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霸道大叔宠甜妻 > 第1068章 不想绝望的屈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盛安集团会议厅。

    韩君羽正在听报告,每月必须要参加的例行会议,听见手机提醒,是席一凡打了他的私人号码。

    手指在桌上点了点,让向岳阳来听,他出去接个电话。

    走到办公室外,他按了接听,听他说秦宁在国出事了,被关进隔离区。

    韩君羽以为他在逗自己,秦宁乖乖的在学校上课,怎么可能会进隔离区那种地方。

    那种地方是关押一些身上感染各种病菌的人,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一旦进去,纵然是没病,身体抵抗力不好,也会被里面的各种病毒感染,出来的概率就很小的。席一凡着急,“我没有骗你,祁威廉给我打电话通知我,秦宁的手受伤了,小时都不到,伤口感染,挺严重的,医生判定是病毒感染,怕这种病毒具有传播性,就把她带

    到隔离区了。”

    韩君羽还是笑,“席一凡,你最好别撒谎,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我喜欢开玩笑,怎么会那这种事情开玩笑,你赶紧想办法,先把人弄出来。”

    韩君羽这才变了脸色,挂掉电话,好几秒后才消化这个消息,转身撞到宋玄,宋玄察觉到他的脸色不对劲,担忧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你去接孩子们放学,我要去国,秦宁被关到隔离去。”

    宋玄也变了脸色,立即点头,让他安排飞机。

    而此时,秦宁在隔离睁开眼睛。

    看见一张不能成称之为人的脸,惊叫出声,坐起来往后缩。

    “别,别过来!”

    她慌乱的说了中文,那些人根本听不懂。

    有三个人好奇的围着秦宁,一女二男,女人半边脸浮肿,另外半边脸也不知道长了什么,像毒瘤,又像是水泡,她张开嘴的时候还发出一阵恶臭。

    另外两个男人一个脸色苍白,另一个脸色发青,唇色发黑,他们的手臂上都有一些脓疱,身上都是臭味。

    可是他们身上穿着赶紧的衣服,这显然是不是他们没有洗澡,而是因为那些伤口发出来的臭味。

    秦宁惶恐的抱紧手臂,因为害怕,双肩抖了起来。

    “祁先生,祁先生,放我出去,我的伤口不会害人的。”秦宁想要起身,可又怕那三个人靠近自己,想着门口的方向大叫。

    “闭嘴,别叫了,他们把你送进来,是不会给你开门的。”女人盯着她的脸,想要伸手去触碰,“以前我的脸也有这么好的,现在都变了。”

    秦宁惊叫的躲开,祁先生不救她,韩君羽不会不管她的。

    “祁先生,求你,您能听见我的声音吗?您要是能听见我的声音,告诉我的丈夫,他一定有办法救我的。”

    但是依旧没有人回答,因为四周设置了隔音玻璃,这里的隔音效果极好,不管怎么喊,外面的人都听不见。

    秦宁喊得嗓子都哑了,依旧没有人回应,又惧怕那些人会靠近。

    她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全身无力,她下床的时候,脚发软,直接跪下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膝盖落地,秦宁疼得眼睛立即就红了。

    可是发现还有其他人盯着自己,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伤口,都用责备的眼神瞪着她。

    靠近她的女人告诫她,别吵了,这里的工作人员是不会搭理她的,要是想要救她,就不会把她送进来。

    秦宁不想放弃,站起来的时候身体摇晃了一下,应该是她晕倒之前,有人给她下药了。

    终于走到门口,看见有一个小院子,四周都用钢丝围了起来,钢丝上可能是带电,其他人都不敢靠近。

    这里是哪里呀,这些都是什么人?

    想到她曾经被宁康关起来,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也都是各种扭曲的人。可这里,是光天化日呀,她们凭什么还没有定论,就把她关起来!

    秦宁握住拐子脖子上的戒指,暗暗期待韩君羽能快点来找她。

    她靠着墙壁一小点一点的往前挪动,看见前面也有人靠在墙壁上,但是那人伤口流出了又黄又带点黑的液体,液体沾染到墙上,而那人丝毫不管,似乎这是常态。

    秦宁想着自己靠着的墙壁,顿时恶心的想吐,快步往前走几步。

    而她看见自己的掌心,发现自己伤口也都腐烂了,流出来的血颜色也带着点黑。她赶紧用袖子擦拭伤口,伤口扯动,疼得她额头冒冷汗。

    可她不敢哭,望着高高的钢丝,祈求的大喊“祁先生,和美,求你们去联系我得家人。”

    外面有人回应,她的身体却被人突然踹了一脚,是刚刚伤口流出液体的男人。

    “让你别吵了,是聋了吗?”

    秦宁身体踉跄栽倒地上,她赶紧坐在起来,想要忍着不哭的,可眼泪就是不听使唤。

    明明几个小时前,她还想着要救别人的,可现在她现在陷入这种境地,却没有一个人来帮她。

    打不过这些人,她也不敢再叫,也许这里的人也都是这样刚开始抱着一点希望,期盼着有人来救自己,可是因为迫于周围的压力,绝望的接受了现状。

    她坐了一会感觉体力有了一些恢复,她咬牙站起来,一步步走到钢丝旁。

    她望着外面,可什么都看不见,她咬紧牙关,闭上眼睛,伸手去触碰那些钢丝。

    第一只指尖触碰到钢丝,就是一阵电击,疼到痉挛。这熟悉的感觉,让她浑身战栗,身体怯懦的往后退了一步。

    “祁先生,哈尔,祁先生,你们能听见我说话吗?!”

    坐在医院走廊的和美想着秦宁被带走的时候,眼中的惊恐,心中挣扎。

    “莫莉,我们就让他们带走秦宁吗?万一,万一,秦宁只是单纯的受伤,不是什么感染呢,那她,”

    莫莉低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我们又没办法,谁让她那么倒霉,会碰上这样的事。要不是感染的病最好,要是会感染病毒,她会害死我们的。”

    和美咬唇,抬头看哈儿和祁先生过来,赶紧起身追问哈尔,他们把秦宁带到哪里去了。

    哈尔的脸色复杂,“他们把秦宁逮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一旦查明秦宁的伤口不会传染,就会把秦宁放了的。”

    祁威廉一直拧着眉,沉着脸色,焦躁的一手叉腰,转身就走,哈尔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拦住他的腰。

    “祁先生,您不能去,您不为自己的身体考虑,也要为大家考虑。秦宁不会死的,她只是暂时的被隔离,等查明了,她会被放出来。若她身上真的携带了具有传播性的病菌,您和我去了也是去送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