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皇后在位手册 > 439再相见(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欣圆看眼外面的太阳,现在已经春中了?想说什么,旁边的宝珠摇摇头。

    欣圆叹口气,娘娘要烧就烧吧。

    ……

    荀故风心里叹口气,看眼话落的品易,不见便不见了,斟酌着将手里的折叠整齐的宣纸交给品易:“麻烦公公让皇后娘娘过目一二,选一个满意的封号。”新后册封,前皇后过世,自然需要新的封号。

    品易看了一眼,恭敬的没有接,接了娘娘也不看:“荀大人的才学娘娘一向信服,荀大人拿注意便是。”

    荀故风想说什么,又慢慢的将手里的纸收回来,心思沉重,想问皇后娘娘最近如何?又觉得心思叵测,这些事他也是参与了的,会有什么结果谁能不知道,发生这么大的事,她定然……“还请品公公转告皇后娘娘,让娘娘安心,朝外……一切都好。”

    品易自嘲一笑,余光不慎在意的扫眼周围:“荀大人也不是外人,娘娘未必担心外面的一切。”

    “那就好……”

    好什么,娘娘的身体未必能撑到他们大局已定的时候,再在意这些有什么意义。

    昨晚戏珠断了一盆热水进殿,转身去端冷水的功夫,娘娘的手便伸进去了。戏珠慌忙拔出娘娘的手,娘娘还在茫然,竟丝毫没有疼痛的感觉,说不定还觉得绑了纱布碍事。

    戏珠姑姑吓的问他怎么回事,他心中何尝不惊慌。

    “公公还是要劝劝皇后娘娘。”

    “奴才懂的。”

    ……

    封后大典准备的依旧隆重,祸国乱妃得到应有的下场,大快人心!

    但后宫不可一日无后,皇上择从良家女子立为新后,掌管后宫,风调雨顺。

    端木?允缈醋判滤屠吹姆锕谙监??抗庠谥诙嗯涫斡牍獠收杖说囊氯股仙ü??蛔跃醯纳斐鍪郑?米约喊牒玫氖种阜鞴?蠛焐?厦娣锸紫杼斓耐及福?睦锲骄踩缢?

    “娘娘,您看这凤冠,多漂亮。”工务司赶工了两个多月,想不到还如此华美漂亮。

    端木?允缁踊邮郑骸俺废氯グ伞!

    戏珠一惊:“娘娘,封后大典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些东西怎么能扯下去。”

    “本宫有些累就不去了。”

    大殿内的人闻言顿时犹如五雷轰顶,纷纷跪下来:“皇后娘娘,万万不可啊,此乃封后大典关乎国运,娘娘切不可冲动行事。”

    明珠快速跪行几步,抓住娘娘的裙角:“娘娘就是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几位殿下着想啊,娘娘您要三思啊……”

    “皇后娘娘三思啊!”

    “娘娘三思!”

    三思什么,不想去就不想去了。

    品易起身,收起初听到的错愕,脸上挂着讨好的笑,悄悄拉拉娘娘的衣袖,轻声又委屈的开口:“娘娘去吗,奴才想让娘娘出去走走。”说完攥着她的袖子,歪着头看她。

    端木?允绮镆斓目此?谎邸

    品易硬着头皮,继续攥着娘娘的衣袖,他一直以为这样的伺候人的方式,只适合品路拿那张讨人喜欢的娃娃脸,一笑便让人心底发软,如今他做出来……娘娘是不是很不适应。

    品易不自信的更攥紧了皇后娘娘袖笼三分,唯恐娘娘嫌弃他长的不好,污了娘娘的眼。

    端木?允缱旖茄??荒ㄐΓ?呐乃?耐罚骸昂谩!

    众人齐齐松口气。

    品易更是松口气,发丝上还残留着她手掌的温度。

    ……

    文武百官分类在国坛两侧,准备为新后举办盛大谋长的祭天仪式。

    徐知乎一身玄色官袍,面如暖玉,从容沉稳的站在人群之首,神色如旧,仿佛这几个月来的纷纷扰扰触动不得他分毫,天地因他依旧,人心也镇定三分,不自觉便有海晏河清、太平盛世的错觉。

    可明明这段日子波涛暗涌、天昏地暗、人心惶惶,一切都会过去的,肯定会过去的,皇后已毙,新后登基,相爷如此人品、皇上又不是没有胸怀之人,再说中间还有镇西王周旋,一切都会过去的。

