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总裁在上 > 第682章 那他七年前在哪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着,宫欧伸出手拿起面前的一杯水喝了一口。

    时小念没有在意,继续看手中的文件夹,只听“噗”的一声,宫欧一口水全喷了出来,没有一丝一毫的优雅,脸色瞬间难看得厉害,仿佛有人欠了他多少多少一样,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前面。

    “你再说一次!”

    宫欧冲着电话那端吼道。

    “……”

    时小念和封德互看一眼,都是一脸莫名,不明白宫欧这是怎么了,她抽出纸巾上前替宫欧擦了擦嘴唇。

    宫欧一把握住她的手,冲着手机吼道,“你给我再说一次!”

    时小念坐在那里不解地看着他,不知道宫??谀嵌怂盗耸裁矗??返牧成?偈备?幽芽戳耍?成?嚼丛讲睿?兆∷?氖忠苍嚼丛浇簦?路鹗窃谀蠖弦谎?

    时小念疼得浅浅蹙眉。

    “那他七年前在哪里?是不是在中国?”宫欧咬牙切齿地吼道,下一秒他的眸光一闪,道,“不用,你不用说了!闭嘴!”

    紧接着宫欧将手机往沙发上狠狠一砸,站起来就走。

    “宫欧?怎么了?”

    时小念错愕地看着宫欧的身影,他走着走着就跑了起来,不顾一切地往里边跑去,仿佛有人在后面追似的。

    “少爷这是怎么了?”封德从沙发上站起来。

    “不知道啊。”

    刚刚还是聊得好好的,突然抽什么风呢?

    时小念疑惑地看向沙发上的手机,还在通话中,她立刻拿起手机轻轻地“喂”了一声,宫??彩峭耆?唤獾纳?舸?矗?靶∧畎。抗?吩趺戳耍?ɑ巴ǖ煤煤玫耐蝗环⑹裁椿穑?坏愎婢囟济挥小!

    “你们刚才聊了什么?”

    时小念问道,她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刚才,没什么啊,我就是问问你们的婚礼什么时候办,我在家呆得挺无聊的。”宫??诘缁澳嵌怂档溃?芭叮?裕?詹盘?侥隳盍艘桓雒?郑?醯檬煜ぞ投嗨盗骄涠?选!

    他什么都没做啊。

    “r?”

    时小念重复自己刚刚听到的名字,这个名字有什么稀奇的么。

    “是啊,我已经好久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宫??档溃?澳愕艿苣鞘焙蜃苣媚歉雒?趾鲇颇吧?恕!

    “什么?”

    时小念震惊,眼睛一下子瞠大,“你说我弟弟叫这个名字?”

    有什么想法撞进她的心口,震碎她的灵魂。

    “这么女性化的名字当然不是他的,是他一个发小好友的,席钰比较小的时候总喜欢拿这个名字出去招摇,据他说,我是第一个让他一见面就说出席钰这个真名的陌生人。”宫??档馈

    “……”

    时小念呆住了,有点差不稳,她忽然明白宫欧刚刚问出那句七年前在哪是什么意思。

    七年前的超大邮轮。

    人来人往的宾客与服务生。

    凌锋的月亮女神与她长得一模一样。

    不会吧。

    这太夸张了,不能够啊。

    r,这名字就跟宫欧说的一样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就算正中了,也许是那个r小姐本人去的呢。

    “义、义、义父。”时小念这么想着,人却已经完全乱了,转眸看向封德,干咽了一下道,“这个r小姐是哪里人?怎么会被受邀到邮轮上的?”

    “我看一下。”

    封德拿起文件夹翻了几页,认认真真地查着,而后说道,“她是个意大利人,那年受邀的是她的父亲,她父亲是个政要,当时正好带着她来访问中国,没有时间空出来,就让她拿着请柬去玩了,当时她是一个人上船的。”

    意大利人?

    时小念的脸色一白,抱着最后一点不可能的期望问道,“哥,席钰的那个好友不会是意大利人吧。”

    那边宫??抻锪思该氲溃?跋?诰褪窃谝獯罄?ご蟮模??孕〗坏暮糜涯懿皇且獯罄?耍俊

    最后一点期望都被宫?????仄?鹆恕

    “你们说什么上船?”手机的收音效果很好,宫???搅朔獾碌纳?簦?溃?拔夜兰莆宜档?和你们说的就是一个人。”

    别说了。

    不对,得说,得搞清楚,时小念稳了稳心思问道,“哥,你说过你在席钰的最后几年都一直暗中盯着他,他应该没来过市吧?”

