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破天录 > 第694章 众人一心恨滔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涛现在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并不是在同安城抛弃了视他为老大人父母官的十万百姓们,也不是他欺君罔上,辜负圣恩,更不是他陷害忠良,丧心病狂。

    而是……他居然被自己的师爷出卖了!

    他居然没有看透这个师爷是这样一个两面三刀,临阵脱逃的货色!

    周凌刚刚出现的时候,他哀求周凌不要杀死自己,可没有杀死徐涛,但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宁愿周凌杀死自己!

    一开始徐涛还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可随后他就发现他的皮肤开始出现大面积的坏死,他的身上结出像蛇鳞一样的硬茧,这些硬茧由小到大,由硬到软,紧接着一片一片的蛇鳞生长成一个一个的脓包黑泡,直到腐烂破败,流出可怖的黑黄色浓水,散发出一股消散不去可怖腐臭味。

    这味道如同夏日腐烂的臭肉堆放许久,只闻一下便让人骇然色变,夺路狂奔。

    一开始徐涛还想赖在自己位置上继续当他的太守,可是他的异变让他的美梦彻底破灭。

    光是这样的恶臭便已经足以让所有人都离他而去,根本没有人敢靠近他身旁三米范围之内,再多的银子也买不来服侍他的人。

    最关键的是那无穷无尽的痒痛折磨,让徐涛夜不能寐,食难下咽。

    美食在他这里永远的丧失了味道,再好吃的佳肴不仅味如嚼蜡,而且还品出一股恶臭之味。

    徐涛求遍了附近所有的名医,可他们却都束手无策,甚至,他请来修士帮忙查看,可有懂行的修士一看之后脸色剧变,扭头便走;而那些没有本事骗吃骗喝的修士,在骗去了他一大笔钱财后,一个个都跑得干干净净。

    终于,他明白过来:这是周凌带给他的诅咒,为了惩罚他的所作所为!

    徐涛被折磨了半个月之后,他终于绝望了,他想求死,以解脱这无穷无尽的折磨。

    可是徐涛随后又发现一个更可怕的事情:他死不掉!

    无论徐涛是上吊,自刎还是投河,他都发现他根本死不掉!

    他悬梁自尽,吊了一天一夜都没有断气,甚至他无穷无尽的入骨疼痛和疯狂奇痒发作得更加厉害,让他落下来后满地打滚。

    他自刎,却发现哪怕剖开自己身上的血肉,里面都没有一滴鲜血流淌出来,看到的只是可怖的腐烂黑肉和在里面蠕动的蛆虫。甚至,他挥刀看下自己的一只手,他的这只断手很快也会再生长出来。

    他投河,除了将这条河附近所有的生物全部毒死,将整条河变成了一跳臭气熏天,死气沉沉的死亡之河之外,他没有任何的伤害。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便是徐涛眼下最为痛苦的现状,这也是周凌对徐涛最凶残的惩罚!

    徐涛崩溃了,他冲到周凌现身的地方放声哀求,苦苦求着周凌杀死自己。

    周凌听到了他的哭求,她再一次出现在徐涛的身旁并告诉他,想要解脱这样无边无际的痛苦,就要前往神京,到皇帝老儿的跟前,将同安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并向世人揭发修行人的“罪恶”!

    徐涛答应了,他踏上了前往神京的单程旅途,可随行的仆从很快得知了他的目的,于是他们全部都跑得一干二净。

    若是徐涛进京治病,将来治好了,他们这些仆从说不得有护主之功,可徐涛进京是干嘛的?

    自首去的!

    就他犯下的那些事儿,有八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他们这些仆从还陪着他一同去送死陪葬么?不跑那不是傻么?

    徐涛离了仆从,一时间茫然无助,只得投官寻求同僚们的帮助,可是他倒霉催的去到了岳州,刚进城没呆满一夜,洪水便来了,慌乱之中他只能匆忙的跟着逃亡,可没逃多久,他就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苏月涵一眼就认出了徐涛这是什么情况,他身上充满了可怖的阴尸冥气,这是九狱冥王独有的气息与力量,只有被妖王诅咒过的人才会受到如此可怕的折磨。

    苏月涵知道厉害,立刻拉着小竹子往旁边躲闪,她低声道:“快躲远点,这人身上带着瘟病,千万别沾上了传染了去。”

    她声音极小,只有小竹子听见,但小竹子天真烂漫,立刻便高声嚷嚷了出来:“大家小心呀,这人身上带着瘟病,大家可别沾上了传染了去呀!”

    她声音又脆又亮,周围人立刻听得清楚真切,原本就离徐涛挺远的人们立刻如潮四散,让出一块老大的空地来。

    徐涛一下如同退潮露出来的鱼儿,垂死待毙,任由围观。

    这一刹那,徐涛脸色剧变,若不是他面孔一片可怕的灰黑色,这羞怒之情便要叫人瞧了去。

    他此时本来就一副衰神在世,瘟神行走人间的模样,周围人根本不敢靠近,小竹子这么一喊,其他人越发的警醒。

    “我就瞧着他不对劲吧!”

    “瞧他这模样,还出来祸害人!”

    “传染了可如何是好?”

    这些人恐惧而紧张的盯着徐涛,眼神极其不善。

    徐涛挤出一丝笑容,道:“我乃同安太守徐涛,诸位行个方便,日后必有重谢!”

    周围有人立刻惊讶道:“同安太守?那个弃城而逃的太守?”

    徐涛脸色一变,争辩道:“我没出逃,我只是凑巧不在城里!”

    又有人冷笑道:“同安太守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真是说笑!定是撒谎!”

    “对!大家别理他,快走快走!”

    “走?走哪里去?他一直这样跟着我等该如何?”

    “该死,你身患瘟病,为何还要来祸害我们!”

    “打死他,打死他!!”

    人群越来越激昂,说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一声发喊,众人像是回过神来一样,捡起石头便朝着徐涛砸去。

    一时间石如雨下,暴雨倾盆,只一会儿工夫便将徐涛砸得头破血流,一股极为可怖的恶臭味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人群中立刻有人捂着口鼻,闷声大喊道:“果然他身患瘟病!大家砸死他,然后一会烧了他!免得传给我们!”

    逃难中的众人最难有主意,他们立刻大声应和,又继续疯狂的砸着,只一会儿工夫便将徐涛砸成了一滩肉泥。

    有人远远的扔过去火把,又将他烧得火焰冲天。

    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月涵等人都已经早就离开后,当清冷的月光撒向人间时,徐涛被砸烂烧焦的肉身抽动了一下,又开始重新生长起来。

    没过多久,徐涛便又复活了,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痛痒得在地上拼命翻滚。

    徐涛咬着牙,眼睛里面透出一股可怖的恨意来,这浓烈的恨意似乎要焚尽一切,要将这人间拖入地狱与他一同陪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