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破天录 > 第707章 红粉骷髅肉白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树林离官道并不甚远,但对于疤哥来说却是天涯海角一般的遥远,看着前面那个低眉顺眼的苏月涵,他已经蠢蠢欲动,按耐不住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地痞流氓来说,太平日子固然好,可大灾大难的日子却更加的惬意舒服。

    日子不乱起来,又哪里有他们的机会?

    渊锦城太守固然口碑不错,一向为民撑腰,可谁都知道,这位太守老大人因为干得太好,功劳业绩太过于突出,以至于受到上司赏识,很快就要调走高升了。

    再来一个新当官的,那也不过又是一条过江猛龙,他老孙可是渊锦城的立地太岁,地头强蛇!

    当地的老百姓们深谙这个道理,所以他们宁愿得罪这些当官的,也绝不愿意得罪这些地痞流氓,否则他们没日没夜的找上门来,那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这年头但凡有个家业的,谁不是忍气吞声凑合着过?被骚扰得受不了了,还能搬离这座城不成?

    家怎么办?家业怎么办?房子怎么办?出城路引怎么办?

    这都是麻烦!

    太平日子勉强凑合着还能过,这种地痞流氓的骚扰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可一旦碰到这样大灾大难的颠沛流离的日子,那这些地痞流氓可就太厉害了。

    他们也许成不了什么事儿,可他们在这种时候使起坏来,那害人绝对一害一个准!

    别的不说,这兵荒马乱的时候,失踪几个人那可是太正常了,官差上哪儿查去?

    疤哥自然懂得老百姓的这个心思,因此在他看来,苏月涵这举动是再明智不过的行为了。

    进了小树林,孙福海便笑嘻嘻的说道:“月涵妹妹还要往哪里去?咱疤哥瞧着这里便是很好!可别走远了,回头赶不上大伙。”

    苏月涵低眉顺眼的低声道:“疤哥且再往里面去些,若是让人听了动静去,小妹还如何做人?”

    孙福海哈哈大笑,在他看来,这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跟着他疤哥进了小树林,那出去还能有个好名声?

    不过,他也越发的兴奋,觉得这大概就是青楼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他高攀不起的姐儿嘴里面所说的情趣。

    孙福海淫根翘得高高的,欲念大涨的跟着苏月涵往小树林深处而去,两人走出去一两百米远,孙福海终于忍耐不住了,道:“不要走了,便在这里了!”

    苏月涵低声轻叹了一口气,她背对着孙福海,摘下了自己的头巾,露出瀑布一般乌黑发亮的长发,她低声柔柔的说道:“疤哥,你觉得小妹美么?”

    孙福海嘿嘿一笑,道:“美不美,那得脱了衣服才知道呀!”

    苏月涵转过身来,她微笑着一点一点将自己外面罩着的粗布长袍脱下,露出玲珑剔透,窈窕动人的身材。

    苏月涵不像赵飞月那样拥有无以伦比,举世无双的容颜,也不像大师姐那样,拥有冷艳绝伦的面孔和曲线爆炸的身材,但她就像江南的一捧清泉,清澈动人,增之一分则过,减之一分则缺,腰肢小小堪堪一握,脸蛋俏丽清秀可人,更兼且那微微起伏的胸脯和翘挺的后臀则让人感受到几分青涩与成熟结合在一起的别样风情。

    这样的美让人感觉到亲近与温和,不似赵飞月的高高在上,不似大师姐的崖岸自高,就如同邻家那个清丽动人的小姑娘,让人多看一眼便心生亲近之心,只想好好与她温存。

    苏月涵微微一笑,道:“那你看,我美么?”

    孙福海眼中的苏月涵一点一点的拨开胸前的衣衫,即将露出里面雪白的胸脯,他呼吸都急促了起来,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几乎要从眼眶里面瞪出来。

    可就在苏月涵将衣衫一点一点拨开的时候,他忽然间发现苏月涵衣衫下面竟然是森森白骨!

    没有如雪肌肤,没有柔软血肉,只有那一根一根的骨架,仿佛他眼前站着的是一个  披着人皮的白骨精!

    “啊!!”

    孙福海骇得屁滚尿流,发出一声恐怖的嘶喊声,吓得一屁股就跌坐在地上,手脚并用,拼命的向后爬去。

    可他往后爬了几步,忽然间跟前多出一双脚来,那双脚他认识,一双秀巧金莲,不大不小。

    孙福海牙齿咯咯作响,大着胆子抬起头来,却见跟前站着一具骷髅,这具骷髅浑身半点血肉也无,只有一双眼珠子正瞪着他,发出毛骨悚然的咯咯笑声:“疤哥,你瞧瞧我,美么?”

    孙福海嗷的一声惨叫,拼命磕头:“小的有眼无珠,得罪了上仙,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只见这具骷髅咯咯笑着,说道:“你是觉得,我不美吗?”

    孙福海浑身瑟瑟发抖,声音发颤,磕头道:“美美!上仙美若天仙,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上仙饶命,上仙饶命!”

    这骷髅声音一沉:“你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还说我美?”

    孙福海骇得抬起头来,刚看一眼,便见这骷髅一点一点的张大嘴巴,嘴中居然一点点的放出光来,那光一开始是红色,渐渐的红色中透着一点黄色,变成了橘黄,再又一点点变得暗下来,变成一片暗红色,仿佛九狱血池,在那血池之中有无数的亡魂在哀嚎扭曲着,似乎在等待着孙福海的坠入。

    孙福海骇得放声大哭,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这张越长越大的血盆大口朝着自己扑来,一点一点的将他的脑袋吞下,而他却无法动弹,身下屎尿齐流。

    ……

    在小树林中,两名偷偷跟着过来的小流氓正浑身发抖的看着眼前无比恐怖的一幕。

    那个他们十分熟悉的苏月涵正一只手掐着在他们眼里无比凶狠厉害的疤哥的脖子,她张着嘴,嘴中冒出一股白气,这股白气勾着疤哥眼耳口鼻这七窍中的精元一点一点的向外抽取着他的生命。

    他们眼看着疤哥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下去,渐渐的从一个青壮年被吸成了中年,又从中年被吸成了老年,他头顶上的头发根根跌落,皮肤干枯,血肉枯萎,只两弹指的功夫便被吸成了人干。

    而苏月涵则吸了孙福海的气血精元后,面色明显红润了一些。

    这两个小流氓哪里还不明白?

    这哪里是软弱可欺的*啊!

    这分明是扮猪吃老虎的大妖女,大魔王啊!!

    他们虽然不知道苏月涵让孙福海在临死前经历了怎样恐怖的幻境折磨,可眼前这吸人精血的事情,那便是瞎子也能瞧个明白啊!!

    这两个小流氓骇得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大喊出声,因为他们害怕招惹了苏月涵引来杀身之祸,他们恐惧的捂着嘴,屏气凝神的扭头往外逃去。

    可他们刚走出去几步,忽然间听见一个清丽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来:“你们两个去哪儿?”

    这个云雀一般动听的声音此时却仿佛天底下最恐怖的催魂夺命的魔音!

    这两个小混混僵在原地,牙关咯咯咯的打颤,下意识的回过头来,他们却看见在他们跟前站着一具骷髅,可怖的眼珠子正瞪着他们,它咧嘴一笑,那血盆大口一点一点的张开,恐怖呼嚎的九狱血池再一次在它的口中重现,它们呼嚎着,嘶喊着扑向这两个小混混,迅速的将它们吞噬!!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