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武侠世界侠客行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水陆之要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梁山在王伦手里时,便有七八百名小喽啰,晁盖等人来到之后,又率领了几十名好手进来,最近又有附近不少人慕名前来投奔,粗粗算起来,人马已经上千。

    以梁山上储备的粮草,供应一千人倒也不是问题,足够吃上一年半载的。

    但若是清风山几千人马也都迁移到了梁山时,那问题可就大了,清风山上原本便有两百多人,牛皋又抓了花荣一千多人马,之后挫败了青州五千官兵的围剿,收了差不多两千多人,再加上附近饿的没着没落的饥民投奔,这人数衍空就要突破四千人马,若是与梁山上的兵马汇合,五千人马只多不少。

    这五千人的吃喝用度,可真不是小问题,李侠客虽然是让晁盖管理后勤一应事物,但晁盖只是一个村里的保正出身,管理村里人还可以,但是管理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一应事务,却是有点手忙脚乱,每次开会都向李侠客汇报种种难题。

    你让他聚众山林,在外奔走联络各地好汉,正是他的本领,可要他管理一笔笔账目开支,外加粮草分配等事情,确实不是他的长项,因此这次李侠客让他率众去莱州开辟盐场,打通关节,晁盖当真是不胜之喜,那才是他最擅长的事情。

    此时李侠客梁山盘踞,若是依靠打劫为生,只要不攻打州府,这梁山众人都能好好的生活下去,可是若是消了打劫的心思,那就得正正经经的想办法挣钱买粮。

    此时大宋虽然贪腐横行,朝中奸佞当道,天子昏庸无能,但还不到伤筋动骨的时候,李侠客想要起事,一个是时机不对,一个是人员不够,还有一个就是名声不够响亮,触手都未曾探出,与一般聚众闹事的盗匪没有多大的区别,因此他需要时间来发展,需要有一个稳定的发展地方,而这梁上便是最为理想之地。

    只要梁山人马不聚众谋反,不乱生事端,相信济州府内也绝不会傻到一心与李侠客为难。

    而要想埋头发展,无外乎钱粮人三要素,李侠客让晁盖等人去莱州开盐场,便是为了挣钱。

    如今盐铁经营权,悉数归于朝廷,官府的盐,一般百姓很难吃得起,便是私盐,在普通百姓家中,也买的十分艰辛。

    若是垄断了长江南北的私盐交易,年入白银百万,也只是小菜一碟。

    只要有这私盐做的成,纠集人马,与地方官府合作,就不愁没有粮草,不过私盐只是一部分,日后烧酒作坊也得开起来,作为梁山发展的支柱产业,至于别的商业手段,一步步来便是,有钱有人有兵器,自然有人跟着干。

    这济州府地靠大运河,有地利之便,若是把持的好,南到苏杭,北到大名府,南北通商,其中大有文章,以此为基础,将触角伸到全国各地,慢慢渗透,无须着急,时机到了,自然成事。

    不过这是日后的事情,现在首要解决的问题,便是先把粮食买到手再说。

    却说在距离梁山附近,有一个独龙岗,在这独龙岗上分布着三个村庄,分别是祝家庄、扈家庄、和李家庄。

    这三个庄子极大,加起来有两三万人家,平日里经商种田,闲散时操练枪棒,三个村子立下了盟约,若有贼人来犯,便互相照应,共同应敌,堪称是地方上少有的豪强,便是与地方官府也有几分牵连,比如今的梁山的名气还要大。..

    李侠客带领鲁智深、杨志,率领上百兵士,下了梁山,走出水泊,早有朱贵从南岸酒店里迎了出来,道“先生,若要买粮,须得去运河附近,哪里粮商遍地,商旅成群,要什么有什么。”

    如今的济州乃是“东鲁之大郡,水陆之要冲”,因大运河之利,聚集了南北东西各地商贩,青楼酒肆沿河林立,繁华非常。

    李侠客等人来到这里时,见此地繁华,都是赞叹不尽,当下众人来到一个酒楼处,这酒楼叫做太白楼,乃是当初李白饮酒之所,极为有名。

    上了二楼,要了酒菜饮酒观景,便见不远处的运河之上,商船一字儿排开,不少人在码头装运货物,也有青楼画舫,琴曲隐隐传出,好一番繁华景象。

    此时虽已到了寒冬时节,这码头水路依旧不减繁华气象。

    鲁智深看了一会儿,道“城外冻饿而死之人沿途可见,这里却是这般繁华,只是几里地相隔,便是天上地下!”

