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霸道大叔宠甜妻 > 第153章 享受她的伺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宁因为资历还浅,会被班咏君讽刺,这并不让人意外。

    但是,就因为秦宁资历浅,就会被人欺负,韩君羽第一个不答应。

    两人比赛,看谁的更有资格参加比赛,这对两人来说都很公平。

    他长腿几步走到秦宁身边,气场强大的护着秦宁,“你有过的资历,只不过是比宁宁多活几年,怎么,不敢比吗?”

    班咏君今年大四,22岁,比秦宁大四岁,韩君羽说她比秦宁要大,这是事实不假。

    可是他讽刺的语气太扎心,班咏君气得脸色发青。

    “比就比,谁怕谁,哼!”

    秦宁看韩君羽来,心中本能的有几分欢喜,可是想要和班咏君比赛,她有些不太自信。

    韩君羽看她想要低头,长指勾住她的下颚,冷冷教训,“又忘了我教你,再敢低头,我就吻你!”

    秦宁立马抬起下颚,挺直后背,端端正正的像是站军姿一般。

    “好呀,我也很想和班师姐切磋一下。”

    周老扬了扬眉,他本来目的就是为了磨练秦宁,班咏君虽然很傲,可也有分真功夫,让两人较量,他是乐见其成。

    “好,我做你们的导师,一周后,让众人来给你两人的作品做评判。”周老下命令。

    得到周老的同意,班咏君气哼哼的扫了秦宁一眼,转身离开。

    坐在车上,秦宁皱着白嫩的小脸,双手撑在车窗上,望着窗外发呆。

    忽而,她转头看向垂眸闭目养神的男人,大眼睛眯了眯。

    “韩君羽,你是哪里来的信心我会赢?”

    韩君羽听着她半嗔半恼,转头看她,摇头摇头否定。

    “谁说我有信心?”

    “……”

    那这也太坑人了吧!

    没做信心她会赢,那还打赌?

    秦宁抽了抽嘴角,“那你让我和班师姐打赌,是什么目的?”

    喜欢看她被人虐吗?

    韩君羽脸色淡然,平静的陈述,“你觉得自己会输,我有信心也没用。”

    秦宁盯着他好一会,捉摸着他话中的意思。

    “只不过是一场比赛,或许输,或许赢,对你来说都是一次锻炼。所以这场比赛,输了是学习,赢了也只是侥幸。”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无措不安,但是听了他的话,她反而平静下来。

    嘴角一弯,她眉眼也是弯弯。

    “嗯,反正不管怎么样,挣到的是我。”

    两人回到别墅,都闻到一股苦涩的药味,秦宁微微蹙眉,主动去厨房。

    喝了药后,再配上锻炼,她明显感觉都身体好了许多,所以对于这些药,她也就没有那么排斥。

    张婶看她如此主动,心中满意,把熬好的药给她端过来

    秦宁端着药碗,深吸一口气,正准备一口喝下,却看见韩君羽走到她身后,双眸灼灼的盯着她。

    “韩君羽,你做什么?”

    韩君羽低头,舔了一下药,口中丝毫没有感觉,他微微蹙眉。

    “真的有那么苦吗?”

    “……”

    秦宁好像把这碗药倒在他脸上,这男人绝对是来拉仇恨的!

    “你别喝了,肖爵叔叔提醒我,你喝了我的药,会中毒的。”

    秦宁把药一口喝下去,太苦了,她秀气的两条眉毛打结,跑着去去拿苹果啃了几口,口中的涩味才散了一些。

    韩君羽她手里按着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洁白的牙齿,像是有仇一般,满嘴都塞满了苹果,像是护食的小松鼠。

    他顿时觉得有趣,几步来到她面前,勾起她的下颚,低头吻住她的唇。

    她嘴里还有苹果,都被他勾走,小女人又气又怒一双琥珀色眸子含着怒气,娇嗔的摸样,更是让他心痒。

    这小丫头身体越来越好,脸色红晕,像是长在枝头的花骨朵儿,慢慢的张开了花瓣。

    一颦一笑,都散发出醉人的香气。

    “韩君羽,你无赖!”

    终于被他放开后,秦宁气哼哼的瞪他,又气又恼,可又说不出狠话,自己气得跺脚,跑去厨房躲起来。

    张婶看小姑娘又跑回来,满脸的娇羞,红彤彤的小脸,惹人爱怜。

    特别是那双虎皮色眸子,泛着水光,也难怪韩少想要和她亲近。

    “韩太太,我收到一份邮件,你当时不在,我就放起来了。”

    用过晚餐,秦宁陪张婶收拾厨房。

    秦宁想要独立自主,觉得自己首先要学会做饭菜,虽然这个有些难。

    刚开始张嫂是手把手教她,她才能洗青菜,现在已经好了很多。

    不过拿刀切菜,张婶还不让她做。

    收拾完厨房,她正准备上楼,张婶想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她。

    秦宁看盒子上标记,想起安韵说要给她寄生日礼物,应该是这东西了。

    拿着盒子上楼,盒子还挺大的,她心中更加好奇了,安韵千里迢迢的是给她寄了什么。

    打开盒子,有一包衣服,真准备拆开衣服的包装盒,就被一个小黑盒子转移了注意力。

    小黑盒子里,装着一个黑色盘,她看了看也没有特别标记。

    难道这是安韵平时的录像?

    现在她还没有电脑,不方便看,就把盘放在包包里,起身去画室。

    想着自己要画什么主题,可是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头绪,她干脆不想,继续画自己的素描练习。

    回到房间,她洗过澡后,突然想到席一凡给她的盘。

    拿着盘,正准备去书房,打开房门就看见韩君羽站在门外。

    见到他,她并不意外。

    前两次心里还有些慌,但是现在心里已经平静,只是看他湿漉漉的头发站在门外,甩头的时候,水珠乱飞,甩到她脸上都是。

    她怎么觉得他是故意的!

    像她小时候养过的一只小狗,她不想和它玩,它故意弄得满身是水,把水珠甩掉她身上,引起她的注意。

    突然一毛毛巾甩到自己脸上,眼前一黑,她水润的唇上袭来一个湿漉漉的吻。

    她赶紧把毛巾丢开,就就看见他极为英俊的脸,心猛地一跳,耳后根也跟着红了。

    “韩君羽,你要做什么?”

    “小蠢妞,你看不出来吗?”

    韩君羽走进房间,斜坐在床边,一条长腿搭在床边,直勾勾的盯着她。

    目光中,有种让人看不透的高高在上。

    小女人往后缩了缩,双手紧紧地抓住衣领,眸子里满是防备。

    “韩君羽,说好你会给我两周时间适应的,你不能乱来。”

    “嗯,乱来?”

    韩君羽饶有兴趣,看她涨红的小脸,娇艳的如夜里才会开放的昙花。

    “让你帮我擦头发,是乱来吗?”

    “……”秦宁粉唇张了张,这才明白他是故意逗她。

    但,她有些生气,不想伺候他。

    总感觉两人订婚后,韩君羽变得越来越奇怪,经常说一些有歧义的话逗她,让她又羞又恼。

    “宁宁,你的乱来,是指什么?”

    他声音有几分笑意,把毛巾搭在自己肩上,对她勾手。

    “没什么!”

    秦宁感受到他的威胁,瘪了瘪嘴,忍着怒气,乖顺的去拿毛巾给他擦头发。

    “韩君羽,我想借你的电脑用,可以吗?”

    “想借东西,总要拿出点诚意来。”韩君羽语气慵懒,很享受她的伺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