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生女之罪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思如买了一堆东西。

    反正早上从张洋那里坑来的钱都花得差不多了。

    吃了晚饭,才带着孩子们回家。

    打开门,就听到一阵欢声笑语。

    思如挑眉。

    呵,来客人了呀。

    听这声音,很熟悉呀。

    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张洋妹妹了。

    一家三口过来蹭饭来了。

    大丫二丫很紧张,抓着思如的衣角不敢进去。

    思如微笑。

    “没事,妈妈在呢。”

    大丫:……

    在又怎样。

    还是没安全感。

    到时候被打了,你也只能看着,不然,你也要挨打。

    而且,今天还花了那么多钱。

    一想到这,大丫猛然反应过来,更害怕。

    都快哭出来了。

    思如都有点无语了。

    撇开大丫的手,“去,帮妈妈把妹妹推进来。”

    大丫:……

    没办法。

    含着泪去推车。

    心里怕死了。

    思如一行一走进来。

    客厅里说笑的声音就停了。

    都看着她。

    张小妹就看着她,一脸讽刺,“哟,大忙人回来了呀,不是要跳楼吗?我们可是专程回来看的,去,跳一个来看看。”

    思如:……

    你特么谁啊。

    漠视。

    提着东西就往房间走。

    张小妹:……

    被忽视了。

    好气哦。

    又看到思如买了那么多东西,都惊呆了。

    更气。

    指着思如,“你居然买了这么多东西,我哥的钱你这么挥霍?”

    思如就看着她。

    勾起嘴唇,“关你屁事,你哥乐意给我花。”

    撇了眼张小妹的老公,冷笑,“谁叫你男人没本事,连顿饭都吃不起,还跑娘家来打秋风。呵,窝囊废。”

    张小妹气得浑身发抖。

    指着思如骂贱人。

    思如:……

    你特么才贱人。

    不光贱,还穷,还丑。

    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用。

    不如去死。

    张小妹:……

    脸都木了。

    这一定不是真的谢小蔓。

    女儿被骂,张母肯定不依。

    但又顾及到张父说的。

    不敢对思如做什么。

    只能狠狠的盯着她。

    张小妹的丈夫被思如一番话说得面红耳赤。

    但他向来脸皮厚。

    指责思如,“你怎么这么说话,小妹好歹也是张洋的妹妹,你这么说,就不怕张洋讨厌你?”

    思如冷哼一声。

    不好意思。

    你丫想错了。

    姐姐还真就特么的不在乎。

    翻了个白眼,“张洋她妹妹?呵,又不是我妹妹,关我屁事。”

    以前张小妹欺负谢小蔓的时候你们不支声,说谢小蔓是张洋的老婆,是嫂子。

    现在,呵,不好意思,不认了。

    张小妹老公被怼了。

    思如还在后面加了一句,“连老婆都养不起,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废物。”

    张小妹老公:……

    呵。

    还能说什么。

    思如也没说错呀。

    吃完了还拿着走,不是打秋风是什么。

    张小妹气疯了。

    跟张母告状,“妈,你看谢小蔓,她骂我们,还乱花钱。”

    张母:……

    也很苦逼。

    拍拍张小妹的手,让她忍。

    张小妹都惊呆了。

    怎么回事。

    她妈不是最讨厌谢小蔓吗?

    一般这种情况就是直接开打了呀。

    这次,居然叫她忍。

    呵。

    难不成是几天没回来,这个家变天了吗。

    睁大眼睛,简直不可思议。

    张母也很无奈。

    真的。

    她也想一巴掌往思如脸上扇,最好扇得她见不了人。

    但,不能。

    思如踹她那一脚现在还疼着呢。

    昨晚上掀开衣服看了。

    老天。

    肚子上一只大脚印呀,都青紫了。

    怪不得这么疼。

    但又舍不得花钱去医院检查。

    只能忍着。

    更重要的是,老头子交代了,这段时间不许惹她,不然儿子要遭。

    张洋就是张母的命呀。

    虽然也很疼张小妹,但跟张洋比,张小妹,呵,算个屁。

    为了儿子,让不值钱的女儿委屈一下,对重男轻女很严重的家庭来说,很正常的一件事。

    无需介怀。

    张母虽然粗俗没文化,但看得很清楚,只有儿子才能依靠,女儿,呵,说什么贴心的小棉袄,屁话,看看,她这个女儿,不是来蹭饭就是来打秋风,这点谢小蔓还真没说错,不拖累家里就不错了,还帮衬。

