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总裁在上 > 第99章 强吻了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晚的巷子格外宁静,长长的通道中只有他们两个人。

    气氛是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慕千初,其实我明白你和时笛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说能放就放,感情本来就是纠缠不清,不是非黑即白的。”时小念站在那里,双眸认真地看着他,声音淡漠,“这些我都懂,所以,我没有要求过你和我站成一条线。”

    那天,他说我们一起跳出这个局的时候,她承认自己很向往。

    但她知道,这不太可能。

    “你究竟想说什么?”

    慕千初站在她面前,低眸凝视着她。

    时小念靠着墙,一字一字漠然地道,“我很感谢你之前帮我,也很感谢你说会继续帮我,但是不用了,我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

    慕千初解释,“你以为我办个家宴就是和时笛关系变好?我不是说了要不动声色,我和她的关系早就是名存……”

    “你和她怎么样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时小念说道,“而我会拿时笛怎么样,那是我的事,我也不会把你牵扯进来。”

    时笛三年前那样子害她,她不会就这么轻言罢休。

    慕千初定定地看着她。

    她的意思很明显,她做她的,他做他的,她不管他,不求他,也不需要和他有任何关系……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着,时小念转身就走,慕千初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除了中间连着一个时笛,我们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你就是这么想的?”

    闻言,时小念顿住脚步,语气有些漠然,“难道不是吗?”

    他们中间除了时笛难道还有别的关系么。

    他甚至都不能算是她的妹夫了吧,她已经被驱逐出时家。

    “当然不是。”慕千初的语气加重,“你忘了你这些年来做的么,你做的那些不是只因为我是慕千初么?难道还是因为时笛?”

    这些年来,她一次一次地纠缠他,不管他怎么厌恶她都不管。

    现在,她却说他们之间除了时笛没有别的关系。

    这一句话正刺时小念最疼的地方。

    借着酒意,时小念有些生气地回过头,瞪向慕千初,“我说了,我已经放弃,以前你从来没在意过,现在还有什么提起来的必要?”

    “你说放弃就放弃?如果我不答应呢?”

    慕千初深深地看着她。

    时小念嘲弄地笑一声,“这是我的事,怎么由得了你答……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慕千初忽然冲过来,一把将她按在墙上,低下头就吻住她的唇,高大的身影遮挡住她眼前所有的光线。

    他就这样突然强吻过来。

    没有想到会这样,时小念惊呆地睁大眼,身体僵硬得像石头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

    慕千初……强吻了她。

    慕千初吻上她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他不断告诉自己,要恢复清白单身再去找她,结果看她口口声声说放弃,他就受不了。

    他怎么能容许她放弃。

    绝不允许。

    慕千初将她按在墙上,唇贴着她有两秒僵硬,她身上淡若似无的香气拂过他的鼻尖,让他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他动了动唇,想加深这个吻。

    “啪??”

    时小念突然用力地推开他,然后一巴掌狠狠地甩向他。

    慕千初没有还手,脸被打得偏过去,白皙的脸上指印深显,眼中一片暗涩。

    他看向时小念,“小念,我……”

    “慕千初,你知不知道你是个有家室的男人?”时小念近乎痛恨地瞪着他。

    她怎么都没想到,慕千初会突然强吻她。

    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和她没有结婚。”慕千初道,从法律意义上来说,他是单身。

    “你们的婚礼全世界都看到了!”时小念气愤地道,“你被时笛骗了还要粉饰太平是你的事,但不要把我扯进你们这场虚伪的婚姻里。”

    她不是他玩弄的棋子。

    慕千初明白自己的举动吓到她了,温柔地道,“小念,我没有要扯你进来。”

    他是要拉她一起跳出这个局。

    “我知道,我这些年一直没脸没皮地纠缠着你,让你觉得我轻浮。但我那只是想让你恢复记忆。”时小念瞪着他道,“如果你觉得你可以在我和时笛之间随意玩弄的话,那你错了。”

    “……”

    他从来没觉得她轻浮过。

    “慕千初,我第一次这么讨厌你!讨厌是你这样一种灵魂霸占着这个身体,让真正的慕千初无法回来……”时小念恨恨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地离开。

    “……”

