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总裁在上 > 第469章 她选择了宫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小念几步追上去,拉住他的手,“宫欧,你得回去。”

    “我不回去!”宫欧一口否决,低眸盯着她,抬起手捏住她的下巴,俊庞逼近她,嗓音磁性,一字一字道,“我受不了和你分开那么久,你不回去,我不逼你,但你管不着我在哪里!”

    “那.怎么办?”

    时小念问道。

    “那我见不到你,抱不到你,亲不到你怎么办?”宫欧黑眸灼灼地盯着她,反问道。

    怎么办?

    是啊,他现在眼里心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不在,他怎么办啊。

    他什么都不在乎了,就只在乎她,她不在,他怎么办啊。

    时小念静默地看着他,慢慢垂下眼,妥协道,“好,我陪你回去。”

    “陪我?不陪你母亲了?”

    宫欧盯着她问道。

    “嗯。”时小念点了点头,“我陪你,反正你说的,只要几天.的事你就能解决,父亲的事也没那么严重,你会让他回来的,对吗?”

    “当然!”

    宫欧按住她的头,低下头含住她的嘴唇狠狠地吻了一记,“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

    “好。”

    时小念点头,她和封德把派来的保镖都放在徐冰心的身边,包括医师他们都直接住进主屋,以便照顾徐冰心。

    徐冰心再三挽留时小念,她现在正是六神无主的时候,可时小念却还是要跟着宫欧回国。

    “对不起,母亲,我很快就会来陪你的。”

    时小念歉疚地拥抱徐冰心。

    “你就那么爱他么?”

    徐冰心脸色苍白虚弱地坐在床上,不忍时小念离开。

    “我爱他,而他现在离不开我,母亲。”

    时小念很是亏欠地说道,在徐冰心和宫欧之间,她选择了宫欧。

    这时的她,还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一个天大的选择。

    “我不也是吗?我身边就剩下你这一个女儿了。”对时小念的这个选择,徐冰心是失望的。

    “宫欧派来的人会好好保护你,医生我也全部安排在主屋了,女佣我挑了几个伶俐的在你旁边伺候。我就去几天,马上回来。”时小念说道。

    “算了,你爱走就走吧。”

    徐冰心悲伤地叹了口气。

    时小念被宫欧拉出房间,徐冰心坐在床上就看着他们的背景相携离去,难过得厉害,心中掠过一抹凉意。

    整个房间,一下子就变得空空荡荡了。

    门口,一个纤瘦的身影出现在那里,唯唯诺诺地看向她,“伯母,姐姐不在,我来照顾你,好吗?”

    是时笛。

    乖巧得可怜的时笛。

    看着和时小念年轻差不多的时笛,徐冰心勉强笑了笑,然后点头,“来,到伯母身边来,陪我说说话。”

    “好。”

    时笛立刻走过去在她床边坐下来,陪她聊天。

    ……

    飞机上,时小念终于体力不支,睡了长长的一觉。

    一回到国内,时小念就陪着宫欧直接前往.集团总部,一进公司,里边的人忙碌成一团,连走路都急急忙忙的。

    一路进去,就有各大高层主管和秘书拿着文件向宫欧报告。

    “总裁,这次的漏洞较大,弥补起来恐怕困难。”

    “总裁这些是我们采集的所有数据,请您过目。”

    “总裁,我们接到了大量的投诉电话,有关部门请您出面解释,似有问责之意。”

    “目前暂时出现的漏洞有着很大的安全隐患,导致金钱丢失,具体有多少用户我们还在统计。”

    不知不觉间,宫欧松开了时小念的手,拿起旁边人递上来的一份份文件,一边翻一边冷声道,“把负责这次更新的总负责人叫进我办公室!”

    “是,总裁。”

    时小念看着宫欧匆匆的背影,她看他在飞机上也没怎么睡,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得住。

    时小念转身,前往茶水间,泡了一杯咖啡然后走向总裁办公室。

    一推门进去,时小念就听到宫欧歇斯底里的怒吼,“我他妈一年养着你花那么多钱,这种漏洞也能出现,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进水了就早点说,还敢拖全集团下水!你算个什么东西!”

    宫欧的责骂毒得厉害,一向让人体无完肤。

    时小念抬眸,看着一个体宽身胖的男人站在宫欧的办公桌前,低着头挨训。

    宫欧拿起一份文件就朝那人头上砸过去。

    这一砸很狠,鲜血当即就从那人头上淌了下来。

    “……”

    时小念一惊。

    “总裁,这次确实是我的失误,但您也不必这么狠吧,我这么多年在公司还是有功劳的。”那男人伸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鲜血说道。

    “你还敢还嘴?”宫欧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用力地按在桌上,双眼阴戾地瞪着他,“你知不知道你的一个失误害.损失了多少钱?这种漏洞根本就不该发生,小学生都看得出来这里边有问题!我告诉你,你和你往下数的五级相关高层等着收律师信!我会起诉你们!都他妈们给我等着坐牢!”