    帮个屁。

    贴心也是贴别人家的心。

    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这话没错。

    覆水难收嘛。

    但张小妹不这么想呀。

    就觉得自己很委屈。

    见张母也不帮她,还叫她忍。

    张小妹:……

    很丢脸。

    在一向看不起的人的面前丢脸了。

    心里更气。

    直接冲过去扬起巴掌就要往思如脸上招呼。

    这架势,就跟张母一模一样。

    她老公也没阻止。

    就看着。

    面带微笑,跟看戏样。

    张母瞳孔一缩。

    这场面很熟悉呀。

    一想,肚子就觉得隐隐作痛了。

    张开嘴,要喊住张小妹。

    然而,思如动作更快。

    如同历史重现,抬起腿,毫不犹豫的朝张小妹踹去。

    张母:……

    话被卡在喉咙。

    眼睛睁大。

    就听到张小妹的痛呼声。

    怒吼,“谢小蔓,你要干什么?”

    思如微笑,“干什么?你没看见吗,正当防卫呀。”

    摊手,“没有错,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会轻易动手的。”

    一旦动手,就收不住边。

    张母:……

    女儿被打了。

    虽然没那么疼爱。

    但也是亲生的。

    不能忍。

    朝思如冲过来,“谢小蔓,我跟你拼了。”

    抡起拳头。

    眼睛里满是怒火。

    张小妹老公终于反应过来,把张小妹扶到沙发上坐着。

    问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张小妹捂着肚子,真的很疼,都说不出话来。

    冷汗直冒。

    思如表情未变。

    嗯,不错,很久没运动过了,就当是练练手好了。

    张小妹的儿子叫小宝。

    宝贝疙瘩嘛。

    从小就宠坏了。

    喜欢打人。

    觉得很好玩。

    也冲过去。

    打不赢大的,就打小的。

    两只爪子直接往谢小蔓的女儿身上使。

    大丫二丫被欺负惯了。

    也不懂得反抗。

    哆哆嗦嗦的站在角落。

    咬着唇。

    豆大的眼泪落下。

    也不出声,就任由小宝掐人,抓脸。

    思如:……

    很好。

    你们成功的惹怒了我。

    微眯起眼睛。

    莫不是昨天那一脚踹轻了,所以,并没有给你留下什么记忆吗。

    既然这样,那,本姐姐就不客气了。

    你的挑衅,本姐姐收下了。

    抬起腿。

    张母:……

    瞬间就怂了。

    忙抱着头蹲下。

    害怕是本能。

    规避危险,也是本能。

    思如收回脚。

    看都没看张母一眼。

    别看小孩子小,但手劲儿却不小,打人很疼的。

    不过一会儿,大丫二丫脸上就好些指甲抓痕了。

    偏小宝觉得很好玩。

    哈哈直笑。

    嘴巴里还说着,“谁叫你们欺负我妈妈,我打死你,打死你。”

    大丫二丫就让他打。

    也不还手也不还口。

    思如直接走过去。

    一把抓住小宝的手。

    小宝:……

    就抬头。

    看是思如。

    肉嘟嘟的脸上满是不屑。

    “放开我,你这个贱人,我要让外婆打死你。”

    思如面无表情。

    紧紧的捏着他的手。

    小宝就觉得有点疼了。

    张嘴就要朝思如手上咬。

    张母趴在地上很久,也没感觉到疼痛,就抬头,看见思如抓着小宝。

    脸都白了。

    “谢小蔓,你要干啥,你放开小宝。”

    张小妹老公顾着张小妹,也没注意。

    听到张母的声音。

    一惊。

    猛然站起来,“谢小蔓,你敢。”

    思如:……

    勾唇微笑。

    老子有什么不敢的。

    直接扬起手。

    只听到的一声。

    小宝白嫩的脸上顿时五个手指印。

    鲜红鲜红的,特显眼。

    小宝顿时哇哇大哭。

    思如不解气。

    又扇了一巴掌。

    还就盯着张母三个人。

    一脸挑衅。

    来呀。

    不是欺负我女儿吗,不是看戏看得很爽吗,现在,轮到老子了。

    打完直接把人丢一边。

    张小妹目眦欲裂。

    “谢小蔓……”

    都破音了。

    思如冷哼,“叫你姑奶奶干啥。”

    张小妹:……

    顾不得痛。

    从沙发上爬起来,顺手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朝思如砸过来。

    思如一闪身。

    烟灰缸就砸到门口。

    正好张洋跟张父开门进屋。

    于是,悲剧了。

    直接砸脚上了。

    张洋:……

    好特么疼。

    抱着脚,就跳。

    一张脸都皱成苦瓜了。

    朝里面吼,“谁砸的?”

    张小妹:……

    就指着思如。

    “是她。”

    张洋痛得受不了,“谢小蔓你要干啥,疯了吗?”

