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大神,你老婆又挂了 > 第33章 死缠烂打,极品人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荀翊下了车,来到公寓门外,按了好久的门铃也没有人来开门。

    难道是不在家?

    荀翊只好径自打开门锁走了进去,这才发现人已经不在了,她的东西也搬空了去。

    还有储物柜上的小荀荀,也不见。

    荀翊双目绯红,双手紧握成拳头,因情绪太过激烈而此刻身形在微微抖动。

    有一瞬间,他脑海里浮现出各种折腾沈梦旦的办法。

    要把她抓回来,做到她下了不床!

    不,有可能他会掐断她的脖子,打断她的双腿,把她锁起来,让她哪儿也去不了。

    荀翊想了十几种整治她的办法,但是到最后,却脱力的跌坐在沙发上。

    他自个儿较着劲儿,心中满是郁结无法纡解。

    就算是块石头,他把她给捂着,这么长时间了,也应该捂热了吧?

    难道她就这么冷血无情?

    荀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挫败过,就好像那一瞬间,随着她的离开,身体里所有的力气也跟着抽干了。

    荀翊在公寓的沙发里,一动不动的瞪大着双眼躺了一个晚上。

    次日清晨,晨光透过落地窗照了进来,他现在不得不去面对现实,沈梦旦走了。

    一夜宿醉,勾引了他之后,又无情的一脚将他给踹了。

    不可原谅!!

    荀翊猛的翻身从沙发上坐起,来到了书房打开了电脑登上了游戏帐号。

    但是沈梦旦最后一次显示的时间,是在前天。

    只要沈梦旦上线,查到,就能得知她具体的位置。

    “旦旦,你跑不掉的,还是乖乖回到我的身边吧。”

    话说回沈梦旦慌乱中回到了老家,下了高铁,是下午五点。

    沈妈妈刚好从工场回来,正在淘米煮饭。

    听到敲门声,沈妈妈正纳闷着,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拜访。

    将门打开,看到女儿时,有点不敢相信自个儿的眼睛,怔愣在当场。

    “妈!!”沈梦旦满是委屈一把抱过了妈妈,声音都在哽咽的颤抖着。

    “诶,梦旦!是我的梦旦回来了?”妈妈摸着女儿的脸,眼睛满是泪水。

    “你瘦了,怎么没有好好吃饭?”妈妈一脸心疼。

    沈梦旦抽了抽气,眼睛也红红的,拉过行李走了进来一边说道;“现在都以瘦为美,得减肥。”

    “哎哟,你们这些女孩子,现在都这么瘦了还减肥?”沈妈妈整了整女儿的仪容,笑道:“妈妈正在煮饭,你刚巧回来了,我去添米。”

    “妈,我帮你。”

    “不用你帮,我已经能好好做饭给你吃了。”

    母女俩不约而同想到刚自个儿做饭那会,菜和饭都是糊的。

    沈梦旦看着妈妈在窄小的厨房忙碌的背影,拖着行李走进了房间开始收拾。

    破旧的墙壁上还满满的青春时期的回忆,不免有诸多感慨。

    人就是不能闲下来,一闲下来沈梦旦的脑子里就想到**的事情,懊恼得恨不得撞墙。

    她丢下手里的行李去了厨房帮忙,厨房实在太小,容纳两个人太拥挤。

    沈妈妈推着她出去,沈梦旦无奈的看着她:“好吧,我帮你去打扫屋子。”

    “你才刚回来就不能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沈妈妈边炒着菜往小客厅里喊了一嗓子。

    沈梦旦也没理会,收拾得差不多,沈妈妈将炒好的两菜一汤端了出来。

    “怎么突然回来了?之前也没有个电话,不然妈妈可以先准备一些你爱吃的菜。”

    沈梦旦失笑,“这些菜就够了,在外面还吃得不如家里的呢。”

    “怪不得你瘦成这样了。”沈妈妈心疼的瞥了眼女儿。

    沈梦旦哪里敢告诉她,本来还有半个月就发工资了,荀翊说过年终奖都有可能奖一套房子。

    一想到这些沈梦旦心就抽抽的疼,顿时没了胃口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妈,我有点累了,晚点再吃。”

    “那我给你热着,你就先去休息吧,记得晚点要出来吃。”

    沈梦旦轻应了声回了房间,躺在床上,闭上眼脑海里倒浮现出在公司里的那些画面。

    其实她真的舍不得离开,但是却又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

    电话卡也得重新换一张,明天再去换吧。

    沈梦旦有些颓废的拿过电脑,看了看同城有没有好的工作。

    又想到以前那个里有很多职场的朋友,已经不怎么联系了,不如登上去问问情况。

    这样想着,沈梦旦登上了大半年没有再登陆的。

    不想才刚登上去,一大串的消息嘀嘀嘀的弹了出来,让她应接不暇。

    她拧着眉看着那些消息,竟然是孙泉发过来的。

    本来不想回他,但是孙泉见她上线,跟个轰炸机似的。

    沈梦旦连看都懒得看他发的那些东西,直接问:什么事?