    钟声敲响。

    端木?允缭诠?说挠荡叵鲁隽校?挥蟹锕谙监??挥泻裰赝肥危?皇羌虻サ囊幌?煲拢?飞嫌煤焐汉鞯聂⒆蛹虻ネ炝朔Ⅶ伲?蛭?镜脑睹挥凶⒁獾缴厦嬗惺裁床煌住

    皇后礼毕。

    百官前殿跪拜,徐知乎走在最前,听说她手受伤了,不知道好了没有,怎么可以如此不小心,他想去看看她,可若是不是让她在后位上,总觉得没有脸面,亦迟迟没有出现。

    徐知乎迈进大殿时,脚步顿了一下,下一刻,毅然迈了进去,神色从容,绝对不会在她面前弱了他的气场。

    雷冥九居于次位,心里的不安比徐知乎重的多,他的处境让尤为尴尬。

    宗之毅站在大殿之上,他也是几个月来第一次见她,她手掌上缠着红色的纱布,神色温柔无波,刚才见他的那一眼,无欲无求,刺的他心血骤疼。

    宗之毅清楚这只是一场仪式,甚至算不得并肩的夫妻大殿,更不是他的授予,而是这就是她的东西。

    宗之毅忍着心里巨大的压力,在她起身的时候上前,欲牵着她走到前面接受百官朝拜。

    端木?允缙鹕恚?衩挥锌吹剿?氖郑?鹕恚?夯鹤呦绿ń住

    宗之毅骤然收回手,手心烧灼般的滚烫,不屑于顾吗!?端木?允纾

    端木?允缁夯旱淖吡讼吕矗?叩轿?椎母呶弧

    本来没看清新后容貌的官员,余光中不经意的扫过这位神秘新后,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就要讨伐!这——这——明明是该死的先皇后!她怎么还在这里!还在这里!

    雷冥九倔强的抬首,他只是想看她一眼,不管她是不是心里还有他。

    荀故风瞬间打开圣旨,不等任何人回神,开始诵读:“奉天承运——”

    端木?允缱叩轿?椎暮笪唬?吖?笪唬??呦绿ń住?

    宗之毅愣了一下。

    赞清见状急忙快于皇上一步,急忙拦住皇后娘娘,您走错位置了?走错位置了。

    端木?允缟裆?匀坏牟??耷澹?挪轿赐#?锲?幌滩坏?骸氨竟?哿耍?凰藕蛄耍

    言官闻言顿时义愤填膺的站出来!天理何在!天理何在!祸国妖女怎可瞒天过海!还如此目无法纪!若是让这种人屹立不倒,他们言官颜面何存:“皇上啊——”

    后面紧跟着出列几名老者,膝盖还没有跪下去。

    高台上的端木?允缤蝗换赝罚?趁频目囱劭?诘娜耍骸俺乘懒耍”兆欤

    老者顿时哑口。

    端木?允缃挪饺缇伞

    高台上荀故风立即继续对空荡荡的凤位年封后文殿。

    端木?允绲慕挪皆阶咴皆丁

    徐知乎取出天地簋尺,向空荡荡的后位告已天地尺法。

    端木?允缫丫??г谧?恰

    封后大殿还在继续。

    端木德辉呆呆的看着皇上将封印放在空旷的凤椅上,整个人都空荡荡的。

    跪着的老者终于在荒谬中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高喊:“妖妃临世,求皇上处死妖妃!勿沉迷不悟!”

    “皇上!回头是岸啊皇上!”未跪下的谏臣终于跪了下去,铮铮铁骨欲为死在外面的万千子民讨一个公道,此女不死何以安天下!

    “皇上!天理昭昭!大道轮回,皇上乃——”

    荀故风的声音依旧,平稳厚重的声音甚至压过十余位官员的鬼哭狼嚎。

    雷冥九站在下面,看着小仙离开的方向,心里顿顿的抽疼,她扫都没有扫他一眼,他这件事是不是做的很不好,可,他就是希望她选择性大一些,她还是生气了是吗?手上的伤好些了吗?不喜欢今天的衣服和头面吗!下面这些人的话是不是让她……

    徐知乎、宗之毅动作依旧、荀故风声音悠远未停,地上的嚎叫此起彼伏。

    还未下场的百官看着场上诡异的一切,本来要跪下誓死做个忠臣将相的心也变的颓然无力,现在下去就像一个笑话一样,让光明腐朽、绿意生辉!

