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海贼法典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手遮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六十七章一手遮天

    威廉一步步走近,他跟前的护卫队将士则护着诺顿一世一步步后退,好像他是什么食人猛兽一样。

    就算是蠢如诺顿一世,也不会在威廉带兵杀入王宫的情况下,威廉说什么就信什么。

    “你们干什么?”威廉皱眉呵斥道。

    嘭!

    威廉话音刚落,护卫队中间一人突然对他开枪。

    而威廉早在对方偷偷瞄准他的时候,就感觉到眉心微微发麻,霍然转头看向枪口方向。

    这一刻,高度警惕专长为他带来的野兽般的直觉,闪电反射专长为他带来的高速反应,以及他自身扎实剑术三者结合,只见刀光如虹,威廉瞬息之间已经提刀在手,一刀劈中飞向他的子弹。

    其他几个护卫队的将士见同伴出手,也接连开枪,却见威廉面色冷峻,连续数刀,竟然刀刀精准的劈在子弹上,子弹与刀锋交击时叮当作响,当护卫队打空了子弹的时候,威廉身上依旧没有丝毫伤势。

    吓傻了眼的护卫队将士机械的扣动扳机,威廉冷笑一声,打刀上劈,一股刀光划过屋顶,就听轰隆一声,众人头上的屋顶都被威廉一刀破开,雨水肆无忌惮淋了下来,只是在淋到威廉头上时却发出滋滋的声音,瞬间汽化,形成一道道蒸汽。

    威廉一招手,众多蒸汽便凝聚到一起,护卫队的将士看着这恶魔果实神奇的力量,不由自主张大嘴巴。

    下一刻,隐约凝聚成一个龙形的氤氲蒸汽已经冲向护卫队众人,上百度的高温蒸汽一接触皮肤,护卫队的将士便发出连声惨叫,随后蒸汽长龙突然爆开,蒸汽爆炸形成冲击与热浪混合在一起,直接将他们冲的七零八落,倒在地上捂着裸露的皮肤,低声呻吟着。

    尽管威廉已经控制力量,但一直躲在护卫队将士后面的诺顿一世,也被蒸汽爆炸发出的冲击波及,一屁股坐在地上,裸露的白嫩皮肤上也多出几道被高温蒸汽烫伤的红印,王冠则掉在地上,滴溜溜的滚到威廉脚边。

    威廉将王冠捡起,把玩着走向诺顿一世,不太客气的将捂着脸惨叫的诺顿一世提起后,微笑着说道:“陛下,看来护卫队的人也有不少瑞尔德的同党。”

    威廉拉着不知所措的诺顿一世走到摩根海贼团众人之间。

    他见哈登瞪着双眼打量狼狈异常的诺顿一世,便轻描淡写的对躺在地上呻吟的护卫队将士扬了扬下吧,吩咐道:“这些人都是叛贼的同党,处死他们。”

    这些人能够第一时间在乱局中跑来保护诺顿一世,一定都是死忠分子,威廉根本不准备留这些人活路。

    哈登嘿嘿狞笑一声,提着刀走向地上躺着的护卫队将士,这些人皮肤严重烫伤,体内也被爆炸冲击出内伤,脑子乱成一团,根本无力反抗。

    威廉已经看向阿拉密斯:“你带人保护好陛下的安全。”他在说到“保护”二字的时候,加重了一下语气。

    阿拉密斯微微一笑,露出两颗虎牙,会意的点了点头。

    威廉又看向爱德蒙:“你带人去找到陛下的家人,然后送到阿拉密斯那里保护。”

    “施、施托尔特,”惊慌失措的诺顿一世终于忍不住出声叫到,“你到底想做什么?”

    “请叫我威廉,陛下,”威廉面无表情的瞥了诺顿一世一眼,“这次叛乱牵连甚广,可以定性为一场预谋已久的集体叛乱,究竟有多少贵族和官员参与,我也不敢保证,所以目前来看您只有处于我和我的人保护下,才算是安全的。”

    “这不可能!”诺顿一世不可置信的说道,也不知是反对威廉所说的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集体叛乱的说法,还是反对他所说的只有处于他们的保护下才算安全的说法。

    “酒类走私调查局的克洛局长手里握着瑞尔德同党的罪证,”威廉咧嘴一笑,带着几分讥讽,“瑞尔德是因为违反禁酒令,意图逃避作为地下酒类交易的幕后主使,指使他人私卖酒类的罪名而发动叛乱,那么理所当然的,家中私藏酒类的都能算作是他的同党,谁是清白的,需要我和我的人在随后的日子里慢慢审查。”

    一连数天,卡尔马城的骚乱方才平息,而威廉这时已经控制整座王宫,城门全由他的部下把守,而在城市之外,连接外地的海路也被他旗下的海贼船封锁。

    转眼之间,整座城市的实际控制权,以及国家最高权力的代表都被威廉掌握,而管辖这片海域的海军分部也对这里发生的骚乱视而不见,理由自然是要多官方有多官方这是一起纳维亚王国人民内部之间的矛盾,不再职责之内,海军不便插手。

    骚乱事件也很快被定性为以前内政大臣瑞尔德为首的叛乱,这点其实威廉没有说谎,瑞尔德一伙人的行为,如果成功自然能想尽办法洗白,但失败了,他私自调动军队攻击其他大臣的行为,就是叛乱无疑。

    民间对这种说法坚信不移,因为骚乱而蒙受损失的平民对瑞尔德这一伙乱臣贼子恨之入骨。

    威廉则开始借着由头对卡尔马城军队领导层大肆进行清洗,直到这时候,卡尔马城的贵族才算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迫害,阿尔卡蒂奥时期的调查局只不过是小儿科,如果不是有威廉授意,当时的克洛顶多也就会把人关到监狱里审问一下,根本不可能死人。

    但现在,威廉以调查叛贼的名义,将酒类走私调查局改为国家安全局,鉴于威廉给瑞尔德的定性,是因为逃脱主使地下酒类交易市场的罪名从而叛乱,那么参与过任何酒类买卖,换句话说就是家中有酒的贵族,都可能是瑞尔德的同党。

    但是各个贵族的家中怎么可能没酒?克洛早在威廉授意下,在之前的日子里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所以是不是瑞尔德同党,都由威廉说了算。

    所以现在,那些前不久日夜咒骂阿尔卡蒂奥,恨的不这个财政大臣赶紧死的贵族们,现在却无比怀念他。

    因为现在顶替阿尔卡蒂奥的人更加跋扈,在现如今这座城市,名叫威廉的男人几乎一手遮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