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帝国败家子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永定伯,韩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康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这话能从林语嫣的口里说出。

    语嫣,你真是变了。

    王康深吸一口气,经验告诉他,接下来的回答,必须要小心再小心,慎重再慎重。

    不然后果……

    总之跟女人这种生物讲道理,那就是作死了。

    因为根本没道理可讲!

    “那个,这话是谁说啊?反正我没说过。”王康小心翼翼道。

    “还装,除了你谁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林语嫣说着面色不善。

    “你这话都说了,那肯定是喜欢清曼多一些。”

    王康拍着脑门,这话还是上次李清曼问他时说的,李清曼的身子比较丰腴,有一次也是像林语嫣这样。

    “我比语嫣胖,你是不是喜欢语嫣那种偏瘦的啊!”

    问了半天,不依不饶,王康随口说了一句,微胖才是极品……

    总算是过了那关,这又来了……

    好难啊!

    “是不是没话了?”见得王康不应,林语嫣生气的问道。

    她瞪着美眸,精致的脸颊俏丽动人,俏脸上有着愠怒。

    该怎么办呢?王康突然眼眸一亮,面对这种,要来个霸道总裁范……

    想着,王康抱住林语嫣,对着她的红唇直接吻了上去。

    想说,让你说不出口,哥们直接用实际行动来回答你。

    “呜,呜……”

    突然受袭,林语嫣支支吾吾想说话,说不出来,很快就瘫软了下来。

    两人沉浸其中,王康将林语嫣抱在怀里,手也开始不老实……

    这般过了片刻,一道声音突然在两人耳边响,“康少爷,我有要事禀报!”

    青二娘说着进了门,刚听到县衙护卫说康少爷回来了,就在林总管这边,她便来找。

    青二娘进了门,看到两人顿时一惊,忙着又道:“康少爷……那个我什么……”

    话没说完,就忙着又跑了出去。

    听到这声,两人皆是一惊,林语嫣使力把王康推开,俏脸红成了一片。

    她忙着整理着被王康弄乱的衣衫……滇怪道:“谁让你进来不关门的?”

    “我来的时候就没关啊?”王康诧异道。

    “我没关你就不能关啊!”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都怪你!”林语嫣娇声说了一句。

    王康摊摊手对着门口说道:“进来吧!”

    多亏青二娘来的及时啊,不然那个问题可逃不过了,没准她就又提起了,女人的心啊,说不准。

    青二娘从旁边走了进来,低着头不敢说话,她也有些尴尬,怎么每次来找康少爷都能遇到这样的事情。

    屡次撞破康少爷的好事,少爷能高兴吗?

    王康也是有点尴尬,被女下属撞见这样的事情,能不尴尬吗?

    林语嫣更是拿起了笔,装样在纸上胡乱写着,相当不自然,还不时抬眼瞪着王康。

    “咳!”

    轻咳了一声,王康舒展了衣衫问道:“你有什么事情禀报?”

    “那个……康少爷,我刚才真的什么都没看到。”青二娘抬头说了一句。

    “咳咳!”

    王康差点呛着,你说这话是哄鬼吧,他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什么都没看到。”

    “康少爷我说真的……我真的什么都……”青二娘又解释道。

    林语嫣脸色更是羞红,王康有些无语,这女人怎么还一根筋呢?

    “就你话多,说正事!”

    “是!”青二娘应了一声,而后才开口道:“您先前交待我查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

    “是永定伯的事情吗?”王康问道。

    “是!”青二娘说着拿出了一张纸,上前放到王康的面前,而后又是退后。

    “详细情报我都写在上面了!”

    “永定伯?”听着两人对话,林语嫣抬起头问道:“你们说的是永州的永定伯爵吗?”

    “嗯,你知道?”王康问了一句,问完他就一拍脑门,“我倒是忘了,你就是永州人!”

    “我怎么能不知道他?”

    林语嫣冷哼一声,“之前我家里遇难,就是他做的!”

    “还有这事?说说看?”王康疑惑的问道。

    “这事情你应该知道。”

    林语嫣看着王康道:“我家里所做的是丝绸布匹生意,自家本来也有桑田……生意红火。”

    “但也因此被永定伯盯上了,他见我家里生意红火,就起了占有之意,要买入我家的桑田,店铺,而且还是低价!”

    林语嫣说着脸色也有蕴怒,“我父亲自然是不愿意了,于是他就找了永州织造,以我家的丝绸布料不合规范,要将我家的店铺查封,让我们生意做不下去。”

    “后来你也知道了,我父亲带我来这边找了王伯父……”

    听到这里王康就明白了,林语嫣的父亲林海堂,因为与自己父亲有着交情,便找了过来。

    后来王鼎昌又去找了永州织造,才算平息。

    “那后来呢?他没再找你们麻烦?”王康问道。

    “怎么没找?王伯父找了永州织造说情,永州织造便没再插手……”

    林语嫣又是道:“永定伯在永州权势极大,这条路行不通,”

    “他又联合永州商家一齐打压我们家,想要把我家的生意挤跨,最终达到他的目的!”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林语嫣看着王康道:“这其中还有你的功劳呢,”

    “我?”

    “对,正好这个时候你发明了染制紫色丝绸布料的配方,不久又上线了旗袍,内衣等。”

    “而这些在永州的销售代理又给了我们家,”

    林语嫣说道:“这些一经推出都是大受欢迎,尽管有着多方打压抵制,但我家里的生意反而越红火……”

    听过之后,王康淡淡道:“如此看来这个永定伯还真是霸道蛮横啊,这种做事风格倒是跟董易武有些像。”

    之前董易武为了扶持柳家,看中杜远桥家里的酒楼,就是如此逼迫强买。

    “那可不是?”林语嫣冷哼一声,“你还不知道,在永州最大的不是刺史,而是永定伯!”

    “有一句话流传,韩瑜一跺脚,永州震三颤!”

    林语嫣说着,又犹豫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回永州吗?”

    “你不是我未婚妻吗?”王康疑惑道,“自然要跟我了。”

    “哎呀,就算是这样我也该回家看一看呀。”

    这般说着,王康也是想起来,从林语嫣到来,这也有几个月了,也未回过家里,按理说也该回去看看。

    “难道这其中还有隐情?”王康问道。

    “嗯!”林语嫣点头道:”因为永定伯韩瑜让我……”

    【作者题外话】:五更万字,作者君给力不?求票啊!(之前的伏笔都连上了,精彩继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