    明明是无耻的朝堂!不能言说的皇后!那个妖女因为为首者的昏庸和不明是非,依旧向雁国磊磊英烈发出嘲弄的嗤笑!此等君王、此等过度、非灭亡不足以安天下!

    可翌日的朝堂上,徐相处理国事依旧犀利如初;皇上更是雷厉风行,镇西王兴军之路已经拿出既定方案。

    怎么看雁国都是蒸蒸日上,仿佛后面有毒蛇猛兽在追,国君将相心无旁骛,兢兢业业必须要让雁国屹立世界之巅!

    那天荒诞的一幕就像没有发生过,从他们身上看不出一点烽火戏诸侯的荒谬、沉迷女色的荒诞,他们依旧令人信服,让人跪拜受人敬仰!

    可明明——明明——如果一个人眼瞎了,所有人都眼瞎了!皇后娘娘明明还活着!还活着!嘲弄的他们所有人的痴心妄想。

    “想多了,皇后娘娘未必在乎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荀故风抖抖衣袖上的风,昨天一见,心便放下了,她想的开就好,毕竟这件事,有违他们磊落与天地的做派。

    贺南齐不依不饶,脸色十分难看,与几年前知道相爷和皇后有染不同,这次他出其的不忿:“我雁国多少男儿猛将死在那场战役里,我雁国多少精英烈士为了满清热情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你现在告诉我,所有的一切不过是玩笑,不过是上位者如同儿戏般的胡闹!荀大人!寒不寒心啊——”贺南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眉头紧锁,丝毫笑不出来!

    “寒心!”荀故风答的干脆:“然后呢?!”

    “自然是处死皇后!让亡灵安息!还我雁国朗朗乾坤!正——正义——之道!暗——天下——英烈!”

    荀故风点点头:“确实,先杀徐丞相,他不死,不足以平天下!再杀慈荣皇后!皇后娘娘以一己之私不顾天下生死,理当诛杀!可是,这些我们不是一直在做吗……”

    贺南齐闻言语塞,想了想硬着头皮开口:“关徐丞相什么事?!”

    荀故风闻言目光玩味的看贺南齐一眼,淡淡开口:“难道贺大人也认为皇后娘娘勾引得了徐大人,那徐大人未免也天好勾引了些。”

    “就算是皇后贪恋皇后美色,只要皇后死了——”

    “皇后死了,徐丞相还在乎什么跟皇上决一生死!争皇后尸体的安放权利,然后依旧是生灵涂炭,本官觉得以贺大人的意思,将徐相和皇上、皇后都杀了合适,贺大人觉得呢?”荀故风语气诚恳,意见真诚,要想现阶段平静无波,就是都是死了才好,然后幼帝上位,下一代的权臣名将,就是另一番天地的争斗了。

    贺南齐重重的一拍椅臂,深深的叹口气:“这简直,简直——”

    “荀大人既然知道,何不帮皇上维护正统,灭杀丞相!”

    “你怎么不说让皇上将皇后下嫁丞相,丞相定也一心辅佐皇上,对雁国绝无二心呢。皇上也未必多满意皇后,何必为了一个皇后闹的朝局如此难堪,徒惹人笑话。”

    贺南齐想想,对啊!为了一个女人,至于:“皇上为什么不那么做?”贺南齐迷惘的看着荀故风。

    “缺像贺大人这样敢于直谏的人啊!贺大人明日便奏书一封,皇上定然茅塞顿开,重用大人。”

    “荀故风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情耍我!”他谏皇后下嫁丞相,他有几个脑袋!“荀大人若是依附皇——”

    “我倾向皇后。”

    贺南齐没有听清,茫然的收住下面的话看着荀故风!

    荀故风温和的看着贺南齐的眼睛,重复:“我倾向皇后,我不想看着她死,也不想她为难,更不想听人说她不是,所以我不帮皇上,只有这样‘稳定’的局面,她才能活的长长久久!”

    “你疯了——”贺南齐从椅子上跳起来,焦躁的在房里走来走去!他是来商量国之大事的:“你——你——”

    “……”

    “你疯了!”

    也不算,毕竟他也没做什么对她有利的事,他就是真站皇上,徐相未必没有底牌,到时候输的难看,徒惹她笑罢了。

    “妖妃!妖妃!当真是妖妃祸国!”

    ……

    应格儿将梳妆台上所有的东西扫落在地!再强的安心咒也抚不平她现在受到的伤害!前皇后换个封后继续坐她的皇后!

    啊啊啊啊!

    应格儿快要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