    思如冷着一张脸。

    “拜托你看清楚,烟灰缸在茶几上,老子站这么远够得着吗?傻逼。”

    张洋:……

    张小妹就哭着告状。

    谢小蔓打她。

    还打张母。

    还把小宝打了。

    简直罪不可恕。

    捂着肚子,眼泪都流出来了,很可怜。

    思如面无表情。

    就看她演戏。

    张洋眉头越皱越深。

    转头看向思如,“谢小蔓,你真打人了?”

    思如理也不理。

    对大丫说,“你先带着妹妹们回房,把东西也提进去,把门关好,妈妈有事要跟爸爸做,你小孩子,不能看。”

    太血腥暴力。

    会毁童年的。

    有时候好奇不是好事,万一留下一辈子的阴影就不好了。

    所以,进房去,别偷看。

    不是什么好事。

    张洋:……

    一脸不满。

    谁特么有事跟你做。

    还说得这么暧昧不清。

    滚粗。

    “谢小蔓……”

    思如看着他,面带微笑,“有事?”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才回道。

    张洋已经很不耐烦了。

    “你是不是打人了?”

    思如:“是啊。”

    张洋:……

    呵。

    接得这么快,还承认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了。

    张父仔细看了下小宝脸上的伤。

    也很生气。

    脸都肿了。

    虽然不是亲孙子,但也是疼爱的,被思如这么一打,怒火上涨。

    “小宝还是个孩子,你怎么狠得下心。”

    思如微笑。

    “孩子?那他欺负我女儿的时候,也没见你们说他狠心呀。”

    “不过两巴掌,既然他父母不知道怎么教育,那我很不介意帮一帮忙,放心,不收钱,我这是做好事,是为他好,免得他长大了杀人放火目无法纪到时候进去了挨枪子儿。”

    看着所有人,“我这是好意。”

    张小妹直接疯狂了。

    “你丫才挨枪子儿,你才该去死。”

    “你一定是嫉妒,你自己没生儿子,怀恨在心,就打我的儿子。”

    “你这个贱人,贱人,我跟你拼了。”

    疯癫了。

    连她老公都拉不住。

    其实也不是很想拉住。

    打死思如最好。

    冲过去,要打思如。

    思如:……

    二对一呀。

    不干。

    怎么看都是她吃亏。

    两个人欺负她一个弱女子也好意思。

    皱眉。

    转身就朝厨房跑。

    所有人:……

    不知为什么莫名的解气。

    你特么有本事别出来。

    就在厨房里待一辈子。

    然而思如很快就出来了。

    手里拿着两把菜刀。

    刀锋雪亮,一看就很锋利。

    唇角勾起,脸上癫狂的笑容,眼睛里闪着恶意的光芒。

    拿着刀。

    无所顾忌。

    到处乱砍。

    张小妹跟她老公都惊呆了。

    反应过来,就是刹车,额滴神呀,就赶紧转身跑。

    张父张母还在等着看戏。

    结果,就看到张小妹两人面色惊恐的跑过来。

    都懵比了。

    然后,就看到紧跟在后面的思如,哦,还有两把雪亮的菜刀。

    张父张母张洋:……

    也惊恐的站起来。

    张父朝思如大吼,“谢小蔓,你要干什么?”

    思如朝他勾起一抹恶意的笑,“谁欺负我,我就要谁死。”

    张父:……

    赶紧退后,一边退一边说,“你这是犯法,是杀人,我要告你,你要坐牢。”

    思如直接挥刀。

    无所畏惧。

    笑声十分尖锐。

    “坐牢?哈,你们可别忘了,我是重度抑郁症患者呀,在警察局备了案的,我要是杀了你们,不,顶多就是进精神病院。”

    “而你们,都死了。”

    “只要你们死了,就不会有人再欺负我,欺负我的女儿了。”

    “我要干掉你们,你们都去死。”

    反正就乱砍。

    屋子里人本来就多,都怕被砍到,到处躲。

    思如微眯着眼睛。

    猫和老鼠的游戏,很经典吧。

    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张父朝张洋大吼,“报警,快报警。”

    张洋:……

    忙着躲疯子。

    哪还顾得上拿出手机。

    无语又无奈。

    思如这一通破坏,反正屋子里都没剩下什么完整的东西了。

    全部夺门而出。

    这才有机会报警。

    幺幺零吗,你好,我家有个疯子,拿刀砍人,你们快来。

    啊?地址?

    哦,某某小区。

    接到电话的警察:……

    这个地址好熟悉。

    呵。

    能不熟悉吗。

    昨天去了好几趟呢。

    跳楼小区嘛。

    通知人赶紧开车去。

    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不是那家。

    但,现实很残酷,张洋一家就在小区外面等,也不敢进去。

    思如那样子真的太可怕了。

    要不是他们跑得快,呵,只怕会被砍成肉酱。rrr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