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店的瓶子]的全部小说

军门暖婚之封少拐妻 军门暖婚之封少拐妻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简介:
     退婚当日,她给他算了一卦—— 大凶。 于是,果真大凶。 身着军装叱咤风云的他,因此“大凶”,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一场退婚风云,一场隐婚历程,一场追妻之旅。 他视她为掌心至宝,她却避他如洪水猛兽。 事实证明—— 这个人,这段情,是你的,那就——必须躲不过啊! * 楚凉夏永远也想不到,兜兜转转,她还是嫁给了他。 一纸合约,一张结婚证,一个俊雅腹黑的男人,从此,楚凉夏开始了自己的隐婚生活。 合约如下: 一、婚后生活,各不干扰。 二、亲戚朋友面前,该装的,那还得装; 三、同居期间,互帮互助,以和为贵; 四、…… 此合约,讲究公平公正的原则,绝对合理、互惠互利。 楚凉夏很满意。 但—— 结婚没多久,楚凉夏便悲催的发现,自己被坑了! 那个衣冠楚楚的冷峻军少呢,怎么就成了个无耻的衣冠禽兽?! 擦,脸呢?! * 【坑剧场一】 婚前的生活—— 认真工作; 认真相亲; 认真坑蒙拐骗。 婚后的生活—— 狠斗极品; 智斗小三; 勇斗家中那位爷! 于是—— 楚凉夏爆发了! “我要离婚!” 狠狠拍桌,楚凉夏手持桃花剑,直抵男人下巴。 封子珩脸色一黑,一纸合同糊她脸上,“敢离婚,打断你腿!” 【坑剧场二】 晚上十点。 楚凉夏手脚麻利的低头收摊。 “算个命。”头顶声音飘来,冷得很。 “收摊了!”楚凉夏头也不抬。 “十倍价钱。”那声音强调。 “成交……”楚凉夏欢喜地抬眼,可在瞥见来人后,笑容立即僵住,“再见。” 抱着神棍必备道具,楚凉夏转身就跑! 然—— 身后伸出一只手,揪住她的衣领。 “这位爷,看您面相极佳,咱俩相遇算缘分,给您免个费如何?” 楚凉夏一脸假兮兮的真诚。 “再敢摆摊,扣两个月工资!”某位爷冷着脸开口。 “……” 某楚秒怂。 下一秒,直接被丢上车。 【坑剧场三】 深夜。 被压在床上的楚凉夏,抓住某位爷的衣领抗议。 “合同上没这要求!” “也没禁止。”某位爷理所当然。 “你个禽兽!” “楚凉夏,你果然天真。”某位爷冷笑。 “……” 于是,扑倒! == 本文又名《我是神算我怕谁》、《我家娘子会算命》、《兵哥哥该如何挽救媳妇的封建思想》、《剪刀手一波三折的成名史》、《爱上无耻军少该肿么破》,等。 男主军人出身,霸道总裁一枚。 女主歌手出身,神棍一枚(伪),有正经职业,后期当红明星。 一对一,婚恋暖文,半娱乐圈,主打温暖搞笑的爱情故事,欢迎跳坑。 PS:本文神棍设定乃虚构,一切纯靠作者YY,不涉及歪门邪道思想,不牵扯怪力乱神,请勿考究。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简介:
     这是一个热血的故事。 这是一个成长的故事。 # 墨上筠,侦察营难得一见的女连长,漂亮的像个花瓶。 传闻:这位喜怒无常、手段狡猾、活生生一无赖! 阎天邢,神秘特种部队的阎王队长,俊美的像个妖孽。 传闻:这爷性情阴狠、手段残暴、活生生一暴君! 实际上—— 都是高级“颜控”! 相遇那日,她勾着某阎王的肩膀,流氓气质尽显,嘴上却苦口婆心的提议,“长官,想要我这人,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卖色才行!” “成交!” 一锤定音。 于是,老狐狸和小流氓的情感历程,在热血的军旅生活中,就此展开。 # 这是属于两个妖孽的故事,当妖孽正面交锋,想要不碰得个你死我活,那么,只能痛痛快快地吃干抹净了! 这也是一个热血的军旅故事,有血有泪,当无悔的青春碰上日渐强大的国家,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热血沸腾? # 我们爱国,所以才无悔用汗水祭奠曾经的弱小; 我们爱国,所以才无偿用鲜血守护陌生的生命。 ——墨上筠 # 【感情篇】 在感情上,墨流氓和阎狐狸有个共同点——见色起意! 初次见面,互撩! 二次见面,献个吻! 三次见面,滚个……叉叉! 至于第四次见面嘛,两位红旗下生长的同志,则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在相爱相杀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热血篇】 初到侦察营,她成了遭人恨的女魔头。 她说:“你们无法超越我,就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侦察兵!” 初到集训营,她成了女兵的挑战对象。 她说:“你们不仅是女兵,还是跟男兵们无异的国家战士!” 初到特战队,她成了他第一个刺头兵。 她说:“我虽然是你的兵,但你不能残忍地践踏我的信仰!” # ——你的信仰是什么? ——你。 【实战篇】 黎明时分,夜色阴沉。 激战,蓄势待发。 “B1,视野百分百,完毕。” “A3,准备就绪,完毕。” “C4,准备就绪,完毕。” …… 一道道冷静的声音,从频道里响起,悄无声息地传到耳麦里。 听完一一汇报,阎王爷微微锁眉,“呼叫A1。” “……”没有回答。 半响,轰隆隆的爆炸声在目标地点响起。 爆炸声里,是墨上筠的汇报声,“报告,A1完成任务!” “……” 集体静默! 擦,能给个邀功领赏的机会吗?! # 【热血军旅】【强强联手】【三观端正】【放心跳坑】 # 推荐【瓶子】同系列军旅文:《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 链接:
去死吧 去死吧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简介:
     【暖文,日常风,治愈向,一对一】【简介一】一场离奇的命案、一个古怪的包裹、一张恐吓的纸条……一个死亡和救赎的故事。一个收银员,一个快递员,一个流浪汉与一个单身汉……一群在罪恶与救赎中挣扎的人。#在忙碌平庸的日子里,她计划着一场死亡。平静而勇敢地赴死。当她准备将计划付诸于行动的时候,他摁响了她家的门铃。后来。——你为什么活下来了?——因为遇见了他,让我觉得,活着还能有点期待。【简介二】——“乔言,辞职吧。”——“?”——“我去桥下贴膜养你。......去死吧小说"
女主人美路子野 女主人美路子野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简介:
     【苏爽宠文。腹黑傲娇男主VS隐藏大佬女主。久别重逢,甜掉牙。】 末流摄影师,三流武打演员,二流漫画家,一流探险家。 ——这是司笙的自我评价。 没有梦想、信仰、目标,活得自我又潇洒。 ——这是友人·墨对司笙的评价。 演技差、打戏帅、没背景的花瓶、娱乐圈万年小透明。 ——这是颜粉对司笙的评价。 # 五年前,她和他相遇。 历经生与死的冒险,有轰轰烈烈,亦有平淡温馨。 她说:“这不过是一段时光。对于你今后的人生,微不足道。” 五年后,她与他重逢。 她是被封杀的小明星,他是娱乐公司的总裁。 他说:“这一次,由得你作天作地,我都陪着你。” # “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女人,带着她的刀光剑影闯入我的生活,又快刀斩乱麻地选择退出。她是朱砂痣,亦是白月光,所有好的坏的,铭刻的,全都是她。”——凌西泽。 # ——婚前—— 司笙找到凌西泽。 “凌西泽,我觉得我们俩有必要聊聊。” “我拒绝。” 她不管,继续:“结婚以后,你的都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那不结了。” “……” ——婚后—— 凌西泽找到司笙。 “司笙,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行啊。” 凌西泽一顿,继续:“定个家规,在外不准喝酒;在家不准抽烟;晚上十点前必须回家……” “那离了吧。” “……”
豪门暖婚:凌爷,狠撩人 豪门暖婚:凌爷,狠撩人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简介:
     【苏爽宠文,强强联手,一对一,冒险风,主日常,欢迎跳坑。】 末流摄影师,三流武打演员,二流漫画家,一流保镖。 ——这是司笙的自我评价。 没有梦想、信仰、目标,活得自我又潇洒。 ——这是友人·墨对司笙的评价。 演技差、打戏帅、没背景的花瓶、娱乐圈万年小透明。 ——这是颜粉对司笙的评价。 =-= 在司笙眼里,凌西泽除了颜值和金钱,啥都不会。 在凌西泽眼里,司笙除了颜值和武功,啥都讨嫌。 结果一次次偶遇、一次次冒险后—— 司笙:“没想到抛去资本家的丑陋外表后,你还有社会五好青年的优良品质。” 凌西泽:“我就不一样了。我至今没发现你身上有任何优点。” =-= 初次见面,司笙劫了凌三爷的车。 再次见面,司笙劫了凌三爷的钱。 三次见面,司笙劫了凌三爷……半条命。 凌三爷评价:司笙,特么的就一不要脸的女土匪。 然,人算不如天算。 商业精英和地痞土匪,到最后竟然也走在了一起。 ——婚前—— 司笙找到凌西泽。 “凌西泽,我觉得我们俩有必要聊聊。” “我拒绝。” 她不管,继续:“结婚以后,你的都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那不结了。” “……” ——婚后—— 凌西泽找到司笙。 “司笙,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行啊。” 凌西泽一顿,继续:“定个家规,在外不准喝酒;在家不准抽烟;晚上十点前必须回家……” “那离了吧。” “……” =-= 本文又名:《一言不合就分手》、《媳妇到手,家暴我有》、《无时无刻不在暴走的总裁》、《论钢铁直男是如何成为妻奴的》、《总裁家有个捧不红的小透明》。 注1、并不大胆的新尝试,各位将就着看看。 注2、此文爽文基调,狗血言情文,适合打发时间,不宜深究。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简介:
     【苏爽宠文。腹黑傲娇男主VS隐藏大佬女主。久别重逢,甜掉牙。】 末流摄影师,三流武打演员,二流漫画家,一流探险家。 ——这是司笙的自我评价。 没有梦想、信仰、目标,活得自我又潇洒。 ——这是友人·墨对司笙的评价。 演技差、打戏帅、没背景的花瓶、娱乐圈万年小透明。 ——这是颜粉对司笙的评价。 # 五年前,她和他相遇。 历经生与死的冒险,有轰轰烈烈,亦有平淡温馨。 她说:“这不过是一段时光。对于你今后的人生,微不足道。” 五年后,她与他重逢。 她是被封杀的小明星,他是娱乐公司的总裁。 他说:“这一次,由得你作天作地,我都陪着你。” # “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女人,带着她的刀光剑影闯入我的生活,又快刀斩乱麻地选择退出。她是朱砂痣,亦是白月光,所有好的坏的,铭刻的,全都是她。”——凌西泽。 # ——婚前—— 司笙找到凌西泽。 “凌西泽,我觉得我们俩有必要聊聊。” “我拒绝。” 她不管,继续:“结婚以后,你的都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那不结了。” “……” ——婚后—— 凌西泽找到司笙。 “司笙,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行啊。” 凌西泽一顿,继续:“定个家规,在外不准喝酒;在家不准抽烟;晚上十点前必须回家……” “那离了吧。” “……”