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破天录 > 第424章 将计就计酒生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乘风微笑着举起酒杯,眼神却朝着门口瞥了一眼,这时候苏月涵趁着外面还没有完全恢复秩序,她不动声色的混到了门口附近,朝着李乘风喊了一声:“少爷,不要贪杯呀!”

    这一句话说得皇甫松心里面这个犯恶心啊!

    他妈的我们这些修行人说话,哪里有你们这些下人插嘴的份?

    皇甫松面色难看,李乘风也立刻脸色一板,厉声呵斥道:“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滚回去!”

    苏月涵撇了撇嘴,道:“到时候喝醉了,还不是又要我背你回去?”

    李乘风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怒喝道:“放肆!”

    冯文娟和顾月莲都掩嘴笑了起来,季春华也笑道:“一直以为乘风师弟是一个怜香惜玉的好男子,想不到也跟那些俗物一样,都是一些不解风情的鲁男子。”

    季春华在藏秀阁乃至整个灵山派,实力并不拔尖,但她始终是藏秀阁无法回避的一个人物。

    就是因为她具有绝大多数女修行人不具备的一大特点:天生媚劲,发自骨髓。

    这一句原本带着刁钻刻薄甚至挖苦讥讽意味的话语,在季春华说出来时,却透着一股暗暗的挑逗和暧昧。

    这里无论是李乘风还是千山雪,他们都知道,这是季春华在暗中发骚放电,但他们同样也知道,这并不是季春华刻意为之,而是她天生与男人说话就这个劲,就这个味道,多一分则为淫.荡贱货,稍有理智的男人都会知道要远离这种女人。

    减一分则觉得东施效颦,没有味道。

    偏偏这不多不少,不增不减的味道,让她的魅力独一无二,寻常男人无法阻挡。

    这是一种天赋,是绝大多数女性所穷极一生也学不来的天赋。

    李乘风心中暗叫厉害,但脸上却丝毫没有软化,他怒目瞪着苏月涵,道:“还不快退下!”

    苏月涵悻悻然一礼,然后转身离去,李乘风回过脸对着皇甫松等人赔笑道:“这婢女被我娇宠坏了,现在又成了藏剑阁最受宠的小师妹,我也是有点管不住她了,失礼之处,还请师兄师姐海涵。”

    皇甫松虽然心中不快,但脸上却是哈哈一笑,道:“哪里的话,既然是藏剑阁的小师妹,自然也是我皇甫松的小师妹。月涵师妹不失耿直天真,甚好,甚好!”

    李乘风也举杯哈哈一笑,心里面却暗自嗤笑:大名鼎鼎的千面妖耿直天真?

    若是真把她当成耿直天真的话,只怕会被苏月涵收拾得骨头灰都剩不下来。

    方才苏月涵跳出来故意大声说那么一句话,绝非要耍小性子,小脾气,而是借着暗语告诉他:这酒可以喝!

    这么一说,李乘风便放心下来,出于对苏月涵的信任,他知道:眼下最难的一关,已经通过了。

    只要这酒没问题,那李乘风他怕什么?

    他还真不怕皇甫松在这里动手,他虽然打不过皇甫松,但是保命的手段还是有的,他有自信可以和苏月涵一起逃出去。

    而且到时候皇甫松还有身败名裂的危险,所以他知道,皇甫松绝不可能会动用武力,至于喝酒的话……

    李乘风怕过谁来?

    练家子会怕喝酒?笑话!

    李乘风举起酒杯,笑吟吟的说道:“皇甫师兄,这一杯,师弟先干为敬!”

    说完,李乘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皇甫松眼巴巴的看着,生怕李乘风在喝酒的时候做什么手脚。

    酒桌上的常胜将军都知道,在喝酒的时候有许多的办法可以躲酒,其中一条就是借着喝酒时的动作掩护,表面上是将酒都喝了下去,但实际上酒都顺着另外一只手的袖子倒到了袖子里面。

    而修行人想躲酒,那方法就更多了,简直防不胜防。

    李乘风一只手托着酒杯下面,一只手轻轻抚着酒杯的杯身,饮酒时嘴唇对着酒杯,张口酒水便似银链一般倒入他的口中,这无论如何也无法作假。

    皇甫松大喜,季春华也是大喜,他们飞快的互相对视了一眼:成了!

    季春华连忙也举起酒杯,笑吟吟,媚眼如丝的说道:“乘风师弟可不能厚此薄彼呀!”

    冯文娟和顾月莲脸上也有笑意,她们是被请来作陪的,本来就把自己定位成看客,毕竟不像是跟战齐胜合作,涉及到巨大的利益,足以让她们动心激动。

    李乘风虽然能够与她们化解恩怨,而且她们都知道李乘风未来八成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修行人,可……那毕竟太遥远了,她们这样的修行人都非常现实,眼前的利益与遥远的利益比起来,显然是眼前的利益更值得她们关注,至于将来的事情,那将来再说,反正既然关系能有所化解,将来李乘风真成为了大修行人,那必不可少的要与她们各自所属的家族与势力打交道,到时候再交好不迟。

    这便是世家的矜持和世家的底蕴与骄傲,世家如同山岳,岿然不动,你只要往他这个方向来,就绝对避不开他们!

    所以这两人只是矜持的在对席举起酒杯,朝着李乘风微微一举,矜持一笑。

    李乘风也举起酒杯,朝着两人道:“多谢冯师姐、顾师姐大人不计小人过,曾经过往,尽在这一杯之中!”

    说完,李乘风又一杯饮了下去。

    皇甫松看着心情大快:李乘风啊李乘风,饶你奸猾似鬼,狡诈如狐,凶狠如虎,还不是要栽在我皇甫松的手里?千山雪都没能收拾得了你,我却一出手便将你收拾了,哼哼,到时候,其他门人如何看我?师叔伯,掌门他们又如何看我?

    皇甫松可并不是傻子。

    他怕千山雪么?

    他怕,而且怕得要死!

    可是,正因为怕,所以他才要尽一切可能去摆脱千山雪的阴影,否则那修行再厉害,始终有一个人像心魔一样压在他心中,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战齐胜虽然出了一个非常阴险的损招,但皇甫松依旧按照这个法子去做了,因为……他也同样可以借力打力!

    天底下能混到他们这个层次的修行人,没有笨蛋,也没有真正甘居人下的软蛋,只要让他们抓住机会,他们就一定会想办法奋起爬高!

    皇甫松喜笑颜开的也倒了一杯酒,自己举了起来:“乘风师弟豪爽,师兄也敬陪一杯!”说罢,他也一饮而尽。

    只是,这一杯下去,他微微觉得身上有些发热。

    嗯?东海玉林春的劲道这么大了?

    嗯,一定是太高兴,太兴奋了!

    一定是这样!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