    慕千初站在巷子里没有追上去,蓦地一拳狠狠地揍在墙上,手背当下破皮,鲜血渗出。

    他太冲动了。

    把她吓成这样。

    他不是要脚踩两条船,他是回来了。

    真正的慕千初已经回来了……她看不出来么。傻瓜小念,怎么会这么傻。

    时小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天之港的,整个人浑浑噩噩得厉害。

    坐在沙发上,她摸着自己的嘴唇,眼眶酸涩得厉害。

    年少的时候,她也想象过和慕千初的初吻会是什么样的,她等待着他的主动……

    可没想到,失忆、结了婚的慕千初会突然强吻她。

    这让她觉得讽刺、可笑。

    “时小姐,你没事吧?”女佣给她端上一杯果汁,看着她略显苍白的脸色担心地问道,“喝点果汁解解酒吧,你喝过酒了吧。”

    “没事。”

    时小念说着没事,拿起湿纸巾又用力地擦向嘴唇,将嘴唇擦了一遍又一遍。

    被宫欧强吻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反感过。

    慕千初在她心中的影像太美好,那个温柔的、沉默的、倚赖她的少年那么美好,他失忆了,他可以不爱上她,但不可以披着那一副皮囊这样戏弄她。

    时小念端起果汁灌了下去。

    忽然,耳边传来宫欧霸道的声音,“时小念,在做什么?”

    宫欧。

    时小念打开通话麦克风,伸手按了按耳朵上的耳机,声音淡淡地道,“没做什么,在房子里。”

    长时间戴着耳机让她的耳朵一碰就疼。

    她摘下耳机,切换回手机听电话。

    “你今天晚上出门去哪里了?”宫欧问道,嗓音低沉磁性。

    他知道她出过门。

    时小念望一眼那两个正在打扫的女佣无奈地咬了咬唇,说道,“我去看看有没有适合的礼物,但没选到。”

    “不是出去鬼混?”宫欧的声音骤冷,“什么鬼混?”

    时小念的心口滞了下,眼前猛地浮现在巷子里,慕千初朝她扑过来的一幕。

    在宫欧面前,她向来是清清白白、光明正大,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他怀疑她,她哽了一下……

    她在心虚什么,那又不是她的问题。

    就算宫欧知道她也没什么可怕的。

    “不是鬼混,选礼物怎么会跑去喝酒?”宫欧冷冷地追问道。

    原来是知道她喝酒的事。

    这两个女佣要不要报告得这么事无巨细,

    时小念闻着自己身上的酒味,淡淡地道,“嗯,我是喝了一点酒。”

    “和谁喝的?男人还是女人?”宫欧追问道。

    “我一个人喝的。”他多疑病又犯了。

    “你一个人的时候没喝过酒。”宫欧冷冷地道,“说实话,你晚上是和谁喝的酒?”

    “我真是一个人喝的。”

    时小念解释得徒劳无力。

    “时小念,你心里有鬼是不是,连和谁喝的都不肯说?是女人的话我不会拿你怎么样!”宫欧冷声说道,给她最后一次坦白的机会。

    “……”

    时小念头疼地抚额,脑袋里一根弦在紧紧绷着,绷得随时会断掉。

    她的沉默让宫欧彻底不快,语气压抑着怒意,“别给我装沉默,否则你下次再出门,我会派人寸步不离地跟着你!”

    “……”

    “趁我不在国内,就跑去喝酒鬼混,时小念,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宫欧在电话里大发雷霆。

    “宫欧你够了!”时小念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冲着手机大声吼道。

    宫欧在英国那端被吼得静默两秒,不可置信地道,“时小念你疯了,你敢吼我?”

    这女人出去鬼混还敢吼他?

    她不要命了。

    “我就吼你了怎么样?”时小念大声地道,把自己连日来受到的一切怨气通通发泄出来,“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把我逼到什么程度?你出一趟国派两个女佣过来监视我,每天小时保持通话状态,你已经这样控制我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你还敢吼?你吃炸药了。”宫欧在大洋彼岸那边拧紧眉。

    “是你吃错药,你凭什么怀疑我?凭什么你的无端猜测我要承受?凭什么我要被你这个多疑的偏执狂控制!”时小念愤怒地大吼,“我都说了我是一个人喝的酒!是一个人!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有本事你回来杀了我!我受够你了!”

    她吼得特别大声,恨不得将五脏六腑都吼出来。

    两个女佣被见状都震惊地睁大眼,没想到时小姐这么瘦,爆发力这么强,还敢对着宫先生吼。

    两人默默地转移阵地做清洁卫生。

    时小念不顾一切地吼完,宫欧那边彻底沉默了,跟没人在一样,寂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刚吼完一通,时小念呼吸得有点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