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破天录 > 第528章 心机深沉如海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噺壹中文網.щ. 哽噺繓赽捌小説蛧

    李乘风听见这声音心中一凛,立刻向大师姐看去。

    别人会怀疑这件事情的真伪,但他心里面已经相信了七八分,这的确是大师姐能做出来的事情!

    至于她为什么这样做……李乘风只能猜到她想利用自己,想利用黄霓裳,可究竟利用他们来做什么,李乘风却是满头雾水,猜不出来。

    也许是想借助他们的手报复灵山派?

    李乘风不敢也不愿顺着这个思路往下去想,因为他比黄霓裳更渴望变强,更渴望拥有像“落日枪”这样的顶级强力法宝!

    看看黄霓裳便能知道,手中有这样一件顶级强力法宝,她能强大变态到何等程度!

    可是……若是落日枪也是这样的一件“魔族法器”的话,那李乘风可就真的坐蜡了!

    李乘风目光紧紧的盯着大师姐,想要听她的辩解,正如所有人都想知道大师姐会说什么。

    此时大师姐一路走来,两旁的人如水浪一般自动往两旁退开,让出一条路来。

    大师姐走到擂台场中,她看了一眼欧阳绣,欧阳绣立刻低眉顺眼,温柔乖巧的低下了头,站到了她的身后,仿佛她的婢女或影子。

    孔云真盯着大师姐,冰冷质问道:“这件魔族法器,是不是你给黄霓裳的?”

    大师姐打量了黄霓裳一眼,目光微微透着不屑,她摇了摇头,道:“不,不是我给她的。”

    这一句话震得黄霓裳身子摇晃了一下,她忍不住尖声惊恐的大声嘶喊了起来:“大师姐!你害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大师姐盯着黄霓裳,神色奇怪的反问道:“我为何要害你?我有什么理由要害你?”

    黄霓裳浑身颤抖,她终于明白,大师姐那晚对她说:“恨我吧,用尽你所有的力气恨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作为一个聪明人她当然知道大师姐无故“献殷勤”,这种举动非奸即盗,绝不可能有什么好心肠!

    可是……天底下有哪个修行人能拒绝拥有一件顶级法宝的诱惑呢?

    如果是没有毁容,没有受到羞辱的黄霓裳,也许她还能通过毅力咬牙拒绝,可是……大师姐毁了她的容貌,让她在藏秀阁受到各种白眼和羞辱,这让以往养尊处优,自尊自强的黄霓裳心理变得压抑而扭曲。

    她想要复仇,她想要变强!

    可是天底下的转世金仙只有李乘风一人,也只有他这个天生自带仙术修行功法的人能够在刚入门没多久就变得如此强悍,寻常修行人想要变强,虽然也有一些取巧的方法,譬如:通过乾坤洗髓池。

    可再一日千里,与金身的鸿沟又岂是那么容易跨过的?

    心里面藏着的仇恨就像滋生的病菌一样在黄霓裳的体内暗自生长,腐蚀着她的灵魂,直到大师姐向她抛出双月这件恐怖法宝时,她心中深藏的欲念就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

    她渴望变强!她渴望报仇!

    她曾经是一郡之地的天之骄女,没有一个女人能和她相提并论,没有一个男人敢直视她的眼睛!

    可是……到了灵山派,她……一下跌入了深渊!

    她被毁容了,几乎所有藏秀阁的女弟子都在嘲笑她,那些讨好她的男弟子也都一个个消失不见,她从一个曾经万众瞩目,人见人捧的千金公主,变成了一个鬼憎神厌,人见人躲的瘟神。

    试问,一旦出现能够扭转一切的机会,她有怎么会不死死的把握住?

    就像一个快要渴死的人,当她看见面前有一碗水的时候,她立刻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哪怕那是一碗毒药!

    双月……便是大师姐下给黄霓裳的毒药!

    黄霓裳犹豫挣扎后,还是选择喝下了这碗毒药!

    她知道里面有毒,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毒,也许喝下立刻便死,也许喝下一时不死,但……她顾不上这么多了。

    一连好几天,黄霓裳都忍住了没有使用双月,因为她害怕其“毒性”,可直到她遇到了欧阳绣!

    在黄霓裳看来,欧阳绣是藏剑阁年轻一代弟子当中除大师姐之外的第一人,只要她能击败黄霓裳,就能扬眉吐气,扭转一切!

    所以,她最终还是忍不住使用了双月,就如同赌徒手抓王牌,在赌局危困之际怎么可能不把这牌打出去呢?

