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海贼法典 > 第一百九十章 索隆的挑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九十章索隆的挑战

    耕四郎和帕丁森正在尽量小心的接待威廉。

    “我知道你近期忙于政务,并不想劳烦你,所以没有在古伊娜出事后的第一时间通知你,没想到你还是来了。”耕四郎平静的说道。

    威廉听了这话后,目不转睛的看着耕四郎问道:“古伊娜真的去世了?”

    耕四郎动作一滞,随后若无其事的说道:“当然。”

    “可我看您的样子,”威廉上下打量了耕四郎一番,“怎么一点也不显得悲伤?”

    耕四郎苦笑一声道:“我是道场的主人,学生的老师,不能显得一蹶不振。”

    威廉对此不置可否,反问道:“我听说古伊娜是从阁楼摔下来,才重伤不治的?”

    “哦,我忘了,你在霜月村也有眼线,”耕四郎笑了笑,“没错,是这样。”

    “凭古伊娜的身手,他会因为从阁楼上掉下来这样的小伤而身亡?”威廉稍稍提高了嗓音,“她的尸体呢?”

    “已经下葬了。”

    威廉冷笑:“这么着急?”

    “够了!”一旁的帕丁森突然出声打断两人,站起身子,大步走到威廉跟前,“你已经不是道场的人了,就算是,你也只是道场的一名学生,有什么资格质问你的老师?”

    跪坐在榻榻米上的威廉,稍稍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帕丁森,随后又转过头看向耕四郎,说道:“您在道场这些年都做了什么,我有所耳闻,目的是什么,我也有所猜测,这是您自己的事情,我不想多管,也无权多问,但古伊娜是您的女儿,而且只是个孩子,不知道您将事情牵扯到她身上的时候,考没考虑过她的感受。”

    “只是在遵循古伊娜自己的意志,”耕四郎沉声说道,“我也不想违背任何人的意愿,将自己的事情牵扯到他们的身上。”

    威廉抿了抿嘴,随后说道:“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说完,又转头看向之前被他冷落在一旁的帕丁森:“你觉得我没有资格问问题?我是纳维亚王国的第一执政官,你又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帕丁森毫不示弱的说道:“这里是一心道场!”

    威廉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耕四郎,突然笑了笑,对帕丁森说道:“你知道吗,爱德蒙其实一直想找你麻烦,不过我拦住了他,以他如今的身份,因为旧怨找你的麻烦,会让人觉得他小肚鸡肠,可现在看来,我当初真不该拦着他,否则你也不会到现在还认不清自己的位置。”

    “你还以为我是当初刚刚进入道场的学生,还能对我发号施令?”

    威廉话音刚落,小腿像安了弹簧一样猛地一弹,带动他的身体自榻榻米上一跃而起,随后右手探出抓向帕丁森的衣领。

    帕丁森反应也颇快,虽然没料到威廉突然动手,还是迅速后退半步,左手上抬,意图挡住威廉抓来的手掌。

    帕丁森心中早已对威廉一直以来的做派不满,无论是上一次带着几名干部大摇大摆的进入道场,还是这一次带着几船海贼将道场隐隐包围,在帕丁森眼里都带着几分小人得志的跋扈味道,满是炫耀自己如今权势的意思。

    因此他见威廉主动出手后,也不会只进行防御,左手做好防御动作抵挡威廉手掌后,右手便探出,捏握成爪,抓向威廉的喉咙。

    两人都没有用剑,显然还没想分出生死,不过突然动手,其实也差不多算是撕破脸皮了。

    威廉拥有【闪电反射】的专长,反应力何等之快,帕丁森的动作在他眼中一清二楚,他冷笑一声,偏了偏头,探出的手掌也不变招,依旧抓向帕丁森的衣领。

    初步掌握了“生命归还”,能够锁住蒸汽压力,并将压力化为己用,研究出【蒸汽动力】这一招数的威廉,力量是成倍增长的,而且温度也得到进一步提升。

    威廉的手掌触碰到帕丁森的左手后,帕丁森面容微微扭曲,他左手处,两人皮肤接触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肿起来,而威廉的手掌上蕴含的巨大力量,也直接将他的手臂打开,轻而易举的抓在他衣领上。

    帕丁森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被威廉直接一力降十会,抓住衣领向大门方向抛飞出去。

    与此同时,威廉左手并掌如刀,隔空对帕丁森猛地一挥,被他紧紧锁在体内的蒸汽压力在突然找到宣泄口的情况下,顺着他挥动的左手猛地涌出,在控制之下,蒸汽的压力和他手刀挥动的力量,形成一道带着炙热温度的强风,打在帕丁森的身上。

    嘭!

