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海贼法典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从开始到结束(第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二十三章从开始到结束

    安德烈的话殿内众人都听到了,诺顿一世一脸赞赏,这番态度在他看来,正是王国最强之人该有的傲气!

    阿尔卡蒂奥却叹息一声,有掩面而走的冲动,他担心接下来的局面会变得很难看,尤其是安德烈又这么高调的情况下。

    安德烈从兵器架上挑了一柄双手巨剑,随后走到殿中心的空地上,对威廉弯了弯手掌。

    威廉缓缓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一连串脆响,右手则将自己的领带和礼服衣扣松开。

    两人面对面站着,体型差距的对比就更明显了,威廉一米九的个子绝对不算矮,身材也算不上单薄,但在接近三米高,又裸露着身上充满视觉冲击力的肌肉块的安德烈跟前,依旧被衬托的弱不经风的模样。

    “听我的号令!”诺顿一世两眼放光,已经懒得伪装,从王座前站起,干脆的化身为裁判。

    “开始战斗!”诺顿一世猛地一鼓掌。

    诺顿一世话音一落,安德烈已经大吼一声,举起双手巨剑,势若万钧的劈向威廉。

    而在同一时间,威廉也换了个拔刀姿势,他将打刀连鞘“搂”在身侧,刀柄冲着上方,扎了一个马步,面对安德烈的攻势根本躲也不躲。

    眼见巨剑临头,殿内许多没见过厮杀场面的大臣已经闭上眼睛,不忍再看,威廉却猛地拔刀。

    “居合斩.秘剑升龙!”

    刀光如龙。

    威廉确实很喜欢用居合斩,这种刀法集合速度、力量于一身,瞬间爆发的力量极为强大,而且往往能够取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所以威廉自行研究了不少适应各种情况的居合斩,这一招被威廉取名为“居合斩.秘剑升龙”的招式,就并非来自于耕四郎和他所传授的“一心流”,而来自威廉自己,专门用来对付上方,或者比他个子更高的敌人。

    其实这招还不是完全状态,威廉最初尝试过将蒸汽灌输进刀鞘,通过蒸汽的压力来提升出刀速度,但因为普通刀鞘难以承受这股压力,还有一些其他难题,所以目前还只是设想。

    云从龙,风从虎,真正的升龙,当然要有云雾做伴。

    不过即使没有蒸汽压力做进一步推动,但威廉如今却已经掌握了剑术中的“斩铁”之境,又有【健壮】专长使他逐渐生成的巨力,这一刀依旧轻而易举的将威廉头顶的巨剑砍成两截。

    威廉对安德烈“王国最强战士”的头衔实在忌惮,因此在斩断巨剑后,马上衔接下一步攻势。

    威廉左手放下刀鞘,身体只是一侧,已经顺势贴近高大的安德烈,左手五指勾起,化为虎爪,狠狠一爪按在安德烈胃部。

    其实按照威廉在海上搏杀的习惯,他下一步应该是用刀剖开因为断剑而空门大开的安德烈胸膛来着,但他总算想起了这次比试目的不是杀人,因此弃刀用爪。

    不过对安德烈来说,这也不是好受的,威廉五指在他人看不到的情况下,蒸汽勃发,安德烈只感觉到胃部一阵剧痛,似乎要被威廉虎爪掏出体外一样,随后又有五道滚烫无比的热流穿过他的身体,痛的他浑身颤抖起来。

    砰!

    威廉一爪印在安德烈胃部后,便后撤几步来开距离,在他离开后,安德烈竟然直接跪在地上,张开大嘴,不停呕吐起来。

    确实如威廉所想,其实如果按照常理而言,王国最强战士实力应该不低才是,但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多不按常理来讲的事情。

    诺顿一世鼓掌的手还没放下,纳维亚王国最强战士就被威廉打吐了。

    殿内的大臣纷纷掩着口鼻,露出嫌恶的表情,威廉反而倒持了打刀,见已经吐完的安德烈还跪在地上不起来,便一脸和善的走上前,想要扶起他。

    只是安德烈动也没动,他垂低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甚至都没预料过自己会输,何况是这么迅速的就败下阵来。

    谎话说太多,自己都信了,安德烈是真的认为自己是王国最强的人,不觉得自己的称号有水分,所以他也以自己的称号为傲,但就是因为这样,此时他才分外下不来台,毕竟他之前还展露了一下高姿态,现在看来就更可笑了。

    过了一会儿,安德烈才抬起头来,他充满怨恨的看了威廉一眼,对威廉伸来的手视若无睹,擦了擦嘴角,从地上爬起来。

    他不怨恨之前怂恿他的诺顿一世,因为对方是国王,他只怨恨此时让他出尽洋相的威廉。

    “陛下,我有罪!”安德烈起身后第一件事,就是像诺顿一世跪倒,“没想到王宫护卫的军制已经败坏到这样的地步,连对武器的维护修缮也这样不尽心,在陛下面前比试所用的武器,竟然都质量低劣到一撞就断。”

    “我当时心中实在是又惊又怒,担忧这样的军队又怎么能保护陛下您的周全!没想到因此被对手趁机击中要害,”安德烈一脸痛心疾首,“比试结果,其实并不重要,但败坏了陛下的兴致,辜负了陛下的信任,我实在罪该万死!”

    安德烈这话,不光将自己失利的原因摘的干干净净,将主要问题推到护卫队的下属身上,还损了威廉一下,说的他好像是个趁人之危的小人一样。

    威廉没说什么,只对诺顿一世行了一礼,一副不善言辞的模样,甚至有人怀疑他是不是个头脑简单的莽夫,没懂安德烈话里的恶意。

    阿尔卡蒂奥皱眉上前,也没有帮威廉反驳安德烈的话,这会让同为贵族的安德烈下不来台。

    他只是道:“陛下,施托尔特的实力,您如今应该已经能够看出来了,而且他和他的船队是真心想要为国效力,还请陛下对其进行册封。”

    诺顿一世叹了口气,他的明君情怀只有三分钟热度,就像当初禁酒,他本来是觉得过度饮酒于国无益,结果因为不想处理繁杂的手续和政务,制定详细的策略,在阿尔卡蒂奥的怂恿下,便干脆的一刀切。

    现在也是,本来因为杰尔马的新闻,他想要加强国家的军事实力,但等到需要他身体力行的时候,又觉得有些不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