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无限幻想之我是阴阳师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求助云水阁(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噺壹中文網.щ. 哽噺繓赽捌小説蛧

    姜涅将即将离开的我们拦住,说出他愿意施以援手,但姜雪纤却表示反对,我心中纳闷,难道召唤黑无常,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安倍五月躺在担架上,看了看姜涅,又看了看姜雪纤,“带我走,我不需要云水阁的人帮忙!”

    安倍五月一向骄傲,但我们都知道,如果就这么离开,不要说一身法力无法留下,就连命也保不住,此刻的姜涅是她唯一的希望!我们都深深明白这一点,所以即便是一向以武士道和安倍家引以为傲的禾子他们,还是没有离开,只是静静地看向姜涅。

    姜涅一摆手,“这件事是老头子我的决定,你不要插嘴!”姜雪纤没有再说什么,但却退到了一边,一双眼睛带着埋怨看向我们。姜涅点了点头,“你们跟我来!”

    在姜涅的带领下,那只守护云水阁的怪兽,当然不会攻击我们,我们也来到了云水阁的最深处,那座三层的石楼前。姜涅的身体这才慢慢消失,我这才明白,刚刚见到的原来是姜涅的阳神出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阳神出体可以维持这么久,难怪就连姜涅自己,也曾说过,他不认为天下有人的法力可以超过他!

    我们推开房门,姜涅已经等候在里面,姜义也留在他身边,显然他也不希望姜涅消耗心血替安倍五月医治,不过相比直言不讳的姜雪纤,他显然沉稳成熟的多!姜义只是微微点头,并没有和我们说话,但却已经表示了他的不满情绪。

    姜涅对儿女的不满视而不见,微笑着看向我,“卢昊,你和禾子已经看过我医治安倍宗一郎的过程,就方便的多了!你们先把这个女人放到床上。”我和安倍翔二将安倍五月放在了那张床上,姜义也将降魔杵递到了姜涅的面前。

    姜涅也立刻开始了医治安倍五月的过程,即便我和禾子曾经见过一次,还是深深感到震撼,至于第一次见到召唤无常的安倍莉香,吃惊地合不拢嘴,即便是一向面无表情的安倍翔二,也终于露出了吃惊的神情!

    医治过程持续了二十分钟,姜涅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姜义急忙在旁为他擦汗,安倍五月也晕了过去。姜涅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你们带她下去休息,到了晚上她就没事了,不过究竟需要多久才能恢复法力,就要看她自己了!”

    我们急忙抬着安倍五月离开,姜涅再次开口,“姜义你去安排,卢昊你留下!”我留了下来,等所有人都离开,我才开口,“又一次害得您老人家消耗心血,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姜涅笑着摇头,“这没什么!如果你打算感谢我,只要记得不要误入歧途就好!”

    我不住地点头,姜涅再次开口,“我让你留下来,是因为其他事!即便我在云水阁中,但北斗七绝封印根枝相连,我已经感受到,有两处阵法已经被破坏,这个女人的伤,是被暗之阴阳师的那个天才的子弹造成,难道破坏封印的时候你们也在场?”

    我急忙点头,“回老爷子的话,这两个封印被破坏的时候,我都在场!其中一个是在四川云顶山,另一处是长白山!四川那个封印的法器是一面镜子,听林老爷子说过,有可能是阴阳镜!长白山上的法器是一根骨头,我刚好带来了!”

    我将那根骨头递到姜涅面前,姜涅拿在手里看了看,不住地点了点头,我在旁插嘴,“难道老爷子您认识这件法器?”姜涅笑了起来,“与其说这是一件法器,不如说这是制造法器的材料!卢昊,你觉得这是什么骨头?”

    我想了想,“看上去像是人的腿骨,不过有些过于粗壮,可又不像其他生物的骨头!”姜涅笑了笑,“这并不是腿骨,这是脚趾骨!”我吃了一惊,这根骨头长约六十公分,竟然只是一根脚趾的骨头,那么这个生物究竟该有多大!

    姜涅接着开口,“这根脚趾骨的主人是大名鼎鼎的战神蚩尤,远古时期,蚩尤被皇帝战败,蚩尤的身体也被粉碎,但蚩尤的手下却将他的一部分身体隐藏起来,只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复活战神蚩尤!当然要做到这件事,也不是那么容易,至于这根脚趾骨从何得到,又为何会成为北斗七绝封印的法器,就不得而知了!”

