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凌天战魂 > 第1862章 拍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方空间,对于众人来说,不过是一片牢笼。

    拍卖师主导着这里的一切,在他制定的规则之下,没有人能够越过规则,直接对他人出手。

    楚云现在只想把祝红线给救出来,但他知道,即使自己把功法交给眼前的莫敌,估计也无法让她解开莫敌身上的禁制。

    当下,楚云深吸一口气,说道:“原本我们已经完成了这场交易,我给你九百多颗元力丹,你把祝红线交给我,但你却没把她身上的禁制撤销,现在我若是再把功法给你,她身上的禁制,你怕是已然不肯撤销吧?”

    莫敌闻言,邪魅一笑,道:“你现在别无选择,不是么?”

    楚云笑了,道:“确实。”

    说到这里,他微微停顿了一下,又道:“但你忘记了控制这里的人称号是什么。”

    莫敌皱了皱眉,控制这方牢笼的人,不就是拍卖师吗?

    这个称号,难不成还有什么深意不成?

    楚云见到他眉宇之间的愁绪,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笑容带着一股狠劲。

    嗯?

    莫敌被楚云的笑容弄得一阵莫名其妙,这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

    就在此时,他突然听见楚云大声道:“拍卖师,你是商人,应该是很讲究诚信的,我从其他人手中购买商品,对方给了我一件残次品,你看该怎么处理这事情?”

    功法,怎么可能直接交给这不讲信用的莫敌?

    胡三娘的刺杀,没有起到效果,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求助拍卖师。

    ‘拍卖师’这个称号代表着商人,商人最讲究的是诚信,同时也代表着唯利是图。

    楚云现在对付不了莫敌,唯有把问题抛给拍卖师,看他要怎么处理。

    正在主持拍卖会的拍卖师,听到楚云的话,他轻轻挥手,“拍卖暂停。”

    他暂时打断了拍卖会,看了一眼楚云,说道:“我是商人,自然讲究诚信!在这片空间之中,你们可以随意自由买卖奴隶,保证你们拿到手的奴隶,都是会直接认你们为主。”

    说到这里,他微微停顿了一下,道:“不管这奴隶是从我手中购得,还是从其他人手中交易而来。”

    拍卖师的话,让楚云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自己赌对了。

    这刹那,站在楚云身边的莫敌额头上陡然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没有想到拍卖师竟然会说出这样一席话,这明显是要帮助楚云!

    “拍卖师,我不知道怎么解除她和我之间的契约,并非是我不愿意诚信买卖!”

    他连忙解释,生怕引起拍卖师的不满,把自己一巴掌拍死。

    然而拍卖师却笑道:“你若是诚心出售自己的商品,那么她和你之间的契约应该在交易完成的那一刻转移到他的身上。但是她的契约,还在你身上,你说你诚心,这又算哪门子的诚心?”

    莫敌闻言,一咬牙,立即找到‘祝红线’的名字,心念一动,立即把祝红线的契约往楚云的身上转去。

    刹那间,楚云只感觉脑海中又多出来了一股信息,正是属于祝红线的!

    “傻瓜,为了我浪费这么多的元力丹,值得吗?”

    祝红线含情脉脉看着楚云,眼里写满了温柔。

    这是她的心声,并没有说出口,这一刻,她已经做出了决定,未来不管会变成怎样,自己一定不能对不起楚云!

    “值得。只要能把你换回来,所有一切都是值得的。”

    楚云利用刚刚转移到自己脑海中的契约给祝红线传音,说到这里,他语气更为坚定的说道:“只要能换来你的平安,付出再多又如何?”

    这一刻,祝红线泪流满面,不顾场合,一下子扑到了楚云的怀中,把他抱得紧紧的。

    这个性格直爽的女孩儿,终于展现出了自己的柔弱,只对楚云。

    楚云轻轻拥抱着祝红线,道:“别担心,一切有我。”

    “嗯。”

    祝红线点头,把楚云抱得更紧了。

    并不宽阔的肩膀,却如巍峨高山,是自己最值得依靠的,也只唯一能依靠的人。

    “好一出郎情妾意的戏,有情人终成眷属,值得庆贺。”

    拍卖师见到两人拥抱在一起,出言打断了两人的温柔时光。

    在他话音落下之际,他便轻轻对着莫敌招了招手,刹那间,莫敌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裹挟,好似有一只大手把自己给死死抓住了一般,让他连呼吸都无法做到。

    糟糕!

