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第一嫌疑 > 第九十八章 东窗事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语一直认为问题出在教育局,没想到最终还是绕回到了老河堡。

    何书奋能不能在县里查出些眉目,成了目前为止的突破口,严语能做的也只有等待。

    只可惜,督导组似乎并不打算给严语喘息的时间。

    仅仅只是停了一天,他们又找上门来了。

    罗文崇仍旧是老神在在的姿态,而陈经纬则同样是大言炎炎的派头,颇有些咄咄逼人。

    “严语,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还不打算交代情况吗?”

    陈经纬这样的态度,严语已经有些习以为常,他心里也清楚,这是他们问讯的手段,陈经纬先给严语大一棍子,再让罗文崇来摸摸严语的头,算是一软一硬,软硬兼施。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去缉拿凶手,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这里了。”

    严语也并非要“祸水东引”,而是因为神秘凶手被他打伤之后,肯定没法跑远,这是追捕的最佳时机。

    然而督导组却将时间都浪费在了严语身上,殊为不智,也殊为不值。

    陈经纬却并不这么认为,或许在他看来,抓到严语,才是案子最大的进展。

    他走到前头来,取出一个袋子,轻轻放在了严语的面前。

    “你先看看这个,再决定要不要坦白吧。”

    严语也好奇,见得这袋子的轮廓,心中已然涌起一股不安,打开袋子一看,也是咬起了牙根。

    袋子里的东西,竟是那张面具!

    这可是他委托秦大有帮忙清理的东西,上面极有可能隐藏着神秘凶手的信息!

    没想到啊,秦大有最终还是将自己卖给了督导组!

    严语确实有些心虚起来,因为这件东西,连于国峰和孟解放都不知道,从头到尾都是严语在私藏着的!

    “怎么?心虚了?”

    “那个嫌疑人有没有杀人还不确定,但他伤人无数这是毋庸置疑的,而你每次都让他从手中逃脱,是不是有些太巧了?”

    “你连这东西都有,是不是可以说,你跟嫌疑人是认识的?你们是不是同谋,还不打算交代么!”

    东西一出现,严语心里就意识到,陈经纬必然会将他和神秘凶手联系起来,这也没什么可意外的。

    但如果回答这个问题,严语还需要谨慎思考。

    因为陈经纬显然已经先入为主,自己的回答极有可能决定了他们对自己的判断,也会落下口实。

    “这是打斗过程当中,我从嫌疑人脸上扒下来,我认为凭借这个东西,能找到关于嫌疑人的信息,就委托了一些人来帮忙分析。”

    “所以,你承认没有把这个证物交给于国峰他们咯?”

    “是。”

    “为什么?我是不是可以以此判断你是故意隐藏物证,妨害调查?”

    “因为……”

    “因为我信不过他们。”

    “你信不过谁?于国峰?孟解放?还是咱们所有的同志?”陈经纬没想到严语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简直是对他们的侮辱!

    严语本不想“反咬一口”,但如果不这么做,自己会先被陈经纬摁死在第一嫌疑人的座椅上,这会增加他被羁押的风险,对往后的调查更加的不利!

    再者,严语也并非空口白牙地“诬陷”,倒也不是说他怀疑于国峰他们的立场,而是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神秘凶手屡屡逃脱,嚣张至极,堪称来去自如,里头的原因也不少,绝不仅仅因为他武艺高强,胆识过人。

    且不说他如何能够做到神出鬼没,单说他能够及时掌握情报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怀疑,或许在同志们这边,他也安插了自己的眼线。

    眼下这个局面,严语感觉幕后的黑手真正能够“只手遮天”,无论是自己身份这件事,亦或者是大小双失踪,龙王庙大火,这桩桩件件纠缠在一起,也很难去厘清。

    “我只是更相信自己,严格来说,这件东西是我拿到的,到底算不算物证,还两说,因为那人也只能说是嫌疑人,在没有抓到他之前,都没法定性成凶手,所以说是物证还为时过早,自然没有藏匿证物的说法。”

    陈经纬怒了:“少在这里抠字眼!耍小心机对你没好处!”

    严语并不在意他的怒气,因为他心里想的是,到底是秦大有出卖了自己,还是齐院长,亦或者翁日优,甚至是赵同龢?

    这四个人都见过面具,如果说仅仅因为面具最终落到秦大有的手上,就将责任都推到秦大有身上,并不公平,也不客观。

    许是严语不说话,陈经纬怒气更盛,正要继续逼问,罗文崇却早早“出手”了。

    “严语啊,我知道你喜欢看书,可能也看过一些罪案题材的书,你知道文学作品跟现实最大的差别在哪里吗?”