    孙泉:宝贝,你终于肯回我了。

    沈梦旦一阵恶心,发了一个呕吐的表情过去:谁是你宝贝,你有病啊?!

    孙泉:别这么粗暴嘛,好歹咱们从大学一直到现在也认识这么多年了。

    沈梦旦:哎哟求求您勒,您不提还好,提起来我就觉得作呕,你到底想干什么?

    孙泉:好久没有见面了,要不见一面吧。

    沈梦旦:我跟你有什么好见的,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我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想干嘛?

    孙泉:我真的只是想你了,想见见你。对了,我还看你上新闻了呢,原来你现在在龙行天御上班啊。

    沈梦旦黑线,这傻逼丫的。

    沈梦旦:老娘在哪里上班,跟你有什么关系?

    孙泉:别这样啊梦旦,我到现在才发现,我根本就忘不掉你。

    沈梦旦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忍住破口大骂他的冲动。

    事实上如果这傻逼站在她的跟前,她估计就两嘴巴子甩过去了。

    沈梦旦:你恶不恶心?怎么,跟小女朋友分手了,才想起我?

    孙泉:当然不是,她……她不能跟你比,你比她好多了,我当初也是鬼迷了心窍,才会对你做出那些事情,想想我们的过去,其实还是很甜蜜的。

    沈梦旦现在实在想不明白,她怎么当初会瞎了眼答应跟他在一起。

    孙泉很平凡,样貌一般,家世一般,性格一般,什么都一般般。

    但是她以前觉得,像这样一般的男生,会更靠谱点儿。

    她和孙泉上的同一个大学,她是学霸,孙泉是学渣,因为租房子,当时租到了一起。

    当时觉得孙泉人挺正派的,也老实,一开始的相处都挺好。

    看来有些人注定只能成为朋友不能成为情人,一旦成为情人,就像她和孙泉一样。

    沈梦旦:我跟你是不会有可能了,谢谢你当初的抛弃之恩。

    孙泉:梦旦,你一定要这样说话吗?

    沈梦旦: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那就这样吧,如果你再找我??乱?春系幕埃?俏抑缓冒涯阃辖?诿?ダ铩

    说罢,沈梦旦隐身再也不给回复。

    谁知过了两天,孙泉那傻逼竟然找上了门来。

    当时在一起,沈梦旦带他带自个儿家乡玩过一次,没想到他还记得自己住在哪里。

    她只是偶尔跟他提过自己家的住处,那天沈梦旦出去倒垃圾,看到蹲守在门外一夜的孙泉简直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来了?”

    “梦旦!”孙泉胡子拉碴的,蓬头垢面,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收拾了。

    身上还传来一股奇怪的馊味儿。

    沈梦旦别开了脸,摒住了呼吸。

    “梦旦,我不远千里来找你,就是想证明自己的决心,我要把你追回来。”

    沈梦旦暗暗翻了个白眼。

    听到门外有动静的沈妈妈下意识的走了出去,看到了孙泉。

    “这是?”

    沈妈妈将孙泉打量了一番又将视线落定在沈梦旦身上。

    心情复杂的悄咪咪拉过了女儿,低语询问:“这男的是谁啊?怎么突然找上门来了?”

    沈梦旦长叹了口气,安抚着过于紧张的沈妈妈。

    “就一普通朋友,他欠了我好多钱,现在他混得可惨了,我也没打算问他要了。”

    “这样啊,那他欠你多少钱呀?要是数目多,也不能不要。”

    沈梦旦只觉沈妈妈这样模样挺可爱的,失笑,“妈,这件事情你就别担心了,我会处理的,你进去吧。”

    沈梦旦推了推沈妈妈,沈妈妈又回头瞧了那男的一眼转身回了屋里。

    听到啥关系都没有时,沈妈妈不由得松了口气,好在是没什么关系,这样的男人一看就是没出息的,哪里配得上女儿?