    莫敌心中惊恐,又怎能不明白是拍卖师出手了?

    “咳咳咳……”

    他想要解释,但此时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讲诚信的商人,都该杀!”

    拍卖师声音冰冷,他右手轻轻做了个抓举的动作,刹那间,莫敌只感觉死亡的气息降临自己身上,当下运转体内所有仙力,大吼道:“我不服!”

    可惜,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身体便直接爆炸开来,连带着他的灵魂一起,化作了碎片。

    莫敌,天仙三阶的强者,白帝城城主,在拍卖师的手中,犹如一只小虫子,轻轻一捏,便当场死亡。

    也就在莫敌死亡之际,其他准备交易‘奴隶’的人,一个个神情惊恐,不能自已。

    莫敌,毕竟是通过了‘千人斩’考验的天才,刚刚拍卖师还给他分了六千多的奴隶,但现在仅仅因为和楚云的交易存留了一些小心思,便被拍卖师给直接捏死。

    没有人看清楚拍卖师是怎么出手的,在他做出那个抓举动作之时,他们根本就没有感受到异样的能量拨动。

    但莫敌就这样死了,死无葬身之地,莫过于此!

    “诸位,做买卖,要讲诚信呐!”

    杀了莫敌,拍卖师语重心长的叹息了一声,道:“你们都是通过了第一阶段考验的人,天赋在这两千多万人中,是最出色的,别逼着我把你们这些天才都杀掉啊!”

    没有人敢说话,几乎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看那‘顶天立地’的拍卖师。

    但几乎所有人都在腹诽,“你这杀人就像踩死了一只蚂蚁,还一副悲天悯人的舍不得的表情,你既然舍不得,为什么要直接杀了他?”

    没有人敢把这话问出来,毕竟谁也不知道拍卖师的脾性到底是怎样的。

    他是这片牢笼之中最强的存在,惹怒了他,那莫敌就是下场。

    莫敌也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死在拍卖师手中的人,是他亲自出手,灭杀了他。

    杀了莫敌之后,拍卖师的目光又放在了楚云的身上,道:“你是否满意这种处理结果?”

    楚云愣了愣,现在心里一团乱麻。

    是否满意这种处理结果?

    你直接把人给杀了,你问我是否满意?

    我若是说不满意,你岂不是连着我给一起杀了?

    他也没有想到拍卖师出手会这么干脆,直接把莫敌给斩杀,让他之前酝酿在心里的话,都没法说出来了。

    楚云脸上挂着笑容,道:“满意,太满意了!”

    “不管你是真满意也好,因为害怕自己受到牵连随口应承的满意也罢,他既然死了,那他所有的东西都移交给你,算作对你的补偿!”

    声音一落,拍卖师再次挥手,霎时间,一股庞大的信息不断涌入楚云的脑海,那是一个个人名,正是莫敌手下的那群奴隶!

    除了莫敌手下的奴隶分给楚云之外,一枚空间戒指直接飞到了楚云面前悬浮起来,拍卖师解释道:“这是他的空间戒指,里面所有的一切,都属于你了!”

    “多谢!”

    楚云接过莫敌的空间戒指,拱手道谢,至此,楚云身后的队伍规模扩大了一倍。

    拍卖师摆了摆手,道:“拍卖继续开始!”

    杀死莫敌,不过一个小插曲而已。

    但莫敌的死,却让那些心怀叵测之人,收起了异样的心思。

    ……

    拍卖会继续,第一件拍卖品张玄的价格被缓慢抬高,没多久,已经有人出价到了两位数。

    出价之人,正是龙邪。

    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天仙强者,天仙强者的精气血,能让他快速恢复,如果让他把残躯给汇聚齐全,他甚至相信自己可以直接恢复到巅峰状态,甚至更强!

