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黑暗料理-剧毒室友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李志把朵朵送走,正准备去单位请假,就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让他赶紧过去一趟,说张枚醒了,但情况有点不好。

    李志原本惊喜的心情顿时变得忐忑起来,“好,我马上来。”

    说完就急匆匆的赶往医院,也顾不得回单位一趟,直接在电话里把假请了。

    领导也知道他家什么情况,很痛快的批准了。

    医院里,张枚已经醒了过来,她抱着腿蜷缩在床上,低着头,长长的头发从脸上垂下来,只露出两只睁得大大的眼睛在惶恐不安的四处转动。

    嘴里还小声的念叨着,“有鬼,有鬼,好可怕。”

    一旦有人靠近,她就会变得很暴躁,乱扔东西,大喊大叫,又哭又闹。

    医生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这种心理上的疾病,只能慢慢来,要特别温柔有耐心给她安全感,最好还是熟人。

    李志小心翼翼走过去,放轻声音喊道,“枚枚,是我,李志,我是你老公,你还记得吗?”

    张枚抬起头,看着他,良久,才动了动嘴唇,小声问道,“李志?”眼睛里满是害怕跟不确定,特别惹人怜爱。

    李志点点头,声音无比温柔,“恩,枚枚,是我。”

    就见她嘴一瘪,哇的一下哭出声来,朝李志的怀里扑去。

    李志愣了下,反应过来心里狂喜,简直受宠若惊呀。

    张枚一向冷淡,一直以来都看不上他,冷言冷语什么的都是常态,别说投怀送抱,哪天能得她一个笑脸都很不错了。

    李志抱着她,手都有点发抖,脸上更是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枚枚,没事,有我在呢,别害怕,老公会保护你的。”

    但张枚就是哭,哭得声嘶力竭,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害怕都发泄出来,全然没有平时的优雅了。

    哭了好久,声音才慢慢的小了。

    她还是没有放开,手紧紧的抓着李志的衣服,不安的四处张望。

    李志叹了口气,知道现在什么也问不出来,但能猜测,枚枚这么害怕,也许真的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比如,王丽玲说的那个。

    他愣了下,一手抱着张枚,一手从脖子里掏出一个红线穿着的三角形小小的红色布包,里面塞着一张符纸,是李母在寺庙里给他求的,说是能保平安。

    “枚枚,乖,把这个带上就不害怕了,啊。”

    张枚抬起头看了一眼,也知道那是啥,很柔顺的任由李志帮她把符包戴好。

    脸上带着小心的惶恐,“有用么,戴上这个,那些东西就不敢靠近了是不是?”

    李志摸了摸她的长发,温柔肯定的说道,“恩,等你好了,我再带你去庙里拜拜,让主持大师帮你驱驱邪。”

    张枚睁大眼睛,“寺庙?”

    反应过来,就要挣扎着下床,“我没事了,我们现在就去。”很迫不及待。

    她真的是太害怕了。

    有一根救命稻草就要紧紧的抓住,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在那个洗手间里,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记起。

    李志被她推得愣了下,才说道,“枚枚,不急的,你先休息两天,等精神养好了咱再去。”

    可能是被吓坏了,张枚的脸色很不好,面色发黄,眼睛里都是血丝,整个眼圈青黑一片,还有点发肿,就连嘴唇都没有了以往的水润,干得发裂。

    反正寺庙就在山上,又不会跑,晚两天去也没啥。

    李志想得没错。

    但张枚就冒火了,指着他直接开骂,“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好,是不是就想我被吓死。呵,我早就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了,觉得我不上班,对你爸妈还不好,我死了,你正好另外找个。说不定现在都找好了,就等着我死。”

    李志很无奈。

    但现在什么都不能说,根据以往的经历,只能顺着她。

    也没什么收拾的,办了出院手续,两人也没回家,就直接坐车上山。

    山里空气特别好,有股槐花淡淡的清香,车子摇摇晃晃的,张枚有点昏昏欲睡。

    她眯着眼睛,靠在李志的肩膀上,眼皮渐渐变得沉重。

    突然,红光一闪。

    她猛然惊醒,一脸害怕的四处张望,好一会儿才松了口气,车子里连个穿红衣服的人都没有。

    暗自嘲笑,是她太紧张了吧,更何况,现在可是大白天呢,头顶太阳高高的挂着,那些东西也不敢出来的。

    李志看着她,皱眉问道,“怎么了?”

    张枚摇了摇头,“没事。”

    很快,车子就到了山顶。

    寺庙并不大,也不宏伟,青砖绿瓦,有种很古朴的感觉。

    今天是工作日,但寺庙里的人还是不少,一般都是年纪大的老太婆提着篮子来庙里烧香,恩,顺带再买一袋庙里的馒头回去。

    李志跟张枚也烧了香,在每个佛像面前都磕了头,很虔诚。还捐了不少钱,得到一个明黄色的三角形小小的布包。

    张枚不愿意走,拿着符包问敲木鱼的小和尚,有没有更好一点的。

    小和尚看了她一眼,低头,双手合十说了句阿弥陀佛,“还有种菩萨的吊坠,是受过经文香火的,能保平安。”

    张枚眼睛一亮,“我就要那个。”

    小和尚低头应了一声。

    等张枚下山的时候,脖子上就挂着了,恩,她包里还拿着几本经书,等回去了再细细的看。

    靠在李志的肩膀上,如果她把那些经书都背熟了,就算再遇到什么,也不会怕了。

    回到家,没有看见女儿,张枚也没问,直接拿出经书开始看。

    李志小心翼翼的看她脸色,最后还是试探性的说道,“我把朵朵送爸妈那儿了,要不,我现在就去把她接回来。”

    张枚头都没抬的说道,“不用了,就让你爸妈带几天吧,她在这儿,我还要带孩子,书都看不进去。”

    李志心里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恩,那就过几天再去接她。我给爸妈打个电话,免得他们担心。”

    呵,其实是想让他们安心。

    张枚没应。

    李志走到阳台,给父母打了个电话,等回到客厅,张枚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手里的经书也掉在地上。

    他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去屋里给她拿了条毯子盖上,又把经书捡起来。

    才出门去买菜。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rrr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