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洪荒之玉皇大帝 > 第三百零八章 凡间的是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为冬季,长安已经被皑皑白雪所覆盖,大街上除了些冒雪出来做生意的商人,便少有行人走动。

    年关将至,百姓都是早早的购置了年货,准备着过节日所需要的东西。

    人间的年关,少不了张灯结彩,鞭炮烟花的庆~祝一番。

    这一日,整个长安被阳光晒着,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似乎空气都变得-温暖了些。

    “阿强,来,把这两湖热酒和小菜送到天字一号房去。记住,那里面住着的是贵客,做事说话注意些,莫要失了礼节,惹得贵客不_高兴,快去。”

    那叫阿强的年轻人,是这家客栈的小二。

    “好嘞,小的明白,这就送过去。”从柜台上端起了菜盘,阿强便上楼去了。

    昨天夜里,悦来客栈正要打烊的时候,走进来一男一女。

    那男的扔了一枚玉佩在掌柜的手里,语气很平淡的说到:“住店,天字一号房,如果有人让他去别的房间,我给他出房费。”

    那掌柜的接到这玉佩,便知道眼前这两个人乃是惹不起的贵人,便让阿强去给他二人调整,收拾房间。

    那枚玉佩的价值,买下是个悦来客栈都还有剩,价值不菲。

    掌柜的自然很是开心,也不论那两人是何身份,有钱赚还管那些作甚!

    掌柜的在长安城里经营悦来客栈多年,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这二人的长相超凡脱俗,神采飞扬,看似站在这尘世间,似乎又与这世界格格不入。虽然身着素袍,但是却有无可侵犯的霸气,似乎是这天地之间的主人一样。

    加上这男子随便出手便是价值连城的玉佩,岂会是简单的人物?

    这二人,自然便是陈庆之与王母。

    悦来客栈天字一号房,是陈庆之在长安里最喜欢呆的地方,这里旁临大街,从窗口望出去会看见一棵古树,是陈庆之历劫时杜府的那一棵。

    陈庆之那一世叫杜闻兴,那一世的陈庆之小时候便喜欢在这棵古树下玩耍,长大了便在这棵古树下读书写字,林氏就在一旁做着刺绣。

    林氏,是陈庆之历劫时,叫杜闻兴那一世的时候的母亲,很是和蔼,对陈庆之也很是宠爱。

    对于从小在充满了矛盾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陈庆之而言,这是不可多得的亲情。

    陈庆之很喜欢那种感觉。

    “相公,小二把菜已经端上来了,不要再看着那棵树了,过来吃饭吧。”

    陈庆之听见王母叫他,这才将眼光从那棵古树收了回来。

    陈庆之历劫之时所谓的杜府,已经不在了。

    物是人非,这棵古树便成了陈庆之唯一的相思,与这凡尘俗世唯一的羁绊。

    王母端起酒壶,给陈庆之倒了一杯酒,放在了陈庆之身前的空闲之处。

    “这酒在人间名为女儿红,虽然蕴藏了浊气,比不上天庭的琼浆玉液,喝起来却是别有一番韵味。”

    说罢,陈庆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长安比不得陈庆之的天宫,虽说是人世间最为繁盛的地方,但是毕竟是人间,充满了俗世的浊气,此刻满地白雪,在陈庆之的眼里也是那般的可爱。

    这些情景,在天宫之上是无法看见的。

    “相公,妾身早上见你起来便站在窗边盯着那古树,一直看到晌午,那古树可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王母又给陈庆之倒了一杯酒,也不管陈庆之喝的那般急。

    “这棵古树吗?”

    陈庆之端起酒杯,却是没有送到嘴边,又抬头向窗外望去。

    这一望,却是让陈庆之有些生气,也有些不解。

    远处的那棵古树,在陈庆之喝一杯酒的功夫,却是不见了身影。

    有人伐了那棵古树!

    陈庆之的身影陡然消失在悦来客栈,出现在那棵古树所在的府中一片无人之地。

    “这棵树真是不详,住进这里的人都被它害死了!”

    “是啊,连曹员外都……”

    “哎,如果不是那大师发现,恐怕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在这棵树的手里!”

    ……

    刚刚赶到的陈庆之,正好听见一群人在讨论这棵古树。

    · ··求鲜花 ······

    其中一人面色有些疲惫,额间的汗水直往下滴落。

    应该是那个伐树的人。

    “这棵树该怎么处理?”那伐树的人说到。

    “大师说,这棵树承载了太多人的怨恨,只有烧掉。”

    陈庆之听罢,心里一惊,赶紧走上去。

    “这棵古树不如卖给我吧,我对它有些感兴趣。”

    众人只听见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回头一看竟是一个身着白色素袍的男子,饶有兴趣的盯着那棵古树,

    “年轻人,这棵树乃是不详之物,大师说了要烧掉,否则将为祸人间啊。”

    “是啊,年轻人,你还这么年轻,可不要冲动啊。”

    .... ..... .......

    众人纷纷开口劝说到。

    陈庆之知道这些人是好意,但是自己对这棵古树有特别的感情,加上自己方才查看过,这棵树根本没什么问题。

    “是吗?我可不信会有这么邪门。”

    说罢,陈庆之又掏出一枚玉佩,扔给了那伐树的人。

    “这棵树我买了。你们走吧。”

    众人劝说无果,又见这个人出手如此阔绰,唉声叹气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待众人离开,陈庆之走到那棵古树的身边,蹲下来,手掌在古树那古老的纹路上轻轻的抚摸着。

    “从今天开始,你便跟着我吧。”

    说罢,陈庆之站起身来,右手一挥,便将那古树收进了自己的虚拟空间。

    做完这一切,陈庆之左右打量了这座府邸,摇了摇头,便离开了。

    本想去惩戒一下那一名胡说八道的所谓大师,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只是凡人,为了混饭吃而已。

    自此,陈庆之曾经留在这凡间的是非,唯一的一棵古树,也就此消失在了人世间。

    回到悦来客栈,陈庆之有些伤感的关上了窗户,坐到王母的对面,将桌上的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

    王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默默的为陈庆之又添满了酒。

    那扇窗,自此便再也打不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