    但前提是必须把这里所有的天仙强者都给吞噬了!

    “十颗元力丹,天仙一阶的仙人被拍卖到了这个价格,已经有些虚高了!”

    人群之中,之前和龙邪竞价的人轻语了一句,便放下了拍下张玄的念头。

    “我们这些闯关成功的人,每个人身上撑死也就一千颗元力丹,拍卖品之中天仙七八阶的人都有,如果耗费两位数的元力丹拍下一个天仙一阶的仙人,确实有些可惜。”

    有人跟着附和,当下也放弃了拍下张玄的念头。

    作为第一件拍卖品的张玄面如死灰,心里除了苦闷,别无其他情绪。

    天仙啊,放眼外界都是一方霸主级别的人物,现在竟然还被人嫌弃了!

    楚云听到龙邪加价,当即直接喊道:“一百元力丹!”

    价格,他给直接提升了十倍。

    反正和龙邪注定要成为敌人,为什么不搅和他的拍卖呢?

    龙邪看到天上显现出了楚云的身影,勃然大怒:“你这蝼蚁,是找死!”

    楚云闻言,微微一笑,对拍卖师说道:“拍卖师,他威胁我,这明显是在扰乱你的拍卖会啊!”

    草!

    这个贱人!

    龙邪恨死了楚云,刚才他求助拍卖师,拍卖师帮他杀了莫敌,自己现在习惯性的威胁了一句,他居然又直接找上拍卖师!

    拍卖师乐了,笑呵呵盯着龙邪,说道:“你这爬虫是想扰乱我的拍卖会?”

    被拍卖师的眼神给注视,龙邪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如果说之前他和拍卖师叫板是出于对自己实力的自信,那么现在见识到了拍卖师的手段和力量之后,他便彻底打消了挑衅拍卖师的念头。

    对方杀天仙仙人,犹如踩死蚂蚁一般,那举手投足之间都拥有莫大威能的拍卖师,根本就不是他现在能对抗的!

    “不敢!”

    龙邪低头,额头上冷汗直冒,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可惜了。我还等着你挑衅我一下呢。”

    拍卖师一脸失望,而后说道:“那他出十颗元力丹,你还准备继续争夺吗?”

    “不了。”

    龙邪连忙摇头。

    一个天仙一阶的仙人而已,暂时放弃拍卖又如何?

    拍卖师见状,环顾四周,道:“诸位,这件拍卖品还有人出价吗?超过一百元力丹,就能把一位天仙一阶的仙人带回家,天仙一阶的仙人给你们看家护院,可比狗要有用得多啊!”

    一众没有通过考验的天仙强者听到这番话,神色变得格外难看。

    天仙,在拍卖师的眼中,就是一条看家护院的狗!

    “没人参与竞拍?我提醒你们一下,这件拍卖品年龄还不到五百岁,属于青壮派的天才,就算你们不是为了他身上的功法,也可以买回去慢慢培养,以他的天赋,在一千岁之前,突破到金仙也不是没有可能!”

    拍卖师声音一落,人群瞬间喧哗起来。

    玄州,众人只知道天仙便是最强者,天仙之上是什么境界,没有人知晓,至少普通人根本就没有资格知晓天仙之上是什么境界。

    然而现在拍卖师却说出了天仙之上的境界,金仙!

    金仙,偌大的玄州,恐怕也只有玄州顶级的势力才会知道这些吧?

    “拍卖师大人,天仙之上便是金仙境界吗?金仙强者,到底有多厉害?”

    有人一脸好奇的询问着拍卖师。

    金仙,一个境界而已。

    但是这个境界,几乎让所有天仙强者都感兴趣!

    “哈哈,果然是玄州的土包子,连天仙之上是什么境界都不知晓!”

