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总裁在上 > 第610章 婚礼倒计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是不是真疯了!

    居然想出这样的办法,这就是所谓把她的刺给他?他和别的女人上床,她也和别的男人上床是不是?

    他的思想真得病态了!

    “上床?”宫欧站起来,湿透的毛衣贴着他性感的黄金身材,他瞪着她,“你还想和其他男人上床?时小念,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给废了?”

    “是你自己说的。 ”

    “我说的是调情!”宫欧瞪她,忽然反应过来,一双眼睛微微眯起,“你以为我和那七个女人上床了?”

    时小念站在外面也愣住了,“难道不是么?”

    不是说用共度一周来测试他是否病愈么?不是上床还能是什么?

    时小念也慢慢明白过来,喜出望外地看着他,“你是说,你没和那七个女人乱来?”

    “废话!莫娜那女人要是那次就得逞的话,就不会约我开房还放摄像机偷拍了!她就是想拍来刺激你的!”宫欧说道。

    她想到哪里去了。

    “什么约开房?不管了,你没和那些女人上床?只是调情而已?”

    时小念追问道。

    “只是调情?”宫欧重复着她的话,眼中露出一抹危险的意味,“你觉得这个没什么?你男人和七个女人调情,你觉得没什么?”

    和上床比起来,是程度小多了。

    时小念眨了眨眼,“我……”

    “如果你敢跟其他男人调情,我先剁了你的舌头,再杀了那个男人!”她居然觉得还没什么。

    闻言,时小念不禁笑起来,忍不住试探地问道,“那既然你觉得这件事很严重的话,你肯定注意分寸了吧?”

    “你想问什么?”

    宫欧低眸盯着她。

    “你和她们接吻了吗?”

    “怎么可能。”

    时小念心中一阵窃喜,继续问道,“那她们坐大腿了么?”

    宫欧站在淋浴间里,眼中掠过一抹不自在,然后道,“有。”

    果然还是有的。

    时小念咬了咬唇,看着宫欧湿透的短发,双手负在身后,想想这一晚上两人牛头不对马嘴的争吵,不禁笑起来,“好了,你洗澡吧,我心里的刺已经拔了。”

    这一晚上,他们两个人真是莫名其妙。

    宫欧盯着她,“如果我跟她们上床了,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

    “嗯。”

    时小念诚实地点了点头,她的确是准备把这一页完全揭过去的。

    宫欧的脸色倏地沉下来,“时小念,你是真的爱我?”

    “当然。”

    “你对我的占有欲就这么低?”宫欧不悦地道。

    时小念郁闷地看着他,合着她今天晚上怎么做都不对是不是,知道他没有和其她女人乱来她不该开心?还怪她占有欲低?

    “我走了。”

    时小念不想再和宫欧争执下去,转身要走,手突然被人从后一把攥去,她整个人被蛮横地拖进淋浴间里。

    温热的水砸下来,水迷得她的眼睛都睁不开。

    “宫欧你干什么呀,让我出去。”

    时小念挣扎着说道。

    “不放!我今晚就教教你什么是占有欲!”

    宫欧霸道地道,将她一把推到墙上,湿透的身体贴上她的,低头吻住她的嘴唇,一手撕下她身上的浴袍。

    ……

    “嘻。”

    “呵呵。”

    阳光普照,宫欧的古堡倒映在水面之上,湖旁落叶厚厚一层,一阵笑声在某个向阳的房间里响起。

    宫葵与宫曜坐在小课桌前做着试卷。

    一阵笑声在他们身后响起,宫曜与宫葵都回头看向身后,只见时小念坐在沙发的一个角落里,单手托腮,一双眼睛望着窗外,笑得特别开心。

    她已经这样笑了一上午。

    “……”

    宫曜沉默地看着时小念。

    “……”

    宫葵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时小念笑也忍不住想笑。

    注意到双胞胎的视线,时小念收敛了笑容,“怎么?是不是我在这里打扰你们做作业,那我现在就走。”

    说着,时小念站起来。

    “,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在笑。”宫葵人小鬼大地站出来说道。

    “……”

    时小念摸摸自己的脸,她有笑么?

    好吧,好像有,她一想到昨晚和宫欧那番莫名其妙的争执就想笑,一想到宫欧昨晚又一本正经地教她占有欲的必要性就又想笑,再想想那晚海上看到的一排发光物又开心不已。

    “因为每个要结婚的新娘子都好开心好开心的!”

    宫葵一脸我了解的模样。

    时小念被逗笑,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是是是,小葵最懂了。”

    “和结婚我也好开心的!”宫葵喜悦地说道,声音稚嫩且甜。

    “是吗?”

