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江湖我独尊 > 第112章 打就打,谁怕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曲天歌来说,今晚门派内发生如此之大的乱子本就是一件相当意外的事。

    因为巫山派而今实力虽然不如一甲子前,但仍是荆西、渝北、陕南这一带最强的门派,至少从表面实力上看是如此。

    再加上这里只能算中原地区的边缘,那些名门大派弟子也很少过来,即使偶尔有这样的人路过,也会慑于巫山派一甲子前的威名敬而远之。

    而且,就算名门大派的弟子看巫山派不顺眼,也不会搞夜袭。

    所以,巫山派实际上好几十年没有遭遇强敌夜袭了。

    如此情况下,别说下面的弟子,便是曲天歌这位主持门外内外事务的长老,举措都有些失当。

    最开始听有弟子喊叫时,他还以为是内部弟子间发生了厮杀——这种事巫山派近些年发生了好几次,原因则各种各样,说不清楚。

    随后见事态不仅没有迅速平息,反而有越来越乱的趋势,曲天歌便以为是清脉的人来了。

    虽然清脉之人以前没搞过这种夜袭,但是谁知道他们在连续讨教濮阳岚失败之后,会不会不择手段呢?

    所以,在瞧见两名黑衣人出现在面前,并且其中一名还以白日欧阳野使用过的步法杀过来时,曲天歌是相当的惊讶。

    “只因为白天那点争执,而且还是占了便宜离开的,晚上就要夜袭我们巫山派?这欧阳野莫不是脑子有病吧?还真不一定,毕竟这人以前就是个痴呆儿。”

    曲天歌脑海中念头电转,却也只能到此为止,因为欧阳野已经冲到他五步之外。

    这种情况下,曲天歌当然不会避战。

    他江湖经验丰富,知道此时若是躲避,必然会让后方跟随的弟子惊慌失措,他也会被欧阳野在气势上压住,想要再搬回来就难了。

    况且,他虽然白天跟濮阳岚说欧阳野实力不弱于他,可心里却也不认为欧阳野真的就比他强。

    再说了,对方都打到家门口了,作为一派长老,他心中也是会有火气的好吧?

    打就打,谁怕谁!

    念头一定,曲天歌拔剑就挥出一片剑光,向欧阳野盖去!

    以短刀对长剑,欧阳野丝毫不怵,蝴蝶双刀仿佛长在了他手掌上一般,化作两道白光,直朝剑光之中钻去!

    锵锵锵!

    一连串的刀剑交击声响起,夜色中也绽放出一点点火花,待声歇花灭时,曲天歌却正一脸震惊地往后面退去。

    显然,方才的交手中他败下阵来了。

    倒并不是说他的剑法比欧阳野的刀法差多少,而是欧阳野内力之强竟然还要超过他的预估,刀尖一次次击打在他剑身关键处,直震得他虎口微麻。

    而他偶有一两剑划到欧阳野手臂上,却只是划破欧阳野的袖子,在其小臂上留下一两道白印而已,根本对欧阳野造不成伤害。

    他若不退,欧阳野怕是就要直接突到他面前。

    人言“一寸短一寸险”,若贴面打,欧阳野优势更大,怕是他连防都防不住,要死在那蝴蝶双刀之下!

    而退开几步后,眼见欧阳野如影随形的追来,曲天歌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将旁边一个女弟子拉到了身前,同时呼喝道:“都看着做什么?一起上!”

    而就在曲天歌的呼喝声中,欧阳野一刀直没入那女弟子的胸口。

    欧阳野没料到曲天歌竟然如此果决的拉弟子挡刀,因此在一刀刺死这女弟子后,微愣了下,也就在这时,一剑犹如毒蛇般从这尚未死去的女弟子腋下穿出来,直突欧阳野的胸口!

    “嗯?金丝甲?!”藏在女弟子背后的曲天歌惊疑出声。

    这一剑他是用足了内力的,本以为就算欧阳野有硬气功护体,也会被他破防,甚至一剑杀死。

    谁曾想,欧阳野练了这么强的硬气功就算了,竟然还穿着金丝甲——这简直就是个变态!

    不仅如此,这一剑刺下去后还反震出一股力量,险些让他握不住手中剑!