    人群中,有人出言嘲讽起来,他这番话的意思,完全暴露了自己不是玄州人的事情。

    “金仙强者,玄州这片贫瘠之地很难走出一位,这张玄虽然不到五百岁就突破到了天仙,这天赋放在玄州算得上绝顶,但放在其他地方,只能算泛泛之辈。”

    又有人开口,说话之人正是之前能和龙邪叫板的老农。

    没人知道这老农叫什么,这喜欢抽旱烟的糙汉子,即使是在贬低整个玄州,也让玄州的天才感觉他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拍卖师也在此时解释道:“金仙,初步操纵天地规则,即使是最弱的金仙,也不是天仙能够打败的。”

    听到这话,闯关成功的三千多人心里又有了想法。

    “一百零一颗元力丹!”

    有人开口竞价,拍卖师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自己已经解释了张玄的天赋,如果还没有人加价,那便证明自己所主持的拍卖有些失败了。

    失败的拍卖,会让他恼怒,他恼怒的后果,肯定不是眼前这些人能够承担的。

    “一百一十颗元力丹!”

    楚云再一次跟着加价,这个价格一出,那出价颗元力丹的人笑道:“你既然志在必得,那我也不和你争夺了。”

    拍卖师环顾四周,问道:“有高于一百一十颗元力丹的吗?”

    “一次,两次,三次,成交!”

    按照流程喊了三次,发现没人竞价,拍卖师一锤定音,最终楚云以颗元力丹的价格,买下了张玄。

    在他身旁的祝红线有些疑惑,传音问道:“你认识他?”

    楚云摇头,“不认识。”

    祝红线疑惑道:“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出这么高的价格买下来?”

    “第一件拍卖品,一定要拿下,兴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楚云没有去多解释。

    他是根据拍卖师的性子决定拍下的,至于到底是不是跟自己想象的那样,还是个未知数。

    祝红线不再询问,她看了一眼悬浮在空中的张玄,在楚云拿出颗元力丹之后,张玄便被拍卖师直接送到了楚云面前。

    和胡三娘和柳三一样,张玄也成为了楚云的奴隶,恭恭敬敬站在了楚云身后。

    就在此时,拍卖师笑吟吟说道:“好了,第一件拍卖品成交,以高出底价一百一十倍的价格成交,证明我这拍卖会主持得非常成功。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等到拍卖会结束,我会送第一个买家一份礼物,以示感谢!”

    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样,这拍卖师是真不按常理出牌。

    祝红线诧异看着楚云,这果然是意外收获!

    龙邪闻言,满脸的懊恼之色,自语道:“该死!如果早知道这样,在高的价格我也要买下来!”

    另一边,一名丰神俊朗的青年看了一眼楚云的影像,自语道:“拍卖师的礼物?呵呵,有那么好收吗?”

    “听说这小子第一个完成千人斩任务,踏足这里之后,拍卖师给了他三次底价交易的机会。”

    有人听说过楚云的事情,是从自己手下的奴隶口中得知的。

    “是好运,还是霉运?”也有人低语,但更多的时候则是在猜测拍卖师的用意。

    没有几个人真的认为拍卖师分给他们的‘奴隶’,就真的属于他们。

    也没有人认为这场拍卖会结束之后,就能从这秘境走出去。

    一个诡异的拍卖师,让众人看不出他的底子。

    楚云把拍卖师的话当做了耳边风,这家伙这番话,根本就信不过嘛。

    “好了,接下来第二件拍卖品就有意思了。此人似乎是某位成功闯关者的祖先,那么你会出多少价格买下呢?”

    声音一落,拍卖师伸手一挥,一个中年男人自光墙之上飞到了他的面前,悬浮在空中。

    正是之前威胁过楚云的周昌剑!

    周昌剑一出现,楚云的目光立即移到了龙邪所在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恐怕周昌剑现在最怕的就是被龙邪给买下吧?

    “老规矩,起拍价一颗元力丹!”

    拍卖师说完,便能听见龙邪出价道:“一颗元力丹!”

    说完,他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周围,那映照在天穹之上的影响也跟着环顾四周,就像是在看所有人。

    “诸位,此人是我龙邪的老祖,还望各位给个面子,不要和我争抢。”

    这次不是威胁了,而是换了一种委婉的说法。

    “哈哈,之前还要欺师灭祖,现在又认他当你的老祖,龙邪,你药店碧莲啊!”