    “因为要生好多好多小弟弟小妹妹,还有奶奶说,婚礼那天我可以不用读书啦!”一想到这个,宫葵简直开心地能飞起来。

    “好啦,你们快做试卷吧,一会老师到了,又要斥责你调皮哦。”

    时小念说完,转身离去,步子都比平时轻快好多。

    “真的好开心哦。”宫葵看着时小念的背影嘻嘻笑着。

    宫曜也目送着时小念的身影,漂亮的小脸蛋依然酷酷的,有着不符年纪的老成,他看一眼宫葵,冷冰冰地道,“做试卷。”

    “知道啦,你好罗嗦。”

    宫葵坐到课桌前开始做作业,写了一会,她又扭头看向宫曜。

    宫曜正在专注地写试卷。

    宫葵也不打扰他,就这么坐在那里睁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宫曜写下一个答案,转眸看向她,“怎么了?”

    “阿里莎说和结婚,会有很多人送礼物,我们也送礼物好不好?”

    宫葵提议道。

    “我们只是小孩子,送不出什么礼物。”

    宫曜说道,又低头开始做试卷。

    “我有钱啊。”宫葵说道,搁下笔蹬蹬蹬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她抱着一个粉红色的盒子又跑回来。

    她把盒子直接往宫曜面前的桌子上一放,挡住他做卷子,然后伸出小手在盒子抠了半天。

    只听“哗啦”一声,一堆钞票就掉了出来,还有硬币掉落下来。

    宫曜看着宫葵,“你怎么会有钱?”

    “说如果平时有多余的钱不知道往哪里放,就拿盒子储存起来。”宫葵一脸天真地道,“所以我天天问阿里莎、奶奶他们有没有多余的钱,让他们不要就给我。”

    “……”

    宫曜沉默地看着宫葵,她是在要钱涨自己的口袋。

    “好多钱吧。”宫葵兴奋地捧着一手的钞票,“我们是不是可以买礼物啦?收到我们的礼物肯定会很开心的。”

    双胞胎之间有着心灵感应,不用多说宫曜也明白她送礼的心是扭转不掉了,便问道,“那你想买什么送?”

    “我想自己去外面选。”

    宫葵甜甜地道。

    “他们不会让我们出门。”宫曜道。

    奶奶对他们的安全保护得很严。

    “你肯定有办法,奶奶她们都说你最聪明。”

    “……”

    怪不得要拉着他一起送礼,原来是想好了要溜出去。

    宫曜坐在那里,把钞票和硬币放进盒子里,说道,“你先做试卷,全对我就带你出门。”

    “好啊!”

    宫葵一口应道,跑去自己的课桌前开始做试卷。

    在学业上宫葵也不是很笨,只是平时总想着玩而耽误学习,认真起来还是可以考全对的。

    ……

    临近婚礼,宫欧还是把重心放在抓莫娜的这件事上,时小念就继续在宫家接受着贵族文化的熏陶。

    当然,这件事她没告诉宫欧,她不想再让宫欧和罗琪有太多争执,既然要成为一家人,还是少点针锋相对比较好。

    时小念一遍一遍在偌大的花园里练习着婚礼当天的路线,手上捧着一本书,练习待人接物的说话方式。

    接着,又开始练习跳舞。

    婚礼当天的高氵朝部分便是她与宫欧要跳一支宫廷舞,她对这个舞没有一点基础,只能请舞蹈老师从头教起。

    “宫廷舞讲究音乐华丽,舞姿轻盈而庄重,是以前宫廷中王子与公主们最爱跳的舞蹈。来,席小姐,跟着我。”

    舞蹈老师在前面教,时小念就在后面学着,活动手腕的时候还会隐隐作痛。

    这样一天练下来,时小念累得不轻。

    “席小姐,二少爷回来了。”

    查尔斯走过来通知时小念。

    晚上草坪上的灯光昏黄,闻言,时小念立刻停下舞步,虚累地擦了擦脸上的汗,朝舞蹈老师道,“老师我们明天再学吧。”

    “好的。”

    舞蹈老师点头。

    时小念提起裙摆跟着查尔斯匆匆离去,从侧门进去,女佣们早已等着,手上拿着热毛巾,时小念忙拿起来擦了擦脸,问道,“看不出疲累的样子吧?”

    “还好。”

    “那就行。”

    时小念深吸一口气然后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大厅里,宫欧脸色不豫地坐在沙发上,黑眸幽冷地看着前面,封德恭敬地站在一旁。

    “宫欧,你回来了。”

    时小念堆起微笑朝宫欧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来。

    见到时小念,宫欧的脸色微缓,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低眸看着她,“今天做什么了?”

    “没做什么,就是看看书,陪陪双胞胎。”时小念靠近他的怀里,累得呼口气,又道,“你又不让我跟你去找莫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