    “梦旦……”

    “孙泉,我有男朋友了,你这样让我男朋友知道了会误会的,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你……不可能,你肯定是故意骗我,想让我就这样走。”

    沈梦旦同情的看着孙泉,嘲讽道:“你认为我有什么理由要为你悲伤大半年还等着你回来找我?真是可笑,你这人向来就没一点自知知明。”

    孙泉抽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变了几变,他也知沈梦旦向来说话不怎么好听,但是人是真的好,所以也不计较。

    还以为只要像以前一样,多说几句好句,她刀子嘴豆腐心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见她去楼下倒垃圾,孙泉也跟着一道下去了。

    沈梦旦回头瞥了他几眼,心里烦乱得很。

    “你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你有病吧?”

    孙泉不死心的紧跟着她,“你什么时候原谅我,我就不会这样跟着你。”

    沈梦旦不理会他,进了屋关上了门再也没有出去。

    她上网查了查附近能胜任的工作,不过在这小城市里也没有几个比较合适的。

    心情烦闷便上了游戏想放松一下。

    才刚登上游戏,白羽惊风便寻了过来。

    沈梦旦吓了一跳,差点就以为大神一直在线上等她,居然这么迅速及时逮着她上线的那一秒发消息。

    白羽惊风: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玛丽莲梦旦:心情不好,出去旅游了,大神,你怎么这么悠闲啊,难不成在等我上线?

    白羽惊风:如果我说是呢?

    玛丽莲梦旦:惊恐(表情)真的吗?大神难不成找我有事?

    白羽惊风:没什么重要的大事。

    只要知道她在哪里,他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沈梦旦,你逃不掉的!

    玛丽莲梦旦:哦,我说呢,我去刷日常,做任务了。

    白羽惊风:那一起吧。

    次日,荀翊本想收拾东西去找沈梦旦,谁知出了点意外情况。

    聂征远急匆匆走进了办公室内,说道:“**,韩舟!我们接到韩舟的邀约了。”

    荀翊眸光微动,放下了手里的工作,问:“他怎么说?”

    “他约了**今天下午,去高尔夫球场,一边打球一边商量合作的事情。”

    荀翊心里一阵烦闷,看来今天是没办法过去了。

    也可能这一周甚至这一个月都没有足够的时间,一旦合作的事情谈妥,交接的工作繁多。

    “不过我很奇怪,他之前一直避而不谈,怎么就突然电话过来说要谈合作的事情呢?”

    荀翊笑了声,“见到他不就知道了?”

    下午,荀翊换了一身清爽利落的白色运动套装去了高尔夫球场。

    远远的看到球场上已经有两个人正打得不亦乐乎。

    见他走了过来,其实一人提醒了举起球杆的那人一声,那人放下球杆转过了身。

    荀翊怔忡在当场,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阿舟?韩舟?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同一个人。

    毕竟韩舟的照片在网络上公布,而且偶尔有一天两参加过商业庆典,并不是长这个模样。

    荀翊没有多想上前朝韩舟递出了手,韩舟微笑礼貌的与他握了握。

    荀翊看到他鼻梁上还贴着胶布,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韩先生,你的伤真的不碍事?”

    韩舟长叹了口气,挖苦着:“就算有事你还能负责不成?”

    荀翊一脸无奈:“这件事我很抱歉。”

    韩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坐吧。”

    “关于合作的事情……”

    “今天我们不谈合作的事情,我叫你过来就是想找个人陪练练手的。”

    荀翊太阳穴抽了口,不谈合作他又何必浪费时间,放弃找媳妇跑来见他?

    “我球艺不精湛,怕是会让韩先生失望。”

    “没事,大家随便玩玩,半斤八两。”说着,韩舟一脸疑惑的问他:“怎么没有见你的那个小助理?”

    “小助理?”荀翊立时明白过来他说的是沈梦旦。

    “她请假了回家了。”

    韩舟讶然,“请假回家?怎么这么突然以她对工作的热情,不应该的啊。”

    荀翊紧抿着唇,想到那些事情就头疼。

    韩舟狐疑的盯着他,“难道那天晚上,你并没有把握好机会。”

    荀翊顿时一脸警惕,并不想透露太多。

    韩舟轻叹了口气,“怎么说我也上升为她的干爹了,你也算是我半个女婿,我关心关心一下。”

    荀翊有点儿生气,这人占面子也不是这么占的。

    “韩总,要点脸,怎么你就是干爹了?”

    “那天晚上,你媳妇儿抱着我一直叫我爸爸,我只好勉为奇难的认了这个干女儿,顺便也认了你这个女婿。”

    “韩总,请你不要说什么奇怪的话。”什么一直抱着他叫爸爸!搞得好像在玩什么限制极的。

    韩舟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也不由得笑了出来。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有趣了吗?哈哈哈哈哈……”

    荀翊黑线,这丫哪里是来找他谈工作的?分明就是来戏耍他的。

    韩舟拿过冷饮,说道:“什么时候娶你的小媳妇,也别忘了给我送张请贴。”

    “一定不会忘记。”

    韩舟起身拍了拍荀翊的肩膀,“小荀总,打个两局?”

