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星际萌商时代 > 第545章:宁缺昏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替换章

    随手写的b同人文【捂脸】......

    大概凌晨一点替换

    -----------

    回到家后,我负气的将他往沙发,上一扔,然后就累瘫在了旁边,要不是看在我以前喝醉他伺候我的份上,我早就把他往床上一扔就不管了。ヤノ?|丶メ....

    “丁一?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轻声的在他的耳边说道。

    能.....”.丁一闭着眼睛重重的吐出一个字来。

    我听了就忍不住笑着说,“我去!你还真是惜字如金哪!看来以后你得和我一样戒酒才行了。”

    丁一听后竟哼了一声,然后继续闭眼装死.....这时我突然心里发坏,就又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问道,“丁一,你的初恋女友是谁啊?

    “没有.....”丁一轻声的呢喃着。

    我当时真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听清我问的是什么,于是我又继续着这个“酒后吐真言”的游戏,想从这个高冷的家伙嘴里套出点儿什么我不知道的黑历史来。

    “你几岁不尿床了?”

    “不知道.......”

    我听了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

    “那你最好的朋友是谁?”

    我自信满满的觉得他肯定会说是我的,结果他沉默了一会儿却突然开口说,“我没有朋友.....”

    我听了心里顿时不是个滋味儿,什么叫没有朋友?

    那我算什么??

    于是我又接着问道,“那你有没有好兄弟?

    “没......”同样冰冷的答案再次从他的口中出说,我的心立刻就跟被人扔在了冰箱里一样,冻的哇凉哇凉的了....

    缓了一会儿,我怀着非常不爽心情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那你的生命中总有什么重要的人存在吧?”

    说实话,问出这个问题,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能猜到丁一一定会说黎叔,毕竟黎叔是他师傅,又对他有大恩。

    但我就是不死心......

    听到我的这个问题,丁一竟然猛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然后瞪着他那漆黑如墨的眼睛左右看了看,最后慢慢的抬手一指我的鼻子说,砸了一个千金重的字:

    “你!”

    接着他就一头扎进了沙发里睡了过去,剩下我一个人目瞪口呆的坐在那里.....

    我杵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半天才把这个千金重的“你”字从自己心头吃力的抬了下来,但又小心翼翼的放回了心尖尖上。

    这醉鬼说的是什么意思?最重要的人是我?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悄悄的从我的四肢百骸渗透出来,带着震颤灵魂的心悸。

    我甚至不敢多想,怕触碰到最不敢碰的禁忌。

    我突然就有些后悔了,没事瞎问什么?

    这醉鬼倒是醉的彻底,根本不知道自己一个字就搅得我三魂散了七魄,一宿的不安稳。

    本来我还想把丁一搬到卧室去睡,怕他半夜一个翻身,从狭窄的沙发上滚了下去。

    但我总感觉今天的我似乎有些不对劲,甚至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也醉了,看着躺在沙发上熟睡的丁一,

    映着客厅窗外塞进来的月光

    他的容貌在我眼前开始模糊,但即使这样他刀削般深刻的俊美五官还是依稀可见,像是扎在我记忆深处,哪怕闭着眼睛,我也能勾勒出来。

    不知怎么的,我看着看着,突然就不敢伸出手去触碰他了。

    我心中一阵莫名,小爷我这是怎么了?以前也没这样啊?

    丁一这小子又不是什么黄花大姑娘,我干毛一副正人君子,男女授受不亲,不好意思下手的模样?

    这样想着,我一咬牙,一闭眼,扶着他的腰,捞起他的胳膊,就准备全身发力把他背起来。

    奈何我这战五渣的水平,人刚抬起来几公分,就感觉自己背了一头待宰的肥猪,一秒被压趴在沙发下面。

    丁一被我带的一头夯在茶几角上,闷哼了一声,趴在我背上一动不动,跟去世了一般。

    我吓了一跳,怕他撞出个好歹来,连忙准备起身查看他怎么样了。

    但没想到丁一就小子看起来挺劲瘦的,没想到是个实心的!

    我被他像叠罗汉一样压在身下,连个转身的力气都使不上来,骨头都要碎了。

    我刚想骂娘,忽然就感觉耳根子吹来一阵带着酒香的热气。

    我猛的就把骂娘的话噎回了肚子了,浑身都僵硬起来。

    “丁一?”我伸出手去推他的脑袋,企图让他离我远一点,殊不知我推他的手指尖都在发颤。

    丁一一动不动,继续保持着趴在我背上,下巴放在我肩上的姿势,睡成了瞑目的帅猪。

    他带着酒气的呼吸均匀的洒在我的颈窝和耳后,我几乎要因为他的“二手酒”也醉过去了。

    我迫切的想逃离这种窘迫的局面,但奈何沙发君和茶几兄不给我这个机会。

    我俩完全是夹在沙发和茶几中间,跟两根夹心的香肠一样,压根伸不出四肢用力。

    我垂死挣扎了半天,可能是力气耗尽了,直接没心没肺的贴着冰凉的地板砖迷迷糊糊睡着了。

    天知道这个晚上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整一宿梦里都是那个掷地有声的“你”字。

    等第二天早上我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正舒舒服服的躺在卧室床上,被角掖的好好的。

    我慢慢坐起来,感觉有些头晕,还有点想流鼻涕。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昨天晚上丁一压着我睡了一晚上!

    我说我咋浑身酸痛,像是被蹂躏了十八遍一样,没有一处舒坦的。

    而且可能是贴着冰凉的地板睡了一宿的缘故,我这小身板果然不负众望的光荣感冒了。

    估计是他早上比我还先醒来,把我搬到卧室睡去了,不然我这感冒得更严重。

    我这人向来心宽,什么事记得快,忘得也快,招财都说我这人典型的记吃不记打,心眼子比女蜗补的天还大。

    于是我边擤鼻涕,边爬起来满屋子喊丁一,金宝从阳台窜出来,对着我哼哼唧唧的叫,想让我带它出去遛弯。

    这阵子我因为接活受伤,也没带它好好出去玩过,有点闹脾气了。

    “走开。”我带着鼻音作势要踢它的屁股。

    这小东西呜咽了一声跑开了。

    丁一听见我喊他,声音从厨房传来:“你把桌上的药吃了。”

    我把擦鼻涕的纸丢进垃圾桶里,看到餐桌上备好的感冒药,端起来一口干掉,温度刚刚好。

    心道丁一果然是铁打的,昨天晚上喝成那个样,第二天跟没事的人一样,反倒是我病了。

    猜你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