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他走在人间 > 第五十二章:乱点鸳鸯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深夜里,水榭听潮阁里,一排排的长灯在风里摇曳着,风声呼呼着,一叶扁舟缓缓靠了岸,一袭红裙的南宫琥珀慢慢的走上来,走到门前时,有人提着灯笼。

    南宫琥珀平淡的眼神瞬间变了,急忙提起长裙,快速跑了过去,隔着远远的就喊道:“娘,这么晚了,您怎么在这儿?”

    南宫老夫人在看到南宫琥珀的那一瞬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板着脸,说道:“你还问我怎么在这儿,这么大晚上了还出去,你让为娘怎么放心,怎么睡得着,姑娘家家的,这大半夜才回来,你真是要气死我!”

    “哎呀,”南宫琥珀噘着嘴,挽住南宫老夫人的手臂,笑吟吟的说道:“娘,我这不是去处理点事情嘛,您放心,以后绝对不会了!”

    看南宫老夫人还是板着脸,南宫琥珀竖起手指,说道:“我保证!”

    “你保证,你自己说说你保证过多少回了?”南宫老夫人说道。

    “这次绝对是真的,娘,你就相信我一次嘛!”南宫琥珀拉着南宫老夫人的手撒起了娇,不过,没什么用,她又眼睛一转,从怀里取出那个很丑的粉色平安符,说道:“娘啊,你看这是什么?”

    南宫老夫人接过平安符看了看,一脸嫌弃道:“这什么啊,不就是一个很丑的平安符袋嘛?而且,还是个文盲缝制的,字都弄错了。”

    南宫琥珀嘴角狠狠一抽,嘟了嘟嘴,说道:“不是,娘,你知道我从哪得到的吗?我跟你说了,你可别太激动哦!”

    “你这臭丫头,卖什么关子,快说,谁呀?”南宫老夫人问道。

    南宫琥珀笑嘻嘻的说道:“这就是您心心念念的杜家小少爷还给我的,这些年来,您不是一直觉得对不起杜老爷夫妇嘛,我今天碰到杜山姜了,他没死,他活的好好的呢!”

    南宫老夫人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说道:“你……你是说,山姜那孩子……他,他还活着?”

    “是啊,”南宫琥珀说道:“刚开始我都不敢相信,以为我看错了,没想到他命还挺大的,当年那么乱,他才那么点,居然……哎呀,娘,您干嘛哭呀?”

    南宫琥珀话没说完,就看到自家娘亲居然流起了眼泪,急忙轻轻的擦拭,说道:“娘,这是好事啊,您不是一直都祈祷着那个臭小子活着嘛!”

    南宫老夫人擦了擦眼泪,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这么多年了,我终于能够给杜老爷夫妇一个交代了,这些年来,我经常做梦梦见杜老爷夫妇,当年我们家欠了他们夫妇那么多情,可他们一辈子就只求过我一件事情,我都没做到,还把山姜那孩子弄丢了,我对不起他们,现在……现在,那孩子还活着,太好了,我……我……”

    说着说着,南宫老夫人又说道:“可是,可是,当初我们弄丢他的时候,他才……才这么点大……”

    南宫老夫人一边伸着手比划,一边说道:“他……他得吃了多少苦啊,他现在过得好不好,他有没有被人欺负啊,他那么小,又没人照顾他,他肯定……”

    “哎呀,”南宫琥珀拉着南宫老夫人说道:“娘,您就放心吧,那臭小子过得可好了,他当初流落到了蜀中,在那里安了家,这次来苏州可是来参加乡试考举人的,比当年杜老爷还厉害呢!”

    南宫老夫人抬起头,说道:“考举人啊,那好啊,举人好啊,当年杜老爷都是四十岁才考上秀才,在我们那里就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山姜这孩子比他爹还厉害,有出息了,那就好,那就好。”

    “是啊,”南宫琥珀扶着南宫老夫人坐到长廊的椅子上,说道:“他过得很好,您不用担心他,他现在都长得好大了,比我都高了。”

    “那肯定啊,”南宫老夫人说道:“这孩子我看着长的,小时候就长得快,而且仪表堂堂的,你看杜老爷夫妇就知道,他们的孩子肯定不会差,现在,那孩子肯定长得特别俊……”

    一边笑吟吟的说着,南宫老夫人突然抬起头,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南宫琥珀,然后灵光乍现,道:“诶,琥珀啊,你有没有问他,成家了没啊,要是没成家那就好了,你们俩小时候关系可好了,现在你也长大了,他也长大了,还有出息了……”

    “娘,”南宫琥珀脸色涨得通红,说道:“您怎么就乱点鸳鸯谱了,我和那臭小子……怎么可能嘛,他就是,就是个小屁孩儿,以前老跟着我,天天被我欺负……”

    “是啊,”南宫老夫人脸上带着别样的笑容,说道:“你还脱人家衣服,给人家洗澡呢!”

    “娘,我不跟你说话了。”

    南宫琥珀跺了跺脚,转身就跑了。

    看着跑远的南宫琥珀慢慢消失在长廊尽头,南宫老夫人翻来覆去的看着手里的平安符袋,嘀咕道:“都这么多年了,这孩子还把这么丑的东西戴在身边,肯定是有心,正愁琥珀这丫头嫁不出去,嘿嘿,赶明儿得叫人去打听打听,都来姑苏城了,还要去科考,这人就好找了,嘿嘿……”

    …………

    第二日,太阳渐渐升起,姑苏城从沉睡中醒了,城中也开始热闹了起来,昨夜那城中某一条街的那大战,似乎并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某一条不知名的街道尽头的一家小客栈里,几率阳光照射进来,却特别幽静,几乎没有人。

    楼上的房间里,杜若洗漱了一下,望着铜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掀开衣服,看了看身上那些已经结疤的伤痕,不由得感叹,宗师果然不愧陆地神仙之名。

    昨夜他和吕阳离开之后,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么一家客栈,本来那客栈掌柜是不愿意接受他们两人的,但是,当杜若的刀和一锭白花花的银子放出来时,那掌柜很果断的迎接两人进了客栈。

    吕阳并没有收太多外伤,主要是内伤,一夜都在隔壁疗伤,而杜若不论是内伤还是外伤,居然就这么睡了一夜,几乎全都好了,而且,他有很大的感觉,之前用那三式残刀的时候总有一种虚无感,居然也消失了,他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能够彻彻底底的掌握那三式刀法了。

    “果然是塞翁失马,福祸相依啊!”

    摇了摇头,杜若轻轻的打开门,诧异的看到门口正跪着一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