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福星高兆 > 1052 相似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贾老太妃在宫里和太后说话,说的也是乐木兰。

    太后自然知道静闲大师的身份,当年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就从贾宏光那打听大师的事。有什么重要事贾宏光给太子暗自回话。

    “乐娘子什么时候成亲?我让丰原给她添妆,我出面不好,丰原出面别人以为是冲着金豆她娘,不会多想。”

    太妃道“还没定,估计明后年,太后放心,乐娘子嫁妆差不了,孟家不会少给,有孟家顶着,乐娘子出嫁不会太平常,太后以后有机会见了再说。”

    自宫变后,太后对老太妃心服口服,恭敬亲切,把她当长辈对待。

    太后笑道“那些老诰命又该琢磨了。”

    太妃道“她们啥事不琢磨?有个风吹草动就不睡觉的琢磨。”

    “是呀,太子妃的事,去皇后那,来我这探口风的人也有,不过老诰命心里有数,虽然不知是谁家的,知道皇家早已定了,有的人还以为我是以前那样,没准能说出什么,也不想想,我自己的亲儿孙我能坏了他们事?”

    太妃微笑不说话,心里想,当年你可是糊涂人,把个侄女塞给儿子,你想让和娘家人给儿子当知心人,却不知侄女人傻胃口大,人家想当将来的太后。

    太妃在宫里说会话,没留下吃午饭,出宫后估计宴会没结束,和甄嬷嬷俩人去了一个不显眼的饭店吃了饭才回去。

    宴会结束后,乐安县主第二天跑去找蔡家找堂姐去了。

    她一猜就是堂姐带陈华原去的庆王府。

    兰容县主无奈说道“我可没想带她去,王府也不会给范家下帖子,我昨天到了王府门口,刚下车见到我庶妹,她笑盈盈说和我一起进去。我能如何,只好和她一起进去。”

    乐安哦了一声,要是换做她,也不好意思拒绝,想着都是女眷,又是陈家女,去了也没人说啥,王妃也不是小气给人脸色看的人。

    不过她今天来不是问这个。

    这几年因为侄女陈喜婉嫁到蔡家,乐安县主和堂姐走得近,说话直接。

    “堂姐,我就是奇怪,当年华原怎么嫁到范家去了,你知不知道?又不是当填房,再是皇家女,华原是庶出,范家会娶她当原配?我觉得里面有古怪。”

    兰容道“我也不知道,那会我已经出嫁,听说后回娘家问我娘,我娘说你爹做的主,她不管。但我娘很不高兴,后来也不和范家来往。我娘说不是我爹还在,都不让华原进门。”

    “为何?你娘看不上范家?按理说,一个庶女,能嫁到范家,也算不错,走出去你娘是正经岳母。“

    兰容摇头道“不知道,反正我娘让我们几个别和华原有联系。“

    乐安知道说的是嫡出几个,这也不奇怪,哪家嫡出的不会和庶出多亲热,除非庶出嫁的人家需要交往,才会把庶姐庶妹当亲姐妹。

    她自己和几个庶妹从来不来往,以前人家嫌她丢人,她也看不上庶出。

    不过她爹不像叔父清河郡王偏袒庶出。

    乐安县主凑过头问道“我看范家老三长得不错,没准你庶妹看上人家,俩人有情,来个私定终身,范家哪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只好给他俩赶紧成亲,免得传出去。我见过范老三一回,好像很年轻,和你庶妹是郎才女貌,走出去一对璧人。”

    兰容县主因为长相普通,皮肤黑,说实话心里妒忌庶妹华原,加上华原自小得父王宠爱,更加对她不喜,也不喜欢听人夸她,听乐安这么说,当时就黑了脸。

    乐安看到后赶紧说道“像那种小妇生的狐媚子哪里能和我们原配嫡女相提并论,我可从来不和她联系,有回在公主府遇见,她和我打招呼,我扭头就走,理也不理她。”

    其实是乐安笑眯眯和陈华原说了好一阵话,她是想套话,并不是见她多喜欢。

    兰容县主听堂妹这么说才舒服了,说道“那也没必要,外人看着说陈家人不合也不好,我见了她无非说些场面话,没必要撕开脸让人笑话我们清河郡王府。”

    乐安县主没打听出来,说些别的话走了。

    回府后想想还是觉得蹊跷,她性子和尤太夫人差不多,是现在老了接近尤太夫人的性子。

    乐安见过范老三一回,她对男人品相留意,那时见了范老三觉得她长得不错,难怪堂妹嫁给她,被男人外貌迷惑。

    范老三不是那种五官长相俊美的那种,二是整体,有种君子如玉的风姿,那时见他不到三十岁的年龄,温文尔雅,一身书卷气,让乐安赞叹,却没有偷窥之心,全是欣赏。觉得自己很丑陋配不上这种神仙人。

    今天见乐木兰,就有这种感觉,最主要的是,范老三眉心中间有个肉痣,乐娘子眉心中间也有。

    乐安县主仔细回想,俩人相貌不像,难道乐娘子是范老三在外的私生?

    年龄对不上呀,乐娘子十六,她出生华原已经嫁了范老三,俩人如胶似漆,哪里会在外乱来。

    得打听乐娘子是哪里来的。

    乐安不傻,自己心里琢磨,这种事哪能乱说,所以没敢给外人说,连太婆婆也没说,实在好奇,专门想法去国子监找堂妹夫范老三问左家子上学之事。

    这会看范老三,和几年前没多大变化,眼神沉稳,却有种忧郁,眉头有了几道皱纹,看来平时没少皱眉。

    乐安县主故意问了范老三的年龄,今年三十三,这么一算,他成亲早,十六七就成亲了,那肯定是和堂妹情投意合非你不娶非你不嫁,不然范家不会那么早让子弟突然那么早成亲,还是和郡王府的庶女。

    那乐娘子十六,和范家没关系了。

    世上相似的人也有,不见得会是一家人。

    乐安也就不琢磨这事了。

    高兆在王府宴会上不知吃了什么菜,觉得不对劲,她知道不是食物问题,估计是怀上了,回去后算算日子,觉得是。

    虽然日子浅,中秋前她想得确定下,不然过节她得跟着大嫂忙乎,累着了不好。

    大夫把脉后确诊,婆婆欢喜,让她休息,啥也别干。

    杨书桃羡慕,虽然有了四个子女,她才三十多岁,还想再生一个。

    回去后想想自己小日子好几天没来了,平时有时会这样,没注意,带着希望找大夫一看,惊喜,也有了。

    平武更加欢喜,让两个儿媳呆着养胎,今年中秋节她亲自上,宝刀未老,安排府里诸事还不算啥。

    吴驸马心疼老妻,把大儿子提溜出来办家里庶务,小儿子节后要出门,其他人不知,吴驸马已经听儿子说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