    黄霓裳恐惧的看着大师姐,这一刻她甚至有一种错觉:也许在大师姐见到她的第一面起,她就已经看透了自己!在那一刻起,自己就成为了她的棋子!

    黄霓裳扭头朝着孔云真看去,悲愤交加的说道:“弟子的容貌便是大师姐所伤,她惧怕我报仇,所以设计害我!”

    这话说完,场中瞬间安静了一下,随即爆发出一阵轰然大笑声。

    黄霓裳在这大笑声中面色涨得紫红,羞愤欲死,大师姐的声音更是从众人的哄笑声中穿透而来,清澈悠扬:“凤雏岂惧燕雀之仇?”

    众人心中更是点头:是啊,大师姐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因为害怕黄霓裳的复仇而提早对她下手?

    这不合常理!

    黄霓裳更是绝望,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师姐敢将双月这样强大的法宝交给她,又为什么不惧自己当众的揭发!

    因为……没有人相信她说的话,哪怕她说的都是实话!

    孔云真深深的看了大师姐一眼,扭头看向黄霓裳,道:“你可有证据?”

    黄霓裳悲愤无比,她几乎站立不住:“弟子……弟子是冤枉的!弟子上哪里去弄这魔族法器!弟子不过是个新入门的修士,怎么可能弄得到这等魔族法器?”

    这话也有几分道理,众人闻言,纷纷交头接耳。

    大师姐也并不着急接话,她智珠在握,一言不发,负手而立。

    孔云真稍微一思索,盯着黄霓裳喝道:“把她带下去!押入地牢!”

    黄霓裳惊骇欲绝,大声嘶喊道:“弟子冤枉!!弟子冤枉啊!!!”此时两道黑影滚滚而来,凝聚在黄霓裳身旁将其左右挟持住,夹着她便往场下而去。

    黄霓裳绝望的朝着大师姐嘶喊道:“魔鬼!!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大师姐心坚似铁,面色如常,注视着黄霓裳被拖走后,她才对孔云真一礼道:“师伯若是无事,弟子便先行告退了。”

    孔云真微微一笑,道:“你觉得黄霓裳所言有几分道理?”

    大师姐道:“以她一个刚入门的弟子,手中却有魔族法器,这当中定有蹊跷!”

    孔云真立刻追问道:“哦?有何蹊跷?”

    大师姐淡淡的说道:“弟子并非幽行者当值,这样的事情还是不便越俎代庖了。”

    孔云真笑了笑,笑容颇冷:“那……为什么这么多人,她偏偏要冤枉你呢?”

    大师姐道:“正如她所说,她与我有一些仇怨。昔日她曾在背后口舌于我,被我当面撞见,于是弟子才出手小小惩戒一番。她那相貌,弟子本可帮其治愈,但弟子见其入门之初便飞扬跋扈,目无尊长,便有心磨一磨她的性子。谁料,她心中竟生出这等怨恨来!真是可悲可叹!”

    孔云真仿佛也信了她这一套说辞,他点了点头,道:“有道理。但还是说不通为何她这样一个新入门的弟子会有这样强大的法宝?”

    孔云真目光锐利,紧紧盯着大师姐的眼睛,上前半步,咄咄逼人,气势威压而来,但大师姐却恍若不觉,她道:“这就有劳师伯派遣幽行者查个清楚了。”

    孔云真盯着大师姐,缓缓点头:“是要查个清楚!你且下去吧。”

    大师姐一礼道:“弟子随时听候征询。”

    说罢,她施施然而去。

    黄霓裳因为使用魔族法器而被抓,自然判输,欧阳绣不胜而胜,场中众人见一场斗法居然如此戏剧性的落下帷幕,纷纷交头接耳,猜测不已。

    他们当中没有什么人留意到方才大师姐与孔云真几番交谈中的刀光剑影和暗藏杀机,只有李乘风等少数人才知道他们两人方才言语试探,攻防转换于无形之间,几句轻巧的话语,其暗中较量,杀气腾腾之处,丝毫不亚于一场激烈斗法!

    孔云真看着大师姐的身影,眼神充满了高度的警惕,同样这样看着大师姐的,还有李乘风!

    别人心中不知,但李乘风却心知肚明!

    大师姐为何要这样陷害黄霓裳?她会不会这样陷害自己?落日枪是不是也像这双月一样,是一件暗藏毒药的魔族法器?

    这一连串问题纷沓而来,李乘风的心中重若千山,沉甸甸的几乎透不过气来。

    佰度搜索 噺 .. 无广告词小说网

    < ="-: r">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