    此时正是寒冬季节,山东境地寒冷难当,平民百姓又无御寒之物,又加之蝗灾旱灾交攻,即便是残存了半条性命,在这冬日里却再难支撑,因此冻死饿死无数。

    李侠客皱了眉头,对杨志道“回头让手下弟兄来济州府收拢灾民,把他们都接到梁山去,能救几个算几个。不分男女老幼,愿意去的便都拉上山。”

    杨志惊道“先生,这济州府里的灾民成千上万,咱们如何养得起?”

    李侠客笑道“不妨事!暂且养他们一冬天,也不白养,咱们山上山下,修建城池,洗衣做饭,都少不了人!”

    鲁智深道“若是这般花费,晁盖他们的十万贯生辰纲,怕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李侠客道“该花就得花,这人该救就得救!朝廷不管,咱们梁山管!”

    正商议间,便听的脚步声响,几名大汉走了过来,这几名汉子穿的是锦帽貂裘,一看便是富贵人家,被簇拥在中间的乃是一个青年男子,这男子生的好一张白净面皮,鼻直口方,双目斜飞入鬓,一双眼眸清凉如水,再其下垂手坐着一名中年男子,三十来岁年纪,三缕胡须,细长双眼,身材高大魁梧,虽然比不上李侠客雄伟,却也比鲁智深、杨志都高上半头,其余还有几个装扮的人,都在一张桌子上围定,点酒叫菜。

    “好汉子!”

    鲁智深看着几个大汉英武,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对李侠客赞道“都是了不起的高手,尤其是这个青年与那个中年人,十分的了不起!”

    那一桌上的人见鲁智深看他们,当下对鲁智深点头示意,微笑举杯。

    鲁智深大喜,也举起酒杯,与这几个人虚虚行了一礼,喝完一杯酒,互相点头。

    恰在此时,一名少年扶着一名妇人上了酒楼,轻声道“娘,你慢点。”

    那妇人道“我儿,咱们家贫,吃饭只是在附近小店吃一口便是,来到这酒楼上做甚?”

    那少年道“当日先祖曾在此地饮酒作乐,现在酒楼还在,先祖人却没了,我想来这里看看!”

    妇人道“也好!就该多看看,不可忘了祖上的本领!”

    正说话间,邻座上一名酒客喝醉了酒,踉跄起身,下楼时,一个趔趄,正撞向这名妇人。

    少年吃了一惊,伸手轻轻一推,道“去!”

    那醉汉身子陡然凌空飞起,砸向最近的一个酒桌,正是向鲁智深把酒微笑的一桌人。

    这醉汉飞来迅速,待到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然砸了过来。

    桌上留着胡须的中年人伸手轻轻一抓,本欲将这醉汉抓住,不料“嗤”的一声,抓烂了衣服,这大汉依旧砸向桌面,将桌面上的酒菜全都砸飞,汤汁四溅。

    几个人闪避不及,身上也被迸溅的斑斑点点。

    居中的青年男子大怒,站起身来,大踏步向扶着妇人的少年走去“小子,你怎么这么横?”

    说话间伸手向少年肩膀抓去“我替你爹教训教训你!”

    那少年见他手掌抓来,当下一掌拍出,迎向青年的手掌。

    “砰!”

    双掌相交,两人身子同时一震,整个酒楼都晃了三晃,少年站立不动,那锦衣貂裘的青年男子反倒后退了两步,脸上猛然一红,露出骇然之色,看向扶着妇人的少年人“好小子,你是何人?”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