    我完全蒙了,姜涅讲的竟然是洪荒时期的事情,即便是姜子牙在世,他也不可能亲眼见到!姜涅抬头看向我的表情,知道我不相信,微笑了起来,“这些事即便是姜家的先祖,也只是听到了传闻,不过你可以带着这根骨头,去毛家走一趟,也许毛家的人会更清楚,也可以将这根骨头做成法器!”

    我摇了摇头,“这件东西当然是要上缴阴阳师协会,而且我只认识一些毛家的年轻人,毛家的前辈们不会帮我!”姜涅再次笑了起来,“没关系,就说是我说的,这点薄面他们还是要给的!”

    姜涅给我讲完了这些,让人给我安排房间休息,晚上我拨通了徐丽丽的电话,“丽丽,我下山的时候,见你们没在房间里,有些事情匆忙,所以我就先离开了!”徐丽丽并不介意,“我跟着爸爸,去和长白山附近的其他阴阳师联络,所以暂时离开了。卢昊,你没有受伤吧?”

    我点了点头,“我没事,不过有人被毛羽天打伤了!”徐丽丽变得紧张起来,“是禾子吗?”我又想起了听到的徐家妇父女的对话,我忽然觉得徐丽丽会希望受伤的人是禾子!

    我摇了摇头,“是安倍五月!”徐丽丽应了一声,我们又闲聊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我刚刚挂断电话,那个用于协会联络的电话却响起,我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了唐香的声音,“卢先生,林老爷子请您立刻来北京!”

    我明白协会那边的意思,北斗七绝封印第二处被破,而我是唯一一个在场亲眼目睹的协会成员,当然会被叫到北京。我让唐香为我准备了机票,这才挂断了电话。

    我来到安倍五月的房间,禾子他们也守护在她身边,安倍五月虽然还没有醒来,但她的脸色却好转了许多!我将禾子带到屋外,“禾子,阴阳师协会那边让我赶往北京,今晚就会离开,你们留在云水阁当然十分安全,不过离开这里的话,你们要加倍小心!”

    禾子点了点头,“卢昊,你放心好了!五月姑姑虽然伤势痊愈,但法力却需要重新开始,我们会护送她返回日本,将五月姑姑送回安倍世家,我们立刻回来,在我们回来之前,反而是你要小心一些!”

    我笑着点头,“你不要担心我,之前在那个虚拟的断界中,已经确定了铁面不会轻易杀我,我的安全你不要担心!”我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这就要走!”

    禾子拉住了我的衣袖,我也停下脚步,深深地吻在了她的唇上!深情地一吻过后,姜雪纤送我离开云水阁。一路上她都一言不发,我试探着开口,“姜姑姑,我知道这次来,又给姜老爷子和整个云水阁添了不少麻烦,在这里向您赔罪!”

    姜雪纤叹了口气,“一切都是爸爸的决定,我们也无法改变,这件事倒也怪不得你!”我试探着开口,“其实罪魁祸首是暗之阴阳师的毛羽天,为什么云水阁不出手对付暗之阴阳师?”

    姜雪纤微微一笑,“云水阁是阴阳两界最终的守护者,当然不会为了暗之阴阳师大动干戈!剿灭暗之阴阳师的任务,说到底是阴阳师协会的责任!”我有些不解,“暗之阴阳师企图破坏北斗七绝封印,释放封印里的怪物,难道剿灭暗之阴阳师,还不算是守护阴阳两界吗?”

    姜雪纤摇了摇头,“这件事说到底,是阴阳师之间的战争。卢昊,你不要忘记,阴阳师真正的对手,是隐藏在世间的妖魔!至于北斗七绝封印,根本不需要担心,只要留下一处阵法,那个怪物都不可能被释放出来,北斗七绝封印一共有七处阵法,其中一处就在云水阁内!”

    听到这些话,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年姜捏老爷子的父亲,在云水阁中留下了一处阵法,暗之阴阳师要想释放那个怪物,除非攻克云水阁,但即便铁面和黑袍他们拥有强大的能力,但想要攻克高手如云的云水阁,根本不可能做到!

    至于姜雪纤所说的阴阳师的对手是妖魔,也的确如此,这一次见到了大妖梦魇,对于这一点我才深有体会!我又开口,“姜姑姑,你认识姜依兰这个人吗?”

    姜雪纤顿了一下,目光也落在我的脸上,“最近小洁见过她,不错,她是我唯一的妹妹,也是父亲最小的孩子!但却是我们中资质最高的一个,甚至超过了大哥、二哥和二姐!我听小洁说,依兰已经可以使用高等级术式‘万邪破除’,她的实力应该已经很接近爸爸了!”

    佰度搜索 噺 .. 无广告词小说网

    < ="-: r">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