    楚云立即嘲讽龙邪,说完,直接加价:“十颗!”

    龙邪闻言,眼中凶光一闪,慢悠悠道:“你这蝼蚁,和我作对有意思么?”

    说完,又加价道:“十一颗!”

    “哈哈,他是你龙邪的老祖,我如果收为奴隶,是不是也一跃成为你的老祖了?”

    就在此时,又有人嘲讽龙邪,出言者,正是那老农。

    老农说完,立即出价道:“十二颗!”

    看到老农浮现在天穹之上的脸,龙邪牙齿咬得嘎嘣作响,最后阴恻恻说道:“要当我龙邪的老祖,算过自己的八字没有?八字不硬,会被克死的。”

    “老子八字硬,命更硬,你这孙子有种来克死我。”

    老农说完,抽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烟雾呈现出一个寿星模样的老叟,威风十足。

    “那就试试!”

    龙邪咬牙切齿,但也不再继续加价了。

    楚云也没有继续竞价,只要不让龙邪拍到天仙,就是好事。

    沦为货物的周昌剑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高傲,之前他还敢威胁楚云,但现在却不敢再小觑任何人。

    楚云的手下已经有三名天仙强者,凭他的实力,现在根本就惹不起!

    “好,接下来这货物更有意思了。她的本体是玄冥神兽,有人给她传授过功法,目前修为已然达到了天仙三阶,若是按部就班的修行下去,金仙可望!”

    拍卖师推出了第三件拍卖品。

    楚云立即朝着那拍卖品看过去,正是之前劝说自己不要踏入秘境的成年玄冥神兽,玄小战的母亲!

    这个高冷的女人居然也来了,而且还没有通过沙兵的考验!

    楚云眉头紧锁,想了想,不动声色的出价道:“一颗。”

    “呵呵,一颗?这玄冥神兽变成了一个倾城倾国的大美女,你一颗元力丹就想购买过去?我出价十颗,此女我志在必得,各位可别和我抢啊!”

    天穹之上,一个容貌猥琐的中年男子显现出来,仅仅是看到那人的容貌,就让人生不出任何好心思。

    他似乎怕人和他抢这玄冥神兽,又着重强调道:“我平生就喜欢收集妖兽变成了人身的女子,我也就这点爱好了,诸位可别抹杀我的爱好啊!”

    “一百!”

    楚云直接出价。

    不管怎么说,这女人之前都算是帮过自己一把的,可不能让她落在那猥琐中年的手里。

    成年玄冥神兽听着那些出价的声音,恨不得自绝于此。

    但体内的仙力被封锁,让她连自杀都做不到。

    对于那些出价的声音,她恍若未闻,唯有内心,是充满悔恨的。

    她想到了秘境刚显现的时候,自己还要求那楚云不要踏入其中,还说自己也不会踏入这秘境,奈何秘境的诱惑实在是太大,最终她按捺不住那颗好奇的心,也跟着踏入了秘境。

    没成想以她那强大的肉身,居然败阵于沙兵之手,从而沦落为货物。

    “小子,你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啊。你身边已经有个大美人了,还要和老子抢女人?小心鸡飞蛋打,一个人你都保不住!”

    猥琐中年眼睛一瞪,那双贼眉鼠眼的眼睛里,浮现出了一缕杀机。

    他看出来了楚云的修为,不过是人仙十阶罢了,一个人仙十阶的蝼蚁,竟然敢和自己一个天仙争抢货物?

    楚云闻言,懒得和他多说,直接对拍卖师说道:“拍卖师,此人威胁恐吓我,企图让我放弃这次的拍卖,你就不管一下?”

    猥琐中年神色大变,自己不过是隐晦的威胁他刚刚营救的那女子,这家伙居然直接向拍卖师告状?

    做人怎么能这么无耻?

    你好歹也是通过了‘千人斩’考验的,算是绝顶天才,你怎么动不动就求助于他人?

    刚刚拍卖师的威胁还有余音绕耳,缠绕在他的心头久久没有散去,这家伙就直接找拍卖师告状,该不会真的被拍卖师认定是威胁吧?

    “妈的,等拍卖会结束,一定要做掉这个小子!”

