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全音阶狂潮 > 第一二五零章 老实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顾问怎么这么快又走了,乐团前辈们当然要关心一下。杨景行没什么好说的,感觉就是顺便跟客人打个招呼,急着去小楼了。

    三零六已经整装待发,顾问在楼下一叫唤,女生们就一阵风涌下来,但也不都是着急吃饭,更多等汇报等八卦的关心样子。发现何沛媛似乎事不关己,刘思蔓就先开口问一下:“见面了?”

    杨景行点头:“看了下,挺好,没问题。”

    王蕊有点不屑:“那他们神神道道的……”

    隔墙有耳呢,蔡菲旋嘘:“别这说,先吃饭。”

    一群年轻人跟乐务打着招呼就停车场,好车受欢迎呀,于菲菲和柴丽甜先把顾问的后座预定了。也不用浪费时间众口难调,王蕊坚决强烈要求去体验奢侈,气势之宏伟没人敢反对。

    上车出发,副驾驶的何沛媛先跟后面伙伴抱怨:“有没觉得好累。”

    柴丽甜似乎没觉得,还安抚:“没事的,放轻松。”

    于菲菲也有点抱怨:“庸人自扰的感觉,全都跟着神神道道,害我们也七上八下。”

    何沛媛简直诉苦:“根本和我们没关系,都瞎打听。”

    杨景行好觉悟:“当然有关系,集体。”

    于菲菲柴丽甜呵呵,何沛媛则白眼:“看到尤金没?”

    杨景行点头嗯:“看到了,正在忙。”

    何沛媛不放心:“说什么?”

    杨景行好像没当回事:“就提醒他把工作做好。”

    何沛媛不屑:“你叫他做好就做好?”

    杨景行略遗憾:“做到这个年纪这个位置应该懂得小心翼翼,可能被乐弦压太久了导致有点怨气有点成见,所以今天有点装腔作势,不过他还没资格,要让他明白这个道理。”

    何沛媛观察着鄙夷:“……你说明白就明白?”

    柴丽甜好笑:“奇怪,有资格的反而不会摆架子。”

    于菲菲思考:“有资格的你就不觉得他是摆架子,往往变成气质了。你说田珍琪,如果是一般小角色像她那样,肯定也觉得她装腔作势。”

    何沛媛是觉得:“装腔作势还好,大不了睁只眼闭只眼,这个感觉有点狗眼看人低。”

    柴丽甜挺理解的:“难免会有这种人,昕婷说在美国生活就像睡藏了一根针的羽绒枕,平时觉得舒服,可那根针会突不其然扎一下。”

    于菲菲早有结论的样子:“我情愿睡普通枕头。”

    杨景行有看法:“但是跑上门来装腔作势说不过去……不过好歹是纽约爱乐,王老师他们可能也有压力,其实也得不到多大个名多大个利。我刚刚去看王老师一直守在那,他也不是为了个人得失。”

    “王老师本来就好。”何沛媛嫌弃的是:“下面有些人,帮不上忙就看热闹……”

    杨景行认为:“看热闹也是关心嘛。”

    柴丽甜笑:“王老师他们也算第一个吃螃蟹的。”

    杨景行点头:“对,所以你们应该谢谢,也可能先帮你们走出一条路来。”

    何沛媛再问:“那你怎么跟尤金说的?”

    杨景行说:“就叫他好好干,语气可能有点重,没太给面子。”

    何沛媛担心了:“说什么?”

    杨景行概括一下:“我的意思是他干不好就别干了,这我应该有发言权的吧?”

    于菲菲兴奋了:“真的呀?”

    何沛媛鄙夷:“你信他的,他敢吗?”

    杨景行呵呵冷笑还哼一声。

    何沛媛的手都扬起来了又放下去:“……当所有人面?讲英语?”

    杨景行笑:“算是私下聊,不能让人太下不来台,以后也还要合作。”

    于菲菲有点忧心:“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出结果?就像等好久了。”

    杨景行估计:“应该差不多,他们也要考虑成本。”

    于菲菲知道:“他们出国补贴高,至少住四星级。他们工会权力大,不像我们的工会。”

    何沛媛简直气愤:“打发要饭的……”

    大家跟着王蕊,十分钟的车程就到了一个路边小门外,有人开门放行,进去后发现也是老式小洋楼加庭院,虽然比民族乐团小得多,但也显得挺安静了。

    还在停车呢,于菲菲就等不及跟伙伴们宣告了:“怪叔说他找回场子了!”

    女生们连忙打听,王蕊可就着急了,生怕错过八卦又要担心这儿的钢琴包房空着没,还好她要如愿了,能跟伙伴们听着阿怪的弹奏享受美食了。

    于菲菲和柴丽甜开始放飞想象力描述顾问是怎么找回场子的,伙伴们听得津津有味,都自动忽略何沛媛在一旁泼的冷水。

    王蕊也信以为真了:“我就知道阿怪肯定能逢凶化吉,所以才要来这……”这姑娘坦白她是昨天跟毕海洋来这里体验了一下,发现餐厅品位比较特别,饭菜也还不错,所以计划等演出之后就建议顾问来这请客的。

    感觉餐厅老板真是个爱音乐的人,过道的墙上装饰全是音乐家照片。王蕊隆重揭幕一般跳到一副照片下:“当当当当,请看!”

    巧了,耶罗米尔的工作照。可是伙伴们并不给王蕊面子,大多不怎么惊喜甚至嗤之以鼻,杨景行也失望:“我还以为是我呢。”

    王蕊有点失落:“……我相信阿怪很快就能挂在这里。”

    邵芳洁笑:“呸呸乌鸦嘴。”

    蔡菲旋的观察角度是:“你们没发现吗?全是国外的。”

    王蕊点头:“所以呀……激励阿怪要更加努力,不能骄傲自满。”

    齐清诺赞赏:“蕊蕊有心了,顾问感动不?”