    “来过。”宫??档溃?锲?料吕础

    “……”

    时小念一下子傻了。

    “就是那次,让他把命都丢了。”宫??档溃?锲?鋈弧

    原来说的是那一次,每次提到席钰的死时小念的心口都会窒痛得厉害,她咬了咬唇,“除此之外,他没来过市对吧。”

    七年前的邮轮宴会,应该是那个r本人去的。

    这样就好。

    这件事不能再复杂了,不然她和宫欧都会疯的。

    “没事了,哥,那先这样吧。”时小念说着就要挂上电话,宫??鋈辉谀潜叩溃?岸裕?畹阃?耍?屑浠褂幸淮危??蝗淮右獯罄?傻绞校?闼悖?彩瞧吣甓嗲啊!

    “……”

    不带这么大转折的。

    时小念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崩塌了,“他来中国干什么?”

    “干什么?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哦,对,那个时候我有点其它的私事,所以没有暗中跟着去市。”宫??档溃?澳忝钦馐窃趺椿厥拢啃璨恍枰?姨婺忝遣椴椋俊

    “你有没有那个r小姐的电话?”

    时小念讷讷地问道。

    “电话?应该有,有一阵席钰被骗子骗过,我把席钰接触的人联系方式都记录了下来。”宫??谀潜咚档溃?罢庋?桑?凑?乙裁皇裁词拢?愀嫠呶也槭裁矗?野锬悴椤!

    “七年前的邮轮盛宴上是r小姐本人登上邮轮的吗?”

    时小念把自己要问的说出来。

    “好的,我找找联系方式,等我的消息。”

    宫??业袅说缁啊

    时小念呆呆地站在那里,人已经被雷得魂不附体,一定是假的吧,不可能是真的吧,事情怎么越发展越离奇了。

    “小念,到底是怎么回事,少爷那样,你又这样,我很担心。”封德站在一旁问道。

    时小念头疼地抚额,都不知道怎么启齿,“那个凌总说见过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打扮得好看,还拿着我的那个发夹。”

    “所以呢?”

    “宫欧自从知道那个发夹的存在后,一直固执地认为那晚是我在他的房间里。”时小念看向封德,“如果那晚,凌总看到的不是我,而是我弟弟的话……”

    “……”

    封德瞬间也是一脸被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表情,唇颤了两下,“不、不会吧,这太荒唐太离奇,不可能的,很多事情解释不通啊,少爷是男人,小念你弟弟也是男人,少爷是被迷晕了,晕得连人都看不太清楚,但这也不可能吧。”

    如果是那样,那不就是等着少爷把小念弟弟给,或者小念弟弟把少爷给……

    封德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

    “我不知道。”时小念混乱了,“等哥的消息吧,他去问了,只要是那个r小姐本人登的船,那一切都只是我们瞎猜的。”

    “是是是是啊。”

    封德觉得自己一把年纪了还要接收这种东西也是挺累的。

    时小念叹了口气,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宫欧呢?”

    “少爷往里边去了啊。”

    “糟糕。”

    时小念心下一紧,拔腿就往里边跑,宫欧本来就固执地认为那个发夹落在他的房间里,就证明和他度过那一个小时的是她,现在知道发夹可能落在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手中,那个人还是她的双胞胎弟弟。

    宫欧这会会干出什么事来,她想象不出来。

    “宫欧?宫欧?”

    时小念和封德冲到里边,一路碰上佣人就询问,正在上课的宫葵闻言立刻偷溜到门口张望。

    “少爷好像往楼上去了。”

    时小念没乘电梯,直接从楼梯上跑上去,焦急地喊道,“宫欧,宫欧你在吗?”

    “……”

    没有人回应她。

    再问佣人,佣人也不知道了。

    封德立刻发动大家一起找人,时小念焦急、担忧,四下张望着,每个房间都打开看一遍,连衣柜都一一打开,连床下都弯下腰看去。

    等等。

    她知道他可能在哪了。

    “义父,找阳台。”

    时小念从房间里冲出去,朝封德喊道。

    终于,她和封德在三楼的某一处阳台上,整个人斜坐在扶手上,背靠着立柱,一脸的生无可恋,远处是一片像水晶般蓝得清澈的天空。

    见他安然无恙,时小念松了口气,疲累地伸手擦擦脸上的汗,朝他走过去,“宫欧,你下来。”

    “你别过来!”

    宫欧转眸狠狠地瞪她一眼。

    “你坐在那里很危险的,下来吧。”

    时小念继续朝他走过去。

    “我说了别过来!”

    宫欧冲着她愤怒地吼道,时小念蹙了蹙眉,“你还说我脑洞大,我看你脑洞也蛮大的,现在什么都还没有证实,你别胡思乱想了。”

    闻言,宫欧的脸色微缓。

    的确,现在还什么都没有证实。

    封德站在那里也想劝两句,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一看有些激动地道,“少爷,是大少爷来的电话,大少爷肯定查到结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