    帕丁森壮硕的身躯直接破开薄薄的木质拉门,滚地葫芦一样跌在门外的空地上,细雨打在他身上,竟然冒出一阵水汽,他整个人好像被扔进大锅里煮过一样,皮肤一片通红,衣服上一些不耐高温的装饰也蜷缩曲卷起来。

    “恶魔果实……。”帕丁森大口喘着粗气,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右眼因为疼痛已经睁不开了,只能勉强睁开左眼盯着站在屋内,从破开的大门处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威廉。

    因为羞辱,他本来已经发红的脸上,此时几乎红的要滴出血来,右手下意识的抓向腰间打刀的刀柄。

    一直坐在榻榻米上的耕四郎终于无法置之不理了,他豁然起身,而与此同时,在帕丁森将手放到刀柄上时,在【蒸汽动力】高压状态下,力量成倍增长的威廉,已经如箭般冲向帕丁森,他伏下身子,脚下成弓步,整个身体也如同一张硬弓一般,全身力量紧绷起来。

    雨幕之中几乎看不清威廉的身影,而且细雨滴落在威廉身上泛起的水汽,在被他甩在身后之后,像是出现了一连串虚影。

    帕丁森的左眼顺着水汽虚影微微移动,右手刚刚将刀拔出一半,威廉本人已经来到他跟前,拔刀出鞘。

    “威廉!”

    耕四郎这时才叫出声来。

    唰!

    威廉手中打刀斩击的方向微微偏了一偏,从帕丁森头顶划过。

    一道热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强风呼啸着拂过帕丁森的脸庞,吹的他脸颊仿佛滑稽演员一样抖动不止,他头上的发髻直接被斩断垂落,整个人变得披头散发。

    与此同时,帕丁森身后也在一瞬间泛起一片雨水高温蒸发而成的蒸汽薄雾,原本被雨水浇湿的地面也有一瞬间变的干燥起来,但随后无论是薄雾还是土地,又都因为连绵细雨的缘故,恢复了原样。

    威廉看了一眼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的帕丁森后,收刀回鞘,与此同时,他身前几米远,被他刀风拂过的假山和一整片围墙,突然轰然倒塌。

    帕丁森的身体也软绵绵的瘫坐在了地上,刚刚威廉挥刀看来的那一刻,被手上沾满鲜血又长久身居高位的威廉杀气笼罩,他真的觉得自己死定了。

    威廉在最后关头手下留情,没有将刀砍在帕丁森头上,而是从他头上挥过,其实没有耕四郎那一叫,威廉看在耕四郎的面子上,也不会真的下杀手。

    耕四郎来到门前,看着眼前情形,怔了一下:“你的实力又精进了,但凭借了恶魔果实的力量,还能算是剑术吗?”

    “剑术是人用出来的,”威廉冷冷的说道,“您说过,人为本,剑术和恶魔果实的力量都归于我自身,我将两者结合,用恶魔果实的能力更好的发挥用剑的力量,怎么就不算剑术?”

    耕四郎看着这个语气不太客气的反驳自己的学生,怔怔出神。

    威廉已经二十一岁了,自出海后经历那么多事情,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已经与当初才十六岁,刚刚到道场时的稚嫩模样大相庭径。

    良久,耕四郎才有些伤感的道:“你对剑道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解,我好像已经没什么能教你的了。”

    威廉默然,最后看了一眼失了魂一样的帕丁森:“既然如此,我以后也就不需要再回道场了。”

    见威廉转身离开,耕四郎高声问道:“不去看看古伊娜的坟墓吗?”

