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我给法师当宠物 > 第四十三章 莫与天争(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杏妖的话让小绣有一瞬的恍惚,可就在这一瞬,杏妖决绝的飞身而起,向一只似欲乘风的鸟儿飞上她钦慕已久的天空,投近了那股骇人的气浪里。

    “婉如……”

    小绣大声唤着她,徒劳的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可终究只挽住了一缕风。

    那股气浪将婉如莹白的袖袂裙裾卷起,翩飞如舞,她的长发亦被吹起,缭乱拂在她的面颊前,她展唇笑了笑,像一朵盛开在花期的袅娜杏花,她张开双臂让周身妖力全部乍泄,将已经疯癫的的伏山紧紧的抱在怀里,骨剑从她手中脱离,稳稳地落在苏晋斋的手中。

    伏山怨愤的挣脱着她,脸上是愤恨,是不甘,阴狠的睨着倚在他怀里的女人,那目光似乎要将她撕碎。

    苏晋斋单手握住骨剑,手腕一转,剑啸回荡,剑身散出锋利之芒,直直的穿透了二人心肺。

    二人猛然一颤,伏山的双目暴涨,一股乌黑的戾气在伤口处一点一点的流失,渐渐消散在夜色里。

    伏山眼中暴虐缓缓淡去,借着头顶上的血色月光,眼底好像是燃起了一簇流光,他同样张开双臂将杏妖回抱在怀里,嘴角溢出一丝解脱的笑意,眼中清冷俱散,柔柔凝视着怀中的女人,婉如也回视着他,眼波如水,唇角轻笑温婉,一种久违的缱绻情意在两人之间慢慢荡漾开来……

    气浪殆尽,一切归于平静。

    二人的身影渐渐变的缥缈虚无,最后变成一缕星光,就像风吹杏花残瓣那样,随着清风消失不见。

    “婉如……”小绣早已经泪流满面,这世间的是是非非,对对错错,又何尝有一个绝对,最终也是一场天意弄人……

    苏晋斋缓缓落在地上,蛇尾也渐渐消失,可他身上裹挟的戾气却没有消散,他猛然回眸向小绣和故梦的方向看去,猩红的眼底戾气翻涌,清俊的面容也被杀意撕扯着有些扭曲。

    故梦骇了一跳,不由自由的向后退去。

    “法师……”

    小绣泪水弥漫眼底,她毫不犹豫的抬腿向他走去,却被从半空中跃下的常休一把拉了回来,他急道:“小绣,他现在意识全无,莫要靠近他。”

    小绣咬着红唇一把挣脱了常休的束缚,水润的双眸更加的明亮清澄,她小跑着向苏晋斋走去。

    苏晋斋猩红的眼向毒蛇一样切了过来,看着走到身前的女人,毫不犹豫的抬掌紧紧地扼住了她的咽喉,小绣被迫仰起头,剧痛和窒息令她眼前阵阵发黑。

    可小绣对他心底毫无畏惧,缓缓抬起手臂,柔软的手慢慢的覆上了箍着她脖颈上冷硬无情的大手,泪水顺着脸颊淌过下颌,一滴一滴的落在了他的手背之上。

    “法师,你,快醒醒……”

    小绣艰难的哽咽着,出口的话已经颤抖的不成句子,苏晋斋的心神有一刹那的恍惚,手背之上盈落的一颗一颗水泽的触感,逐渐递送到了他的神经,就如同热浪一般,灼的他肌肤生疼。

    苏晋斋莫名其妙的怔愣住,血色流溢的眼也陡然凝住,收缩的十指渐渐颤抖,松下了力气。

    小绣已经泣不成声,她感觉苏晋斋垂下手,她猛地向苏晋斋怀里扑去,死死的拽着她的腰身,哭道:“法师,法师,你快清醒一下。”

    苏晋斋本能的拒绝着她的碰触,用力的挣脱着,可小绣死死地圈住了他的腰,就是不肯撒手。

    这时,蓬莱仙人也从天而降,手里还拿着伏山抢走的焚天鼎,另一手里攥着佛骨舍利,他大喝一声道:“狗儿丫头,让开。”

    小绣诧异的回头,却见天上缓缓降落一抹金光,盈盈跳跃到了苏晋斋头顶之上,不断的盘转,金光一现,佛黄大盛,似乎有空灵梵音在耳畔唱佛,将苏晋斋整个人笼罩住,佛光沐浴下,苏晋斋身子紧绷,立地而僵,眼底的血色在佛祖的教诲下慢慢退去,整个人的戾气也在渐渐消散。

    蓬莱仙人缓缓落在小绣的身旁,看着苏晋斋低低的叹息:“佛骨舍利并不是什么法器,虽能暂时压制他体内的妖气,可总有尽时……”

    小绣一听抹了一把腮旁的眼泪,伸手拽着蓬莱仙人的手臂,一脸恳求道:“仙人,可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压制法师身上的妖力?”