    猥琐的中年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干掉楚云,而表面上,却是大声说道:“冤枉啊拍卖师大人,我可没有威胁他!”

    拍卖师摆了摆手,道:“没关系。”

    拍卖师笑了笑,随手右手轻轻一挥,就只见那猥琐的中年男子身子陡然爆炸开来,当场死亡!

    杀了这猥琐的中年男子,拍卖师那巨大的法相之上传来阵阵杀意,霎时间,所有人如坠冰窖,有些人甚至在瑟瑟发抖。

    “可能没人把我的话当回事,拍卖就给我好好的拍卖,若是再出言威胁他人,杀无赦!”

    杀鸡儆猴,猴不看连猴也杀!

    这番话说完,拍卖师那巨大法相之上的杀意又立即撤销,但此时却再没有人敢去威胁他人。

    而且在楚云喊出一百元力丹的价格之后,众人在震撼之余,却再没有人加价。

    一时间,让楚云捡了个便宜,以一百元力丹的价格,把那成年玄冥神兽给买下来。

    交了元力丹之后,成年玄冥神兽便来到了楚云身后,她一双美目放在楚云身上,心里五味陈杂。

    玄冥神兽,一生只认一次主。

    但现在这个说法却被打破了。

    她已经认过天傲雪当主人,按理说,没有人能再以精血契约来控制了她。

    但现在她却感觉自己被人强行种下了精血契约,而契约的主人,还是之前自己遇到的那个弱小的人类!

    而楚云此时也在读取她的资料。

    她名为玄秋凉,‘秋凉’这个名字,还是天傲雪给她起的。

    她不是玄小战的亲生母亲,玄小战在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它的母亲就战死,是它发现那战死的玄冥神兽,从对方的肚子里,把玄小战给取了出来,以秘法养活了玄小战。

    玄小战不知道这些,只因为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她,便把她当做了母亲。

    而她也把玄小战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小心照顾着。

    楚云读取了她的一部分信息,便再不读取下去,反倒是开口问道:“玄小战也进来了吗?”

    玄秋凉闻言,内心轻叹,道:“我所有的想法,我所有的事情你不是可以一个念头就读取观看吗?”

    楚云有些尴尬,道:“总感觉这样有点不好。”

    玄秋凉没再说话,也压下了心中的想法,封闭了自己的内心,让内心变成一张白纸,平静注视着楚云。

    楚云见状,又说道:“只是权宜之计,等到出去之后,我会解除那禁制的。”

    “谢谢。”

    这个高冷的女人,说出这声‘谢谢’之后,好似用完了自己所有的勇气。

    她低着头,让楚云看不清她的面容。

    楚云也不再去读取她心中的想法,这是出于对她的尊重。

    “下一件拍卖品,一位天仙四阶的阵法高手。诸位,阵法师的价值,相信你们知晓,我在这里就不再作陈述!”

    拍卖师继续拍卖藏品,龙邪继续出价,楚云也跟着出价,好不退让。

    有了之前那猥琐中年的前车之鉴,现在众人出价都格外干脆,直接说出自己的价格,并不再多说一句话。

    那天仙四阶的阵法师,即使早知道自己是‘货物’的身份,但听着众人出价,还是忍不住绝望。

    特别是在这些出价者中,有一些人仙、甚至修为只有地仙境界的蝼蚁,更是让他内心羞愤!

    天仙强者,对付地仙、人仙,那是易如反掌,他何时想过自己会被曾经眼中的‘蝼蚁’当做货物买卖?

    “你这该死的东西,自以为掌控了这秘境所有的一切,就不给我们尊严,你今日以如此方式买卖我们,他日定然会有人把你也抓起来,当做货物买卖!”

    那天仙四阶的阵法高手不愿意沦为货物,他甚至想直接自杀,但体内的仙力被屏蔽,使得他根本无法自杀。

    听着众人的出价声音,他干脆大骂拍卖师,也许他在愤怒之下,会给自己一个痛快!

    果然,拍卖师听到他这番话之后,神色陡然变得冰冷,道:“你要找死,我成全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