    欧阳野此时其实并不好受,感觉就像胸口跟人用带尖的钉锤捶了一下样,气血都有些翻腾。毕竟,金钟罩虽能反震敌人的劲力,却无法将之消除,是要由欧阳野扛着的。

    也幸亏是欧阳野内力够强,否则怕是会被阴险毒辣的这一剑刺出内伤来。

    反应过来后,欧阳野右手拔刀,左臂却是一挥,直接将那将死的女弟子打得横飞出去,当场死得不能再死。

    因为从曲天歌主动退下来,到欧阳野将那女弟子彻底打死都只发生在一两息间,再加上燕北寻也跟其他巫山派弟子杀到一起,周围景象颇乱,竟然没人看出是曲天歌拉那女弟子挡刀的。

    而摄于曲天歌平时的威信,以及有了这一两息的反应时间,七八个实力在第二境或者第三境的巫山派弟子就挥剑向欧阳野围杀过来!

    欧阳野却是不管不顾,直接将手中蝴蝶双刀先后向再次后退的曲天歌掷去!

    曲天歌没料到欧阳野会将兵器掷出,匆忙之间险些被射到,但终究因为欧阳野的飞刀武技差点火候,让他挥剑打歪一道,另一道则是擦着其脸庞飞过,只在其脸上划出一道狰狞的血痕。

    如此惊险,曲天歌也有些怕了,终于想到可以等濮阳岚来联手,便向后方退得更快。

    却冷不防旁边冒出一剑,无比凌厉地刺来!

    这一剑迅猛如雷,且直指曲天歌心窝要害,再加上曲天歌正处于惊魂甫定之际,匆忙间竟然只来得及扭了下上身,让肩井穴部位替心窝受了这一剑。

    看清刺出这一剑的是随欧阳野来的另一个黑衣人,而他却在早先一瞥中就看出这人只是第三境,曲天歌便觉得心头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同为第四境的欧阳野追着他杀也就罢了,区区一个第三境竟然也敢偷袭他,难道他曲天歌就这么好欺负吗?

    “找死!”

    肩井穴被刺,曲天歌反而被激起了凶性,不退反进,让长剑透过肩井穴呼吸间拉近了与黑衣人的距离,一掌拍了过去!

    “噗!”

    这种情况下,燕北寻避无可避,只能生生受了这一掌。

    然而他却在中掌后退之时,脑海中却灵光一闪,使出了夺命十三剑中的“退步反燕”,家传宝剑被紧握着从曲天歌身体里带出来时,被他以一个奇诡的角度反手斜撩,便如划破水面一般,割开了曲天歌的喉咙!

    “额!”

    曲天歌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原本满面的凶狠狰狞化作惊愕。

    他怎么都没想到,明明已经被他一掌打成重伤的人,却能在剑从他身体里带出的瞬间,使出如此奇诡,或者说让人惊艳的剑法。

    “夺命···十三···剑!”一只手捂着喉咙缓缓倒下去时,曲天歌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夺命十三剑就是在巫山派绝对统治地盘内的著名剑法传承,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可惜的是,他是在临死之前才认出的。

    若是早一步认出,兴许他便不会如此大意地面对燕北寻吧。

    曲天歌的死,让周围的巫山派弟子都愣了愣,但旋即残余的几名巫山派弟子中的男弟子便惊惧地逃散开来,唯有两个女弟子如疯了一般尖叫着扑向燕北寻。

    “我要杀了你!”

    “还我师父!”

    这两个弟子实力都在第二境,若在平时,根本威胁不到燕北寻。

    可此时燕北寻被曲天歌一掌打出了颇重的内伤,身法、剑法都大大受到影响,甚至人都躺在地上,只能匆匆在地上一转跪起来,扬剑刺向其中一名女子。

    至于另外一名弟子,他只能听之任之了。

    “噗嗤。”

    燕北寻这一剑准确无误的刺进了那女子的心窝。

    显然,便是受了颇重的内伤,这名第二境的巫山派女弟子也不是燕北寻一剑之敌。

    临死前,这女子抬起头看向另一名平日里争风吃醋不断的师姐,极其渴望对方能趁此机会杀了燕北寻替师父报仇。

    然而,她却只看到了那师姐同样不甘的眼神,以及插入额头的一把短刀。

    “师父···”呢喃一声,这名女弟子与其师姐同时倒了下去,躺在了一起···

    【第二更。求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