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私房男医生 > 866、苗疆蛊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喂,你能不能乖乖坐好,别顶着我?”

    “我没有顶着你啊!”

    “这还叫没顶着我?我裤子都快破了,换位置,换位置,你来开,你来开!”

    “合着换个位置就变成你顶我了,喂,我这样很容易出事。..”

    “你出好了,怕你出啊?”

    从青山镇到平安县的山路上,摩托车轰鸣。

    一男一女,一路上都是骚不拉几的对话,难怪天上月亮都不见了踪影。

    晚上十点半,摩托车到了平安县长途客运站大门口。

    刘长青跟唐宇约定见面的地方就是这儿。

    看到唐宇,李含阳立即瞪圆了眼睛:“是他?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当初李含阳可是亲手给唐宇戴上的手铐,后来唐宇还跑到派出所去劫狱,将两名同伙救走,之后遇上李含阳,张倩更是差点把李含阳给干掉了可是后来,对这三个人的通缉并没有继续,上面下的命令,直接给撤销了。

    至于原因,属于机密。

    “稍安勿躁,别一惊一乍。”刘长青赶紧拉住她的手,防止两人干起来,“他现在是我的人

    。”

    “你”

    李含阳差点说出,原来你是男女通吃的那种人。

    好在最后还是忍住了。

    “老板,这边走!”

    唐宇是开车来。妙书斋小说网..

    刘长青开着摩托车在后面跟从,没过多久,就到了他们所在的秘密据点。

    一看,真特么寒酸。

    迷信点的还以为进了,你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一片等待拆迁的旧屋,而且里面的原住民早就搬空了,一路过来坑坑洼洼,乱七糟,甚至还看到了不少流浪汉,拾荒者坐在摩托车后座,李含阳表情有点绷紧,双手抱着刘长青的腰,在他耳边说道:“小心点,可别进了陷阱。”

    刘长青道:“放心,除非他们不要命了。”

    大胸姐姐马上拧了他一下:“快跟我说说,到底什么情况?这几个人不是一开始要杀你的吗?怎么现在叫你老板了,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是发现了,你这家伙不老实,隐瞒了很多事情。”

    刘长青道:“这个事情,说来话长,反正来日方长,我们日后再说。”

    李含阳捏了他一下:“现在不就是日后了吗?”

    日

    说话间,唐宇开的车停了下来。

    到了。

    他下车后说道:“就在里面。”

    李含阳问道:“你们为什么选择住在这里?”

    话音刚落,前方某个房子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声

    “啊,嗷,杀了我,杀了我!”

    “放开我,给我松开,朱建仁你这个王蛋,法克油!”

    唐宇无奈的看着那边,道:“这就是原因。..”

    里面那个女人杀猪般的叫声,要是在闹市区,分分钟就有人报警。

    不是撞鬼!

    刘长青看到张倩的第一眼,就确定了。

    这片拆迁地的电早就被拉掉了,水也停了,房间里点的是柴油灯,一进门就能嗅到一股柴油的味道借着昏黄的灯光,刘长青看到了张倩,原本应该是一张布满了小洞眼,看一眼就能密集恐惧症到怀疑人生的脸,不过这次看到,脸上的密集小洞眼已经不见了可是,看起来反而更惨了。

    只见她的脸上一块块的腐烂。

    有些地方甚至长出了绿毛。

    眼睛充满血丝。

    牙齿也黑乎乎。

    嘴角流下来一些混着恶臭的粘液。

    我勒个去,这是怎么回事啊?

    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你鬼样子,生生的就能把恶鬼给吓死。

    但是

    张倩的身上没有鬼气,也没有阴气。

    刘长青从望气中看到,张倩的情况很古怪,是他前所未见的。

    李含阳看到后,吓的毛骨悚然,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抱着刘长青的胳膊,微微发抖。

    “跟我说说,她是怎么回事?”刘长青问道。

    “杀了我,杀了我,快点杀了我啊!”张倩躺在一张床上,双手双脚都被牢牢绑着,甚至嘴巴里面还有一个类似岛国专用的小球,如此可以防止她咬舌自尽,难怪说出来的话有点含糊。

    唐宇道:“是那个老太婆的孙子。”

    苗疆老太婆的孙子,被张倩杀了。

    不过张倩也是在那个时候中招,七天之后,她的皮肤开始溃烂,胡言乱语,甚至做出一些更加疯狂的事情,比如,用石头插自己,用剪刀剪自己,完全就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所以唐宇才会怀疑张倩中邪。

    “很可能是中了传说中的降头。”肥猫朱建仁说道,“这个我以前见过,缅甸那边的降头术可邪门了,听说半夜睡着睡着脑袋就搬家了饭吃着吃着,就突然被噎死了男人做着做着,就突然变成了女人。”

    李含阳道:“真有这么恐怖?”

    朱建仁盯着李含阳的硕大团子,两眼冒光:“更恐怖的还有呢,美女,我们去外面找个房子,我一点点说给你听。”

    刘长青冷冷道:“你想好做冰棍的话,可以试试。”

    朱建仁一哆嗦,道:“原来是老板娘,不敢,不敢,老板娘跟老板真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比翼连理,地久天长。”

    这货很皮。

    李含阳听的眉目弯弯,嘴角微翘。

    刘长青道:“行了行了,我来看看她到底什么情况吧!”

    他自己早就看过了,看不出门道。

    这种超级疑难杂症,肯定得请动夏青薇出马。

    “嗖”

    天花板上吊着的柴油灯闪烁了几下。

    明明是那种罩起来的灯芯,就算吹风都不可能吹灭,可它就是这么忽明忽暗了好几下。

    房间里的人,都感觉到忽然有点凉意,后背冷飕飕的。

    刘长青看着夏青薇,夏青薇的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张倩的脸上,同样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说道:“她是中了苗疆蛊毒。”

    刘长青两眼眨呀眨。

    夏青薇也眨呀眨。

    “咳咳,张倩中的不是降头术,而是苗疆蛊毒。”刘长青说道。

    朱建仁道:“啊?这个世界上,真有蛊毒这种东西吗?”

    唐宇道:“这些不是传说吗?听说,这个比降头术还要古老邪恶那,张倩还有救吗?”

    蛊毒,降头术。

    李含阳感觉自己面前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刘长青道:“你们呆在这里,我一个人出去静静,想想办法。”

    走出房子,到了无人之地。

    刘长青问道:“薇姐,你有办法吗?”

    夏青薇道:“办法有是有,不过这关系到我的妹妹。”

    “啊?跟你妹妹,有什么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