    宫欧吼道,怒火燃烧全身。

    “那就告吧,坐牢就坐牢。跟着总裁这么多年,我一直小心翼翼做事,总裁睿智,一眼就看得出问题,我不行,我看不出来,一点问题就要告我,我也心凉了。”

    男人闷闷地说道,也不听宫欧再骂,转身就走。

    “……”

    时小念错愕地看着那人。

    男人擦着头上的鲜血离开。

    时小念捧着咖啡杯走向前,宫欧瞪着那人的背影,气愤地将桌上的文件通通扫下,将领带扯下来狠狠地砸到地上。

    “宫欧,你别动气,也许真像是他说的,只是一个失误。”

    时小念柔声说道,把咖啡杯搁到他的桌上。

    “失误?”宫欧冷笑一声,低吼出来,“一次系统更新,从下到上在经过多少人的手,我就不信所有人都瞎了眼,看不出这里边的漏洞!”

    “……”

    时小念沉默地站在那里。

    宫欧端起咖啡杯,仰起头就一口饮尽,然后手用力地敲上电话机,对着电话吼道,“从今天开始,所有人留下加班!下了班的都给我叫回来!通讯设备全部上交!”

    “上交通讯设备?”

    时小念错愕地看向宫欧。

    “有内鬼!”

    宫欧冲她说了三个字,一双黑眸中充斥着燃烧的怒火,目光掠及她,火光才渐渐淡下来,他扫向一旁的沙发,“小念,你累了就在那里休息,我……尽量不骂人,不吵你。”

    只要她在他的视线里就行。

    “我不睡,我陪着你。”

    “去睡觉!”

    “我想陪着你。”

    “睡觉就是陪我!听话!去沙发上躺着!你就别再让我烦了!”

    宫欧不满她的坚持,眉头拧得打结,瞪着她道,脸上隐约又浮动起焦躁的怒气。

    “……”

    时小念知道自己再不同意,他又会生气,她只好点头,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来,然后躺下来,在宫欧的厉色眼神中闭上眼睛。

    宫欧走到她身旁,拿起一旁的毛毯给她盖上,然后拿起摇控器将室内温度调高。

    时小念躺在那里,额头上落下一个温热的吻。

    她微微睁开眼,宫欧就蹲在她的面前,黑眸深深地凝视着她,看得眼睛一眨不眨。

    “这么蹲着不累么?”

    时小念侧躺在沙发上,低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你就觉得舒服,刚刚明明很生气,但看着你就好受多了。”宫欧凝视着她,嗓音低沉,眸子深邃。

    “宫欧,等这些事过去,我们就去治病吧。”

    时小念盯着他近在眼前的脸轻声说道。

    闻言,宫欧的眼中掠过最下意识的反应,那是一种逃避,是一种拒绝。

    他其实一直都不想治病,如果不是生日舞会闹出那一幕,他连说自己考虑考虑的话都不会讲。

    “宫欧,答应我好不好?”

    时小念轻声说道,她不要他这么易怒暴躁,一点点小事都让他会气得跳脚。

    “我再想想。你睡觉!”

    宫欧没有直接给她答案。

    “……”

    时小念无奈地看着他,顺从地闭上眼睛。

    宫欧凝视着她,她整个人缩在毯子里,一头乌黑的长发落在脸上,那是一张小小的脸,没有上任何的妆容,清清爽爽的一张脸,眉目间透着明显的疲惫,一双唇抿出一抹柔软。

    特别好看的一个女人。

    连闭着眼蹙眉的样子都好看。

    宫欧盯着她,伸手抚摸她的脸。

    治病。

    治好了,他对她的爱变淡或消失,那怎么办;治不好,她失望怎么力。

    他既不想看到她失望,更不想自己对她的感觉有所变淡。

    宫欧靠近她,在她唇上亲吻一下,含住她柔软的唇轻轻吻着,时小念没有睡着,闭着眼睛伸出小舌,在他的唇上卷了一下,便让他的身体猛地一紧,火在身体里游走。

    “睡吧。”

    宫欧没拿她怎么样,从地上站起来,转眸看向自己一片狼籍的办公桌,黑眸中的温柔顿时消失,只剩冷厉。

    治不治病后说,现在还多的事等着他来说。

    时小念躺在沙发上,偷偷睁开眼睛,望向宫欧,只见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一双手开始在键盘上噼哩啪啦地敲着,手速极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