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电影世界穿梭门 > 第1086章 准圣与圣人的差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沐罗骁再醒来的时候是被沉重的水声吵醒的,没来及去看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响声,头部传来的不适让她紧紧皱眉,她扶了扶额,很不舒服,觉得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样,肩膀上的伤还没有好全,轻轻一动还是可以把她的眼泪痛出来。"说着径直朝着门口走去,身后的男人倒也没有拦她。

    她看着眼前这个玉门,一片平滑,看不出有什么机关,她试了试使劲推,一动不动,加上她本来肩膀就有伤,这个举动更加让她看起来蠢的无药可救。

    一转身,男子倒是随性,拿了一壶酒坐在美人靠上,一只腿支起,状似无意地喝了一口酒碰上她的目光。

    沐罗骁细细想想,当时景风和澜锁都在身边,不可能又让她落入其他人手中,难道……

    "这里是仇青门!你是门主!"

    "听说,你很想来。"

    听谁说?景风!怪不得他笑她蠢,原来他以为是她自己要来的。

    沐罗骁别了别脸,冷冷道"我不想来,我现在想走。"

    她的话又遭到了男人的嘲笑,他指了指护栏外面"我不拦你,走吧。"

    "你……"她攥紧了拳头,开她玩笑,这人到底什么意思!

    "在我这里,想走,就得凭本事。"

    沐罗骁不甘地望了望外面,就她那三脚猫的轻功根本就算不上轻功,这样贸然出去就只有死路一条。

    她看着男人,直言不讳"以杀人为营生,你也不怕遭报应。"

    唿!

    话音刚落,男人突然似风一般向她卷过来,一手掐住她的脖子,让她下意识地去掰。

    她费力地看着那张面具,企图看出里面的轮廓,终究只是枉然。

    "没本事,就得死。"他接着刚才的话说道。

    看了他一会儿,沐罗骁突然松了手,嘴角扯出一抹讥讽。

    她根本就不怕死!

    "我没本事……你……要杀便杀!"

    脖子倏忽得到解放,她本能地弯腰喘着气,男人走了几步,稍稍往后瞥去。

    "你有足够的仇恨,这就是本事。"

    他怎么知道?!

    沐罗骁笑了笑,肯定道"我不会当你的杀手!"

    "想当我的杀手,你还不够格。"

    沐罗骁抬眸注视着他,有一股想扯掉他面具的冲动,看看他是不是无脸男!

    "你废话真多,说吧,你到底要我干什么?"

    面具男突然闪身到她面前,俯身逼视着她"不是我,而是你想干什么?"

    如此近的距离可以看到他一双眸子目光如炬,沐罗骁双眼一晃,闪过一阵错乱,心里陡然腾升起一种巨大的预感!

    她控制不住地抬手去摘他的面具"你是古祺圳!"

    不出意料,他抓住了她的手腕,用指腹细细摩挲着她的皮肤,发出银铃一笑"古祺圳?"

    轻蔑的语气让她眼里的仇恨渐渐熄灭,是啊,她真是疯了,那个人声音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在这里,要是他,一早就把她给扔下这悬崖了,就像那次一样。

    看着她渐渐发白的脸,面具男松开她的手,淡淡道出事实"你很恨他,呵呵,确实该恨,他可是灭了你满门的仇人。"

    说完这句话他已经贴近她的侧脸,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看着她眼中的不可言说的惊讶,他露出满意一笑。

    沐罗骁有些站不住脚,微微踉跄地走向护栏那边,有些不能消化面具男的话。

    良久,她倏然转身厉声道"你胡说!他只是杀了我!我的亲人还活着!"

    他哈哈笑了几声"谁告诉你的?"

    沐罗骁收回地视线,看着地板也不知道说什么,嘴里念念有词"景风明明说我家人很好,你休要胡诌!"

    面具男可笑地看着她继续说"古月国已经没有丞相了你不知道?如今的摄政王总揽大权,地位胜似皇帝。"

    她跑过来顾不得肩膀上的疼痛,两手揪起面具男的衣领"我不相信!景风在哪里?!你叫他出来见我!"

    他不为所动,只平静说道"景风?"

    "是幻影!我要见他!"

    面具男挪开她的手,走到一边,淡淡道"见他做什么?要一个事实?"

    她两腿一软瘫倒在地,泪眼决堤,面具男于她没有任何关系,没有必要骗她,倒是景风,一定是怕她伤心才瞒了她。

    面具男突然蹲下,伸手用力地抹去她的泪"不要让我在看见它,流泪是懦夫的行为,我这里不需要懦夫,你要是真的恨,就去报仇。"

    沐罗骁的双拳止不住发颤,不禁发出一声好笑,她竟然愚蠢到相信洛肴宁说的话!如果真是赵长云烧了她一家,那三十个羽卫又怎么会突然消失?!

    下唇被她咬出血来,滴在淡青色的轻纱上。

    良久,她眼里有了焦距,抬头看着面具男,嘶哑的女声戾气很重"我要杀了他!一定要!"

    面具男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你怎么杀?用这双手?"

    他在笑她的弱小。

    "只有强大起来,你才有资格说报仇,而且你还可以让他比死还难受。"

    沐罗骁泪眼看着他,坚定不移"我会强大!一定会!"

    "是么?很好,我给你一个机会。"

    说完,他站起来走向那道玉门,将脚尖轻轻往门缝一顶,玉门就打开了,"跟我来。"

    沐罗骁没有迟疑,抹抹眼泪就跟上去。

    这是一条很长的通道,像是没有尽头一样,她忍不住问出口"面具男,你要带我去哪?"

    高大的身影倏忽停住,他转过头,轻轻说了一句"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师父。"

    说完不理沐罗骁张大的双瞳,继续迈步往前而去。

    他不是高高在上的门主么?怎么会给这么卑微的她做师父?

    察觉到她没有跟上去,面具男下来抓起她的手"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给我带来惊喜。"

    玩弄的意味很明显,沐罗骁了然,肯定是他生活太无聊,拿她教着玩。

    他就这样拉着她走出了那条绵长的通道。

    一出口,突然见到阳光,沐罗骁禁不住用手去遮挡眼睛。

    "见过尊主。"

    "见过尊主。"

    "见过尊主。"

    ……

    沐罗骁闻声放下手,只见周围站了几个人,男男女女,好像在练功,眼皮都没有抬,正对着面具男行礼。

    面具男的脚步很大,拉着她就像在拽着她走一样,等她回头看着前方,瞬时又被惊住了。

    她不可置信地观察了周围几眼,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原来这里整个所在是耸立在下面那条大河中间的一座瘦高的山,就像海上的一座孤岛。

    与孤岛区别的是,它有一条空中长廊连着那边的陆地,此刻,她正跟着面具男走在上面。

    她抬眼看向前方,瞬间就激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