    杨景行嘿:“感动。”

    王蕊才不接受呢:“姓齐的,你少挑拨离间。”说着就朝何沛媛靠拢表示亲热。

    何沛媛事不关己,像其他人那么笑一下。

    王蕊跳脚:“我不是这个意思,主要目的是,你们不记得了?好久好久以前就都说想边听阿怪弹琴边吃饭!”

    “反正我没说。”

    “我也没。”

    “不记得……”

    “就你吧!”

    “我们又当了一回烟雾弹……”

    王蕊愤慨了,指着何沛媛出卖:“你们不找正主针对我算什么!?”

    何沛媛也表个态:“我有没要把他挂上去。”

    这下都哈哈大笑了,杨景行都看不过去了,跟闺蜜站一起去:“不理她们。”

    王蕊却不给面子地跳开了:“你别害我!”

    何沛媛首当其冲幸灾乐祸……

    不光大厅有钢琴,连包房里也是小三角琴,沙发宽大舒适。不光伙伴们赞叹,王蕊也是第一次进来,也佩服自己的眼光。钢琴虽然不是什么昂贵品牌型号,但杨景行试了试发现音准倒还凑合。

    女生们似乎来听音乐会的,都往沙发上挤。何沛媛提醒一下:“不点菜呀?”

    齐清诺还鄙夷何沛媛:“自觉点好不好,这你说了算。”

    何沛媛哼:“我懒得点。”

    刘思蔓救场一般:“那我不客气了……”

    等伙伴们犹豫或者不好意思了,何沛媛又会鼓励:“点呀,不吃白不吃!”

    柴丽甜放心了:“正主发话了……”

    高效率点菜之后快点开始音乐会吧,于菲菲想起来提醒服务员:“慢点上菜,越慢越好。”

    看样子客人们是全体一直求慢,服务员也真信了:“……我等半个小时之后再下单可以吗?下单后半个小时可以上菜。”

    杨景行可扛不住:“别理她们,快点。”

    齐清诺又质疑何沛媛了:“哎,你家教成问题呀,敢插嘴了。”

    坐在饭桌边的何沛媛显得无奈。

    柴丽甜似乎看不下去了,针对团长:“别说标杆,某人自己原来怎么样……”

    王蕊立刻会意加入战斗:“就是,阿怪现在老实多了!”

    三零六显然也分小团体,年晴针对王蕊:“跟你学的吧?老毕管教得那么好。”

    王蕊反弹:“没你管教诗人好。”

    齐清诺记仇:“诗人的教养比曾理还差点。”

    柴丽甜也不要脸:“我是放养。”

    这情况有点危险,女生们不敢轻易发话了,不过郭菱一身轻:“你们都别谦虚,都是一把好手。”

    刘思蔓居然拉只是轻笑邵芳洁的下水:“还是小洁幸福,特警天生有修养。”

    蔡菲旋重重叹气了:“唉,都别说了……”

    王蕊劝蔡菲旋:“别这样嘛。”

    杨景行感激的:“谢谢旋子结束这个话题,大恩大德。”

    高翩翩也跟着大伙哈哈笑了,何沛媛也呵呵给点面子,于菲菲着急:“快点呀,音乐会。”

    杨景行坐好,有点感怀:“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了……”

    王蕊切:“我们天天一起。”

    杨景行不受影响:“怀旧一下吧。”摆起架势。

    女生们零星的几个巴掌声后,杨景行开始了,弹的是《魂斗罗》。女生们表情各异,惊喜的嫌弃的好笑的无所谓的,不过都还是都耐心地听了下去。杨景行还弹得有滋有味甚至带出了点激情,女生们也慢慢稳定下来甚至认真起来。

    杨景行就弹了三分钟就结束了,都是同行,女生们当然鼓掌一下,然后还更给面子地生出感慨来,柴丽甜羞愧往事不堪回首,高翩翩叹息时间真是白驹过隙,于菲菲感触蓦然回首就像昨天,刘思蔓号召忆苦思甜,邵芳洁提议下午回单位可以再回味一下……王蕊质问琴手:“这就完了?”

    杨景行再来,几个音符下去,女生们各种笑容了,何沛媛不屑地切也是带着一点笑,顾问弹的显然是《就是我们》,够打发时间了。

    从民乐合奏中提炼出主旋律配上和声或者是搞个双声部对杨景行来说都没难度,女生们当然也都听得出顾问弹的是什么东西到了什么段落。

    杨景行没有偷工减料,尽量尊重原曲地严格改编,算是尽力而为了,而且对他作曲本人来说都不能算是即兴了,应该说是有备而来。

    虽然演奏这首曲子可能已经疲劳了,但是女生们听钢琴改编并没不耐烦,都很快进入了听众角色,而且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听众,当听到作曲家本人把《就是我们》中各乐器唱主角的段落弹奏出不一样的表达后,女生们甚至会莞尔一笑。

    服务员再进门送东西的时候似乎被吓到了,唯一的男客人正在琴键上轻抚慢弄。十一个女生有八个在沙发上,两个搬了椅子到钢琴侧面,还有一个很漂亮的最懒地坐在饭桌边。确实很诡异,十一个女生能在饭馆的包房里保持安静,不光嘴上安静连表情都安静,都没人在意服务员。

    服务员观察了一下,然后好像也进入魔障了,站在饭桌边看着钢琴方向,不管手中的盘子了。

    < ="-: r">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