他命中缺个闺女,可他身份低贱,哪里有什么命做公主的父亲呢?

    不得不说,刚毅的男儿郎,也是有心思细腻的时候。

    到了晚间时候,西遇给燕蒹葭喂了一碗参汤,就李大夫说的,昏迷之人不可不食,需用珍贵的人参吊着性命。

    等燕蒹葭喝了参汤,西遇才让扶苏靠近。彼时楚青临就站在一侧,与扶苏商讨着是否先回京一事。

    但他话还没有说完,西遇便将其打断:“楚将军的提议,属下不认同。”

    楚青临提议一行人先回京中,等到了都城,再让扶苏入梦救人。

    可李大夫说过,若是昏迷的时间太长,恐怕影响日后行动,尤其体弱之人,更不宜长时间陷入混沌。

    他如今也算是看出来,扶苏和楚青临,一个假惺惺,一个完全不顾燕蒹葭死活,除了他自己,谁也没有真心为燕蒹葭考虑过。

    “我也赞同西统领的话,”扶苏道:“从幽州到燕京,走半月也不为过,水路耗人精力,怕是公主会不太好受。”

    西遇曾在都城任命统领这一要职,不过自从五年前被燕王指派给了燕蒹葭,便再没有人如此唤过他了。

    楚青临闻言,眉头紧锁,一副依旧没有被说服的样子,看得一旁弥尘忍俊不禁。

    他轻咳一声,说道:“楚将军此次最好还是听国师的话罢,否则吃苦的还是将军自己。”

    “弥尘大师此言何意?”楚青临问。

    弥尘笑着开口:“国师给楚将军下了双生咒,如今你们三人绑在同一条船上,若是公主落不着好,楚将军也定然……”

    “双生咒?”楚青临忽然想到了什么,凝眉朝着扶苏看去:“原来那日国师诓我!”

    那日扶苏前来寻他,说是要借他的血一滴,楚青临问他为何要血,扶苏答:将军血中戾气许多,狐妖惧杀戮,借将军血能震妖。

    楚青临对此倒是没有丝毫怀疑,他这几日为预言的事情,已然有好几夜没有合眼,且扶苏实在看着很是正经,楚青临自然而然便相信了他。

    “将军见谅。”扶苏轻描淡写道:“如今将军与我们的性命的确绑在一处,公主若是不小心殒命,恐怕将军也……”

    说着,他不着痕迹的睨了眼弥尘,眼底划过一抹幽深。

    弥尘四处为他树敌,他自然也不会让弥尘好过。只是当下最重要的,还是燕蒹葭与锁在她梦中的食梦兽。

    楚青临的脾气,出乎意料的好,在听着扶苏承认了自己的行径时,他竟是半分没有恼怒之意,只沉思了半晌,而后点头赞同了扶苏的提议。

    午夜时分,扶苏摆了阵法,只身入了燕蒹葭的梦,楚青临负责守卫,不让任何人靠近。

    回京的事情耽搁下来,但整个燕国想要燕蒹葭命的人却是不少,城主府戒备森严,楚青临亦是派人层层把关,不得不说,扶苏算计楚青临这一步,的确极为得当。至少有楚青临在,他和燕蒹葭的安危都万无一失。

    ……

    ……

    烟雾缭绕的屋内,昏暗而幽静。燕蒹葭被置在铺着貂裘的被褥上,眉眼紧闭。

    彼时,扶苏就坐在她的面前,他盘着双腿,呈打坐之状,神色清雅高贵,眉宇从容似仙。

    穿过烟雾与黑暗,耳边骤然喧嚣起来,意识的深处,背上仿佛传来被投掷的触觉。

    食梦兽编织的梦境,是如此逼真。

    扶苏缓缓睁开眸子,就觉自己此时正趴在案几前,眼尾瞥见的雪色袖摆变成了烟青色。

    毫无疑问,他这是入了梦了。

    “噗嘶噗嘶……”就在这时,身后传来极低的出气声,扶苏摆正身体,往后看去。

    “快打开!快!”小姑娘一袭梅色雪狐锦衣,祥云芙蓉团褶裙,她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位置,对着他挤眉弄眼,低低催促。

    扶苏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自己入梦后第一眼见的,会是燕蒹葭!