    罗文崇与陈经纬一软一硬,严语对他的“友好”态度已经不会那么“感激”了。

    “文学作品里头,讲的更多的是动机,甚至有人提出,有了动机,就能够找到嫌疑。”

    “但在现实当中,我们只讲一样东西,那就是证据。”

    罗文崇指着面具:“正如你眼前这样东西,它到底算不算物证?到底是不是物证?这个不是你认为它不是,它就不是,这么说你能明白吧?”

    严语抬起头来:“您的意思是,你们说这是物证,这就是物证?”

    罗文崇笑了笑:“到底是不是物证,要找到其中的关联才算,你之所以四处托人分析,是因为你没有足够的手段和技术,所以你认为它不是物证,这不怪你。”

    “但你所欠缺的,我们都有,我们有足够的技术,通过分析,我们找到了它与嫌疑人的关联,所以……是的,我们认为这就是物证!”

    罗文崇此言一出,严语顿感不妙。

    也果不其然,他没有再给严语辩解的机会,而是朝严语下了最后的通牒。

    “现在我给你最后的机会,要么坦白交代,要么我们只能对你下发羁押令了。”

    罗文崇确实“老谋深算”。

    首先,他说凭借技术上的优势,他们已经找到了面具与神秘凶手之间的关联,但这个关联到底是什么,他没有说,他也有权对严语保密,严语根本就没有资格知道。

    他也有可能并没有找到关联,只是用这个来“吓唬”严语,因为如果他们真的找到了关联,当务之急就应该是去追索神秘凶手,而不是在严语这里耗时间。

    当然了,这也只是严语的猜测。

    无论他们是否找到关联,严语都没办法交代,因为他没什么可交代的,因为他本就不是神秘凶手的同谋,又谈何交代?

    严语仍旧没有说话,罗文崇的脸色也不再和善可亲,而是朝严语说:“好,既然你执迷不悟,我们也不勉强了,羁押令审批下来之后,会正式拘留你!”

    如此一说,罗文崇便带着陈经纬离开了。

    或许他们早就设计好这个流程,为的就是给严语足够的震慑,希望严语能够“迷途知返”。

    严语却没有在意这件事,虽然拘留他,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但严语考虑的是更重要的事情。

    面具已经被发现,那么纯阳剑只怕迟早也要保不住!

    他不知道蒋慧洁将纯阳剑藏在哪里,但这个节骨眼上,他必须抢先一步,将纯阳剑藏好!

    否则罗文崇和陈经纬一旦找到纯阳剑,就会牵扯到秦家坳祖坟,到时候就更加说不清楚了!

    不管面具是谁泄露出来的,目的都非常明显,那就是要针对严语,用严语来搅混水,混淆督导组的视线和思路!

    所以一定还有后招,而从中也可以看出,幕后之人对严语的情报掌握,远远超乎想象,很难保证纯阳剑不被人所知。

    既然已经要“撕破脸”,严语也不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来到了蒋慧洁这边来。

    虽然马有良跟在后头,但他也不好意思进入监护室。

    蒋慧洁已经好转很多,管子也都拔掉了,虽然没法开口说话,但神志清醒,精神状态也恢复得非常好。

    严语的到来,仿佛给她注入了强大的活力,她甚至露出一个笑容来。

    也来不及罗嗦,严语凑到她跟前,压低了声音问说:“那柄剑藏哪了?”

    严语的表情很严肃,蒋慧洁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抬起手来,点了点严语的手背。

    严语也知道她的意思,如果找来纸笔,会被外头的马有良发现,严语便集中精神,任由蒋慧洁在他手背上写起字来。

    蒋慧洁的手有些冰凉,动作也僵硬,而且因为是倒着看,稍有失神,还真没法分辨她到底写的是什么。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也好在蒋慧洁写得很慢,似乎担心严语漏掉信息,写得也很重。

    写了一遍之后,她又用眼神询问严语,虽然已经掌握了信息,但保险起见,严语还是朝她微微点头,让她再写了一遍,这才算是确认了下来。

    严语默记在心里,便打算回去,如何都要想办法转移这柄剑,可他刚要走,蒋慧洁却急得拉住了他的手。

    她知道出事情了,她也在为严语担忧着急,虽然严语没有对她说起详情,但她敏锐地捕捉到了严语的焦虑。

    严语感受到她的关心,也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而后果决离开了监护室。

    有了面具的前车之鉴,严语不再假托与人,这件事,他必须亲自去做!

    这就意味着,他必须摆脱马有良的监控,离开医院,但又必须及时赶回来,而且不能让马有良发现,否则他就是畏罪潜逃,更加说不清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