    “一个假墓,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威廉头也不回的说道。

    ……

    威廉来到前院,之前他那一刀声势不小,道场整面围墙都被他砍倒,爱德蒙和阿拉密斯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要去后院看看,见他出现在前院大厅,都纷纷站了起来。

    “走吧。”威廉看了一眼远处缩头缩脑看着这一边的道场学生,见这些半大不大的孩子见他看过来吓得齐齐躲避后,对爱德蒙和阿拉密斯说道。

    阿拉密斯没说什么,爱德蒙却不由问道:“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威廉最后看了一眼后院,耕四郎所在的方向,“老师不想牵连我们。”

    “那古伊娜她……。”爱德蒙迟疑问道。

    威廉摇了摇头说道:“没事,走吧。”

    爱德蒙垂着头,跟着威廉顺着小路往大门方向走去。

    威廉一边走,一边轻声说道:“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回道场了,老师不想牵连我们,我也不该那么自私,与道场和老师牵连过深,将我们的事情,过多牵扯到这里。”

    阿拉密斯和爱德蒙沉默不语,只是脚步放慢了。

    爱德蒙表情有些迷茫,相比于后来进入道场的阿拉密斯和威廉等人,他终究从小在这里长大,在这一时刻感受院中的一草一木,他似乎“听到”、“看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三人慢慢来到道场大门外后,阿拉密斯对一帮部下挥了挥手,这些在雨中站了许久的壮汉又沉默无声的跟在三人身后,向码头走去。

    道场内,索隆看着威廉一行人越走越远,突然咬了咬牙,冲到雨中追了上去,他的几个朋友一时不察,没有拉住他,正惊讶的时候,却见他又折了回来,跑到自己平时休息的地方,将古伊娜生前的佩刀“和道一文字”,连同另外两把刀提在手上。

    “索隆,你做什么!”索隆在道场的朋友跑上去拦住他

    “我要去打败他,”索隆咬了咬牙,又低头看了一眼和道一文字,“也帮古伊娜完成夙愿。”

    索隆的好友大惊失色:“你不会是他的对手的,你连古伊娜都打不过!”

    另一人也连忙劝道:“你不要想不开,你平时不是最讨厌古伊娜吗?”

    “你们不懂!”索隆见威廉等人越走越远,挣脱了几个好友的阻拦,大步追了上去。

    两千次失败,其他人可能会怨恨,会诅咒,会对古伊娜这个始终压自己一头的道场同学的死,感到松了口气,甚至是幸灾乐祸,但索隆心里只有遗憾,还有同情。

    他遗憾的是自己再没有机会挽回败绩,同情的是古伊娜的英年早逝。

    索隆自己只是再没机会挑战古伊娜这么一个强敌了,而古伊娜则是失去了挑战所有人的机会。

    所以索隆才会跑回来,带上和道一文字,他只是单纯因为同情,不想古伊娜这个强敌死不瞑目,希望帮助古伊娜,这个他在道场里可敬又可恨的对手,完成一直以来的愿望——

    打败威廉!

    “站住!”

    一声略带稚气的呼喝从队伍后方响起。

    打头的威廉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后方,他身后的一队人马也默契的分散站到两边,留出一个过道,将后方索隆的身影让了出来。

    索隆喘着粗气,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威廉,又看了一下身前的众人,咽了口口水后,压下纷乱的心情。

    “摩根.威廉,我是罗罗诺亚.索隆,”索隆紧了紧手中的和道一文字,鼓起勇气大声喊道,“和我一决胜负吧!”

    场面有些清冷,只有索隆自己的喘息声和雨水浇在大地的声音。

    没有意料之中的回应,威廉依旧皱着眉头看着他,听到他话的黑西装壮汉们神情各异,却也都没有说话。

    突然安静下来的场面,让索隆感到有些尴尬,但见威廉不言不语,他便一咬牙,将和道一文字拔了出来,用力的咬在嘴里,又接连拔出自己带的另外两把刀,将刀鞘都扔在脚下。

    “我出手了!”

    咬着和道一文字刀把的索隆,有些含糊的叫了一声,随后猛地冲向威廉。

    威廉依旧没有动手,看着索隆冲过来,目光在他嘴里叼着的和道一文字,以及被他扔在地上的刀鞘上停留了一下,不光没有防御,甚至眼皮还微微垂下。

    索隆踩着雨水,迅速冲到威廉跟前,纵身一跃,已经高高跳起,一扭腰,双手和口中的三把刀一同砍向威廉。

    他为什么不动?索隆心里疑惑的想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