    与素日里清贵公子哥的装扮不同,梦境中的她极为娇柔,就像是富贵人家的小姐那般,朱唇上点着殷红的胭脂,头戴红宝石碧玺花簪。

    许是看惯了燕蒹葭少年打扮,如今乍一见着,扶苏都不由觉得惊艳。

    “愣着做什么?”这时,燕蒹葭再度张了张嘴,无声催促,她瞪大漆黑的眸子,眼底有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

    扶苏回过神,顺着燕蒹葭的视线看去,就见他脚下有一张揉成团的纸条。

    他缓缓伸手,将其拾起。如玉的指腹落在纸团上,正要拆开之际,忽然一道阴影落在他的眼前。

    “顾笙!顾?疲

    扶苏抬眼,就见一个胡子发白的老学究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眼神极为犀利。

    这是一个师者该有的沉稳与气势,而显然,扶苏也意识到,他此时就是在学堂上,周围男男女女,皆是端坐在案几前,手捧诗书,作观望之态。

    燕蒹葭站起身来,没有半分敬畏之色:“先生,不关我三哥的事情,是我要丢纸团儿给他的!”

    她说得倒是极为义气,但听在扶苏耳朵里,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若是他没有料错,方才这先生口中提及的‘顾笙’‘顾?啤??撬?脱噍筝缌饺恕6?谡饷尉持?校??茄噍筝绲摹??绺纭?

    “好你个顾?疲 闭爬舷壬?徽饷匆黄??鄣椎呐?舛偈薄?洹?靡幌拢??险瞧鹄矗骸澳阊俺2蝗险嬉簿桶樟耍?缃竦故谴?殴梭弦黄鹉痔冢??湍悴煌???歉龆潦槭蹲值牧献樱?阏馐瞧桨滓?⑽笏?穑俊

    看得出来,张老先生一直器重这个唤作顾笙的少年,可却不太瞧得上顾?普飧鲂」媚铩1暇拐庑」媚铮?翟谑恰???缌硬豢傲耍

    “哪有?”小姑娘丝毫不觉羞愧,只仰着小脸,气势依旧:“张先生教的那些,我三哥哥早就知道了,是先生教的无趣,我才……”

    她话还没有说完,张老先生便吹胡子瞪眼,怒斥:“你们两兄妹给我出去,静思己过!”

    张老先生知道,自己若是再和她辩驳下去,怕是要被气死。顾?普庾炱ぷ樱??皇敲挥辛旖坦?

    “先生莫要生气,气坏了不好。”燕蒹葭攒出一个笑来,看了眼扶苏,又道:“我这就和三哥哥去庭院里头静思,先生息怒,息怒。”

    说着,她挑挑眉,示意扶苏随着她一同出去。

    扶苏见此,起身与张老先生行了个礼后,才与燕蒹葭一起走出了学堂。

    两人脚下踏着一众人的议论,直到走出学堂,抵达院落,周遭才渐渐清净起来。

    他手中握着纸团儿,走出来这会儿才想起来要拆开去看。

    “三哥哥,你今日怎么如此迟钝?”小姑娘皱起远山眉,显得有几分不高兴。

    扶苏望了眼她,燕蒹葭的脸容,燕蒹葭的脾性和跋扈,但唯独这喜怒随性的模样,和燕蒹葭那么的不同,不同到几乎判若两人。

    扶苏张了张嘴,低声唤道:“??啤!

    “怎么了?”燕蒹葭看向他,眸底有懵懂的神色。

    “没什么。”扶苏一笑,他手下动作依旧,缓缓将纸团拆开。

    ‘??啤?飧雒?郑?悄切┗杳缘墓?痈缱炖锊欢相??牧礁鲎郑?讲拍钦畔壬?窖噍筝纭??啤??鏊毡慊骋烧飧??疲?涫稻褪枪?啤

    而这里,不是燕蒹葭的梦境,而是食梦兽的梦境!梦境的主角,正是顾?疲?矍暗难噍筝纾

    也许,从这个梦境中,他可以窥探出,是谁豢养了食梦兽。

    心中百转千回,扶苏手中的纸团也早就被拆开。

    纸团上,白纸黑字写着几个大字:东旭学堂。

    “你想去东旭学堂?”扶苏抬眼看她。

    其实他并不知道,这个东旭学堂究竟在哪儿,他如今入了梦境之中,不知怎么便入了这个唤作顾笙的少年的身体,但他却全然没有顾笙的记忆。

    燕蒹葭闻言,神色诧异:“三哥哥昨儿个不是说要去东旭学堂看看吗?怎么全忘了?”

    “记得。”扶苏淡淡笑道:“睡一觉起来,有些发昏,今日怕是去不成东旭学堂了。”

    东旭学堂在哪儿,他也不知道,自然不能轻易答应要去那儿。

    “那便罢了。”燕蒹葭似乎也兴趣缺缺,只忽然两眼一亮,道:“三哥哥,咱们去放风筝罢?”

    “先生不是让我们静思己过吗?”扶苏道:“若是让先生知道……怕是不好。”

    “哎呀,三哥哥!”小姑娘搂住他的胳膊,撒娇起来:“张先生若是责骂,我一力承当,好不好?”