    蓬莱仙人深看了一眼小绣,眼中情绪复杂,目光有些闪烁,犹豫了半天,转眼又看了一眼被佛骨舍利正在度化的苏晋斋,良久,他重重叹息,才喃喃道:“世间因果皆是注定。”

    小绣怔了怔,不解他话中深意,常休见状,急忙从一旁窜了过来,一把扯着蓬莱仙人的手臂,不停的摇晃着,心急道:“师傅,到底有没有办法,你倒是说啊!”

    “办法是有一个。”

    蓬莱仙人被他晃的头晕,不满的睨了常休一眼,一把拽出自的手臂。

    小绣闻言立刻亮起了双眼,恳求道:“还请仙人告知。”

    “群妖录。”

    蓬莱仙人看着苏晋斋的面色渐渐恢复了正常,他双眼微眯,陡然迸射出一抹犀利的光芒,说话的节奏也有所缓慢:“我想苏晋斋也在一直想要开启它。”

    “群妖录是什么,难道开启了它,法师就能恢复正常?”

    小绣心下一喜,渐渐腾起了一丝希望,她想要苏晋斋恢复正常,她不想他在回到幼时那种痛苦的生活了。

    “开启群妖录,需要五大至恶妖魂来祭奠,只是,开启群妖录并不是易事。”

    蓬莱仙人手指一转,幻出一道乌线,他将苏晋斋头顶的舍利串进乌线里,挂在他的胸前,良久,他别有深意的道:“有时,考验的不只是对困难的毅力,还有……人的心。”

    ——

    一切终归平静。

    蜀山山门前,常休死死的拽着小绣的衣袖痛哭流涕,小绣单手抚着额头睨着他有些苦笑不得,无奈道:“好啦,好啦,我会去昆仑看你的。”

    常休的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一双英气的剑眉星眸此刻好像深闺怨妇那般能漾出水一样,可怜兮兮道:“小绣娘子,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了,昆仑可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小绣见他又要喋喋不休的碎碎念,连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脸色决绝的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和你去昆仑的。”

    常休神色一黯,眉间的伤痛浓如河水,他缓缓将堵住自己唇上的小手拉了下来,握在手心里又不舍不得松开,小绣拽了几次都未拽回自己的手,怒气正欲发作,却触到他低糜的眸色,心中一阵不忍,索性由着他拽着。

    “小绣娘子,你就这么舍不得那个苏晋斋?”

    常休一脸有种委屈模样,眼见着自己就要被抛弃了,心中更是难过的不行。

    小绣略略怔了怔,忍不住回身瞧着立在山门石阶之上的颀长身影,佛骨舍利不能完全压制他身上的妖力,此刻妖冶之息仍旧在身周盘转,使得他性格大变,在不复往日法师温善的模样了。

    “我不想他一直这样下去……”

    小绣缓缓收回目光,神色一阵暗淡,她想起幼在山洞里见过的苏晋斋,他活的那么不堪和绝望,上天不该如此残忍,让他如今又重蹈覆辙。

    她不想苏晋斋在过那样的日子。

    “就算是我是还他一个恩。”

    常休缓缓松开手指,知道自己是没有希望了,剑眉轻蹙,星眸微凝,脸上笼着浓浓的哀伤,忽然,他瞬息间又亮起双眼,身子微凑近了她道:“小绣娘子,不如我陪你……”

    常休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疾驰而来的蓬莱仙人一掌拍在脑门,噎了回去,他仍旧肿的老高的脸上存着一抹忿色,一双小眼瞪得圆圆的,道:“你那都别想去,给我回昆仑好好修炼。”

    常休哭着脸道:“师傅!”

    蓬莱仙人冷哼一声不为所动,转眼间将目光落在了小绣的身上,眸心微沉,几度欲言又止,又咽了回去,小绣微蹙柳眉,试探的问道:“仙人可是有话说?”

    蓬莱仙人抿了抿唇并未言语,又看了不远处的苏晋斋,他没忍住瑟缩了一下,只觉得脸上一阵肉痛,他甩了甩袖子,叹息道:“你好自为之吧。”

    说罢,扯着常休的衣领向山下走去,常休一步三回头的对小绣眨着双眼,高声道:“小绣娘子,等我,我会来找你的……”

    小绣看着二人离去的身影,摇了摇头,抿唇笑开,山风漫卷而来,拂在她的脸颊之上,有些痒痒的,她回眸看着山门旁那座大石之上,猩红的清虚观三个大字,依旧巍峨肃穆,而此刻她的心境竟也不复从前了。

    人也好,妖也罢,做恶的从来不是仅凭着妖魔正邪之分,全在心中一念……

    小绣沉沉的吐了一口气,展开笑靥向苏晋斋走去,只是还未行几步,她的脚步就微微顿住。

    只见故梦带着一众峨眉弟子从一侧疾步而来,二人对立而站,故梦看着她,眸色清淡,既无愤怒也无欢喜,像看待一个陌生人那样。

    “真没想到,你的命还真挺大,受了那么多剑还不死,看来,苏晋斋还真是有心偏袒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