    “乐意奉陪。”

    荀翊挑了根球杆陪韩舟打了一个下午的球。

    俩人一开始还有点儿见外,但是聊了一些后,便彼此更加欣赏起来。

    韩舟接过待应生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现在像你们这样有作为的年轻人也是越来越少了。能跟你结交,说实话我挺高兴的。大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人要是不学习不进步,就会被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淘汰。”

    荀翊想了想问他:“韩先生为什么不在媒体面前以真面目示人?”

    韩舟轻叹了口气,一脸纠结,“其实说起来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了。我上初中的时候,被绑菲绑架过,后来差点撕票,不过我命大还是被救了回来。心里依旧有阴影啊。”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一直都找替身出现在公众场合,就是为了混肴视听。

    “今天也差不多了,你先回去吧,咱们再好好约个时间,将合作的事情敲定。”

    “韩先生看何时合适?”

    韩舟笑道:“后天早上,去易动签定合约,顺便带上你们准备好的竞标案,我想看看你们的想法。”

    “会的,那我就先走了。”

    韩舟似是想到什么提了句:“别忘了,把你媳妇也一并带上,我觉得有趣得很。”

    又不是马戏团里的猴子,要想有趣,自己怎么不直接去动物园?!

    荀翊表面答应着,心里却在腹诽。

    之后他没再回公司,而是直接回了家打开了电脑,看看沈梦旦在不在线。

    但是并没有看到她人上线,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她走的那天,电话就一直提示关机再也打不通,荀翊无奈的看着电脑屏幕,默默的退出了游戏。

    而这两天沈梦旦一直在找着工作,有几家虽然对她是挺感兴趣的,但是工资开得实在太低了,而有工作性质也不是很适合她。

    最后她找了一家纸业公司,算是国有企业,经营一直不是很乐观。但相比之下,这家公司比较有挑战性,而且环境也比较好。

    沈梦旦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下来,谁知才刚上了两天班,那傻逼孙泉就找了过来。

    如果可以,沈梦旦真想捡块板砖敲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一直等到沈梦旦下了班,孙泉迎了上去。

    “梦旦,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吧,我知道有家不错的粉店,酸辣粉做得特别正宗。”

    “我现在不喜欢吃酸辣粉了,你自个儿去吃吧,而且我现在没钱吃你吃饭。”

    孙泉一脸讨好,“我请你吃饭,哪能让你掏钱。”

    “孙泉,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咋地?我说我不要你了,我有男朋友了,你别再缠着我了行不行?”

    越是这样孙泉越是不肯罢手,“我不信,你说你有男朋友,那你让我见见啊!我不就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吗?你至于这样得理不饶人吗?而且当时你不也把我整得很惨?现在我都跟你低声下气了,你还想让我怎样?”

    沈梦旦抱着头,感觉自己真的快疯掉了。

    “你是脑子萎缩了吧?我现在一点都不关心你在想什么,我唯一想让你做的,就是从我的眼前滚走。”

    “你!”孙泉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行了,好狗不挡道,你给我让开!”沈梦旦一把拨开了孙泉,径自往前走去。

    谁知接下来的日子,孙泉像是听不懂人话似的一个劲儿的缠着她。

    沈梦旦报了警也没用,这事儿警察不管。她觉得日子也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了吧?谁知道这才是刚开始,生活就是这么草蛋,没有最坏的,只有更坏的。

    易动的项目一忙起来,荀翊别说过来找人,就是连上网的时间都没有了。忙得昏天暗地,一晃竟然过了一个半月。

    沈梦旦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她大姨妈没来!

    想着那晚的事情,她也不记得做的时候究竟有没有戴套。

    当天她无心工作,以身体不适为由请了假,去了附近的药店,悄眯眯的买了一支验孕棒。

    回去的时候一个劲儿的祈祷着,别是给中招了吧。

    魂不守舍的走着,差点就撞着孙泉那瘟神。

    沈梦旦吓了一大跳,有点做贼心虚。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孙泉还一脸委屈,“我站的位置很明显,是你一直魂不守舍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想什么关你屁事?让开!”

    “梦旦!我都守了你一个多月了,你怎么就一点儿也不肯回心转意?”

    “你特马要是能把那十万块钱还给我,我可以考虑一下。”

    “呃……这个,没办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