    “不妥。”扶苏摇头,其实他更怕的是再与燕蒹葭待着,怕是会生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尤其当下,她搂着他的胳膊,那极为亲昵的模样,让扶苏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可他没有借口甩开她的手,更不能轻举妄动,未免徒增事端。

    “顾笙,你怎么这么胆小?”这回,三哥哥也不唤了,小姑娘冷哼一声:“你堂堂一个七尺男儿,顶天立地,连逃学也不敢,今后怎么能有所建树?再者,女子皆是心悦勇敢的男儿郎,你这般模样,别说有没有女子属意,就是男子也未必愿意与你生出割袍断袖的情谊,你……”

    扶苏笑容僵硬,败下阵来:“去放风筝。”

    他从来不知道,燕蒹葭也可以这么??隆??饷吹那看识崂怼

    “三哥哥早这样不就好了?”小姑娘傲娇的哼了一声,显然心情有几分愉悦。

    ……

    ……

    两人很快坐着马车来到了西郊,只是,如今寒冬凌冽,城郊寸草不生,偶有阵风来袭,这样的天气,根本放不得风筝。

    一路上,扶苏旁敲侧击,大抵是弄明白了情况。

    此地依旧是幽州,只是时间却不是当世的幽州,而是五十年前的幽州。

    五十年前,幽州没有城主,只有一个太守,顾景岚。顾景岚膝下三子一女,不过,令扶苏称奇的是,顾景岚的嫡长子和嫡次子早年从商,无心仕途,顾景岚对此不仅没有阻拦,而且很是鼓舞。

    这几年,顾景岚的嫡长子和嫡次子一直都在都城忙碌,偶尔才会回幽州一趟。

    顾景岚膝下就顾?埔桓雠???庑┠昀匆恢北都影?ぃ?夥荨?绨??贾鹿?剖?乃甑氖焙颍?阋讶弧?裘?阎???歉鋈思?伺碌男《癜浴

    顾?剖怯闹莸男“酝酰?噍筝缭蚴墙?档男“酝酰?饺烁窬植煌???沙ぞ????嗨疲?识?宰右埠苁窍嘞瘛

    顾景岚无奈之下,便花钱建了一个学堂,名曰:宗成。

    宗成学堂,收男子,同时也收女子。幽州民风开化的很早,但这个学堂在当时也是独一无二,叫人称奇的。

    与之相对的,便是方才燕蒹葭提及的东旭学堂。东旭学堂乃幽州最负盛名的一个学堂,而这个学堂只收男子。

    “可惜了,”燕蒹葭长叹一声,兀自又钻回了马车内,皱眉看向扶苏:“三哥哥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没什么。”扶苏摆手,想着糊弄过去。

    然而,这姑娘到底还有几分燕蒹葭的影子:“三哥哥今日很奇怪啊,我瞧着都不像你原来的样子了。”

    “??圃趺椿够骋善鸶绺缌耍俊狈鏊瘴氯嵋恍Γ?肫鹧噍筝绺詹磐嘎兜摹?梭贤?F⑿浴??呈票闵焓郑?嗔巳嗨?哪源?

    这是扶苏第一次这么亲近的触摸一个姑娘,可无奈的是,燕蒹葭说的顾笙,的确就是那么一个对妹妹极致‘疼宠’的兄长。

    “罢了,”似乎见‘顾笙’没有什么不同,燕蒹葭摆了摆手,懒得去深究:“三哥哥,咱们回府吧,我听爹爹说,今儿个府中有客人要来,估计会很热闹呢!”

    “好。”扶苏点头,心想扮演这个顾笙,好像也没有很难,许是他和顾笙也有几分相像,所以入了梦境才会被卷入顾笙的‘身体’。

    两人很快回了顾府,彼时顾府的下人很是忙碌,燕蒹葭和扶苏一路询问,才得知有远客来了。

    大堂之中,四十五岁的顾景岚端坐在上首位,他夫人过世三年了,但他却是一直没有再娶妻纳妾。

    坐在他对面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公子,他身着白衣,衣袍色泽极暗,显然是多年旧衣。

    他背对着燕蒹葭和扶苏,身长如玉,不见其容色却让人觉得钟灵地秀。

    “爹爹,我们回来了!”出声的是燕蒹葭,但扶苏很明显的察觉到,方才还粗声粗气与他交谈的小姑娘,这会儿语气突然变得很是柔软,这柔软听在他的耳朵里,竟是怪异的可怕。

    下意识看了眼燕蒹葭,就见她的视线直勾勾的落在那公子的脸上,白皙的脸容浮现一抹红霞。

    “??疲?隙??忝墙袢赵趺凑饷丛缁乩矗俊惫司搬坝行┚?鹊目聪蜃约旱恼庖凰???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